爱咋咋

【617生贺|Y2】第三十一年,夏至将至。



三十一个或有关联或无关联的磁石段子(。
食用时请自行分辨……(你)
已透支一年份的梗力干完这票我大概就废惹(躺)

给三十一岁依然可爱无敌的尼糯米。





01

樱井初化人形时是个一头柔软金发的半大小鬼。
睡到日上三竿才醒的二宫迷迷糊糊地走到客厅,看见的便是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脸惊慌坐在地板上的一枚赤条条的小豆丁。
对方一见二宫就嗷呜一声大哭了起来,一面哭着一面往二宫这边爬最后整个挂在了他身上。
——口水糊了他一脸。
他只是个孩子,二宫这样安慰着自己。

02

樱井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二宫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偷食了马里奥的蘑菇。
一个月过去,樱井已经高过二宫半个头了。
头发还是金的,怪晃眼。
咧着一口大白牙,冲二宫笑得眉眼弯弯。
二宫眯了眯眼,这家伙的金发太晃眼了,太晃眼。

03

「尼尼!尼尼!」
樱井两爪扒着浴缸边缘,大眼睛皮卡皮卡地望着他。
二宫白他一眼,继续刷牙不予理会。
虽然已经是成人的躯体,樱井的心智却依然如初见时的小狮子一般,说到底还是个小鬼。
可二宫却是不能像从前那样待他。
「有手有脚,自己洗。」
哗啦。
泡泡溅了二宫一身。
「尼尼脏脏!尼尼洗洗!」
人生……是一场修行。二宫抹了把脸,头也不回地一甩手,毛巾无比精准地集中了浴缸里闹腾的白痴。
樱井号,沉没。

04

二宫赶稿的时候樱井会难得的安静下来。
或是一个人呆在客厅看动物纪录片。
或是拿个坐垫一声不吭地蹲坐在旁边。
赶完稿的尼尼很好,抱抱也不会生气,还可以睡一起。
唔,不过还是不能舔尼尼的脸。
樱井皱皱眉,片刻后又傻兮兮地笑起来。
好像有条看不见的尾巴在晃啊,晃啊。

05

「尼尼你不要我了吗……」樱井死死拽着二宫的袖子,眼泪汪汪。
「这里好黑我好害怕……」手悄悄挪了挪,抓住了手臂。
「我以后不吃那么多了你不要走好不好……」就是现在!整个圈进怀里!干得好!樱井选手!
「……」二宫抬起手肘,猛的向后一击。「这大白天的樱井翔你眼睛是瞎了吗?天天这么折腾你累不累?现在我要去扔垃圾,不介意多扔你一个。」
那人却抱着他不撒手,脸埋进柔软的后颈,吃吃笑起来。
「喜欢你嘛。」

06

「有明桑在做什么?」刷完盘子的竹本突然凑了上来,洗涤剂的柠檬香味。
有明慌慌张张地合上了本子,错乱间手里的笔滚下了地。
「没、没什么。」一转身却蹭到竹本的鼻尖。
太近了。
「我回来了!欸?大哥你耳朵怎么红了?」
「啰嗦!」

07

「你这畜牲又跑去哪儿偷食了?」
似狮似犬的小家伙摇摇晃晃地闯了进来,一个不稳就跌进云雾里没了影踪。
上仙叹了口气,拂尘轻扫,转瞬间小家伙就到了手边。
「你道行尚浅,仙宫之物岂能盲食,屡次叮嘱,你怎就不听?」
小家伙嗷呜两声,耷拉着耳朵蜷成一团,身子一颤一颤的。忽的一道白光闪过,小家伙变成了一尊石像,除了黑漆漆的眼珠子,再也动不得了。
「且在此思过几日,心意若诚,你自会复原。」
声音渐远,徒留棣棠清气。


「狛犬神君?」
男人止步于殿前,灰袍翻飞,隐隐窥得殷红的里。
「这宫殿,却也冷清多时了。」


08

樱井是只仓鼠,不单如此他还是名门后裔。
樱井一族今日要亡啊,要亡。他暗自想着,死死抱着绑匪忽上忽下摆个不停的尾巴,觉得有点恶心有点反胃有点心塞有点脑溢血。
是的,樱井翔,仓鼠一族的骄傲,被恶魔抓走了。
「大、大爷!小的就这么一丁点儿肉,浑身上下全是骨头,天天吃的都是不干不净的糙粮,小的不好吃啊!不好吃!大爷你就放了我吧……」
尖牙尖角的恶魔把他提溜起来放到眼前,「再吵吵大爷我现在就生吞了你!」
嘭的一声,樱井被吓得变了人形,稍高过恶魔的体格使得现下恶魔这个姿势有些好笑……
完了完了完了变大了肉多了肉肥了要被恶魔吃掉了快变回去怎么变不回去!樱井甚是惶恐。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恶魔一时间愣住了,没一会儿又鼓着眼睛厉色道,「会化形就自己好好走!」松了手就自顾自地往前走,没几步又回过头,「不准拽本大爷尾巴!」
仓鼠明明自由得很为什么不溜?
那个看起来很凶的恶魔,其实只吃pocky的啊。
嘛嘛嘛,两个都是笨蛋呀。

09

「溜肩的王子啊,你的王国已陷入危难之中,速去寻找那命中注定之人吧,那可爱的少年下巴上长着可爱痣,小肚子软软有可爱的一块腹肌,往南边去,穿过森林你就会见到他了。」
王子带着大呆鹅,即刻启程了。
「可爱的少年啊,北国的王子即将到访,那溜肩的王子带着一只雪白的大肥鸭,脸是英俊的六边形,有着帅气的双层下巴,往北边去,去见你命中注定之人吧。」
少年定了定神,一脚踩扁了蟋蟀。


10

「四、四郎别害怕!躲在我身后!快!」舞驾二郎死死拽着舞驾四郎的衣袖,畏畏缩缩地躲在后头,如是说。
「尼酱你要是害怕就别来嘛,都说了我自己一个人也——」
「嘠吱——」
「什、什么声音……」四郎咽了咽唾沫,强装镇定朝声源走去。「尼酱你——」一回头哪儿还有哥哥的影子。
那边二郎正忘我地飞速奔跑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调转了方向。
「哇啊啊啊啊啊啊四郎不要怕尼桑这就带你跑!」

11

飘落的是白,白的雪。
侵染的是红,红的血。
「你我二人缠斗半生,不曾想最后竟是同归于这荒野的战场。」
「想来也是憾事一桩,多年来未曾与你共饮过一壶酒。」
一旁沉默着的男人忽的轻声笑起来,却是触了伤处又开始猛咳。
「鄙人酒品不佳,怕是要让将军笑话……」
「来世若为友,你我定是要,一醉方休。」
「好……好……」
于是这最后的响动也消了去了,那两个满身血污铠甲破败的男人,相互倚着,眠于数百年前的大雪中。

12

小尼诺的床是小小玩具屋里的小小玩偶床,小尼诺不喜欢,等樱井睡熟了,小尼诺就会偷偷溜出来,历经千难万险爬上高高的床,窝进樱井柔软的双下巴。
小尼诺想要游戏机,樱井摆摆手告诉他,游戏机对你来说太大了,小尼诺脸埋进纸杯蛋糕里生闷气,边气边吃,越吃越气,吃出个坑,掉了进去。

13

他看见少年的自己和樱井别别扭扭地拉着手,两只手都汗津津的,却没人想过要放开。樱井左右看了看,忽的凑上去,嘴唇飞快地碰了碰他的脸,过后又红着脸别过了头,「这是……刚才的……回礼……」
头顶是崩落的茜色。
如果你想要吻我的时候,我也恰好转过头。

14

夏天到了就连教堂也难逃蚊虫灾祸。
二宫褪了祭袍换上了短袖棉衫,祷词攥在手里扇个不停。
一旁的修士似乎想说些什么,撇撇嘴又把话咽了下去。
「下班了下班了,你回吧。」
「神父您不走吗?」
「不了,我今晚在教堂过。」
嗡——嗡——嗡——
万恶的蚊子。
一直悬在吊顶上的怪异蝙蝠伺机出动。
教堂又重归寂静。
蝙蝠朝二宫的方向飞了过去,将落地时变为了银发的男人。
「ニ~ノ!(笑)」
「消了毒再来见我,吸血鬼先生。」

15

「舞会过后,可否让我一睹小姐芳容?」樱井揽在对方腰际的手紧了紧,脚下回旋的舞步停住了,放开了交握的手,转而挑起了眼前人的下巴,「这颗痣,我总觉得……似曾相识啊。」

16

樱都有家名为“和室”的铺子。
专受理怪力乱神之事。
一年只在元月廿五、六月十七两日出现。
届时都城外的古樱会在子时飘花,有需之人若诚心祈愿,粉樱便会堆砌成桥,樱桥一过,周遭风景轮转,来人已安坐于和室之中。
听闻和室之主是个年岁不详眉眼清秀的瘦小男人,着一素色长衫,喜音律。另有一男子,持剑伴其左右,其余不详。

「在下便是,和室之主——二宫和也。」

17

起初樱井并不能很好地维持人形,这一问题在他睡熟后尤为突出。
有时二宫睡着睡着便会觉得下巴发痒,迷蒙着眼伸手探去,触到的便是一对热乎乎的茸耳朵。
樱井的尾巴也总是不受控制冒出来,懒懒地搭在二宫的小肚腩上。
再后来他长大了许多,化形也愈加自如,可二宫却还是没能免于尾巴的骚扰。
至于原因,小狮子甩甩尾,不可说。

18

王子与鹅来到了兔子镇,戴着胡萝卜眼镜的大兔子镇长接待了他。
镇长很热心地给他递上了热茶。
王子远远嗅了嗅,悄悄倒在了大呆鹅的食盆里。
镇长看着王子身旁的白鹅,突然哇哇大叫起来,「北国的王子啊,河对岸的下巴痣一族正大肆捕杀白鹅,你千万要小心,小心啊。」
王子想起预言家的话,不顾大兔子的阻拦,朝河对岸奔去了。
对岸的少年睡梦中惊坐起,一脚踹开了前来报信的干脆面,「褶子兔叛变!全城警戒!」

19

「恕小仙多言,这棣棠上仙下界是奉天帝之命,上头千叮万嘱事成前任谁也不可叨扰,神君若执意去寻他,怕是不合规矩呀……神君!」
男人未搭理他,化了原形便闯那云雾里去了。
二宫正闭眼小憩,结界忽的一阵动荡,「和室今日不待客,阁下请回罢。」
来者却是不愿就此作罢,仍是不依不饶地妄图强行撞破。
室中央凭空拉开一道裂口,跌出个浑身血污的小家伙。
二宫凝神望了片刻,轻笑着摇了摇头。
「你这畜牲,倒是倔得很。」

20

「太死板了。」
「聊的东西完全提不起对方的兴趣。」
「总是因为一些莫名又无聊的点笑个没停。」
「吃相难看。」
「接吻太用力。」
「拥抱不够温柔。」
「工作的关系总是晚归。」
「对谁都太好,看不见真心呢。」
「这么想想,能容忍这一切的,好像就只有我咯?」
「磁石模拟恋爱企划,以上是来自二宫的总结报告。」

21

凝在痣上将落不落的汗珠。
因花粉过敏而泛红的圆滚鼻头。
耳畔细软的鬓发。
泫然欲泣的浅棕的眼。
沾着牛奶的色气指尖。
白皙滑嫩的脚踝。
单衣下隐隐现出的乳首。
高潮时嫣红的脸颊与滴血的唇。
……
樱井在未加注解的新一张补上——
望着恋人时眼底温柔的海。

22

「……樱井翔你是被狗咬了吗?」二宫擦了擦肩膀上的口水,T恤上清晰可见两排牙印。
「尼尼也来咬我!」樱井掀起衣服露出干瘪的肚子,头顶上耳朵一抖一抖。
二宫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幽幽瞪。
「喜!喜欢!喜欢就要咬!我看电视里的狮子都这样!」
继续瞪。
「你听好了,正常人不会这么干。」
「啊对了还有,以后不准看动物纪录片。」

「唔……!你干什么!」
「人类表达喜欢的方式……难道不是碰嘴唇?」

23

二宫花了好些工夫才找着这么一间合意的房子,家主似乎长期在外,一室的白布灰尘。楼下住了个游戏宅,没事还能下去打打游戏。
二宫满意地住下了,可一段日子下来却觉得屋内有蹊跷,通俗来说,他觉得这屋子闹鬼。
说起来他自己也是个鬼,这先来后到还不清楚,指不定谁闹谁。
他决定跟他的同居鬼友好好谈谈。
晚些时候他从楼下回来,听见厨房传来断断续续的咂嘴声。
飘过去一看,有个家伙蹲在冰箱前咔嚓咔嚓啃饼干。
「喂,你就是另一只鬼吗?」
他的表情过于惊恐,跟见了鬼一样,这话说得不对,因为二宫确实是鬼。
二宫以为对方没听见,尖着嗓子又问了遍,这一问对方的脸更加扭曲了。
二宫饶有兴趣地凑近了些,啊呀啊呀,不得了不得了,这是一只怕鬼的鬼啊。

24

萨尼城的孩子年满十六便会拥有自己的龙。
十五岁的尼诺还没有遇到与他有感应的龙。
依照规定,十六岁时若还是没找到,他将被迫接受一条龙塔中的弃龙。
再过几天便是六月十七了,怎样都无法安心入眠的尼诺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衣服赤着脚从窗户溜了出去。
他要去龙谷碰碰运气。
大概他的运气从来都不好,穿越寂林时他不巧撞上了一只外出觅食的成年克隆多兽,毫无准备的他只能拼了命地逃。
身后的追击者忽然消失了。
那是一片他从未见过的湖,突然的龙啸掀起巨大的风浪,他看见赤鳞的龙朝自己飞来,周遭是烈烈的火光。
「吾主。」
龙垂下头,目光灼灼地望向他。
所谓祸福相依。

25

樱井是只老鬼,这么说是因为他当鬼也有一定年头了。
可这多年的当鬼经历并未改变他生前怕鬼的毛病。
「你你你你你走路怎么没声儿!」樱井抱着零食飘得老远,一个没留心过了窗子就出了楼。
屋里的二宫朝下指了指,他顺势低了头,好像……有点高。
甩了零食就急急忙忙往屋里飘。
对,他还恐高。

26

二宫是个无主的雇佣兵,游走于各国之间,为钱卖命,为钱杀人,于他而言,金钱即是正义。
他是在远郊的小溪边发现樱井的,那人遭人迫害,满身伤痕。他以为他死了,过身时却被抓住了脚,那人勉强睁开眼,淡淡看他一眼,又晕了过去。
二宫拖着他回了暂住的小屋,给他换了干净的衣物,治了伤。
这不太对,他是雇佣兵,不是什么愚蠢的善心平民,这人的仇家大概还会找上来,麻烦,大麻烦。
可他还是把他留了下来,说不清楚为什么。
第七天樱井醒了过来,二宫正收拾行李准备去F城。
「小兄弟,救命之恩,谢过了。樱井家自然是不会亏待你的。」
「樱井?这么说你是S国的王储咯。」二宫放了行李走到床边,只一瞬,明晃晃的刀子便抵在了樱井喉头。
「好好认识一下,我叫二宫和也,是个雇佣兵。」
「现在,你被我挟持了,烦请带我去S国领赎金,尊贵的殿下。」
樱井盯着匕首沉默了片刻,忽的心情愉悦起来,「荣幸之至。」

27

尼诺和他的龙还不是那么的默契。
飞行是每日的必修课,龙还未习惯脊背上的存在,屡屡将尼诺甩下。
「很好,就是这样,慢慢来。」
「唔……我们去那边的断崖。」
「等等!不是那边!别往湖里飞啊快停下!」
尼诺阻拦不得只好脱身,抛出一个魔法阵,踩在脚底浮于半空。
赤龙一头钻进湖底,没多久叼着一嘴的鱼上了岸。
他看了眼面色不佳的尼诺,吞了条鱼道,「饿了。」

28

大批的方面面阻挡了呆鹅王子的前行。
王子拿出预言家临行前塞给他的包裹,掏啊掏,掏出一包小O熊。
领头的方面面看见后很受感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指挥着一众方面面撤离,带着王子走到了下巴痣少年的家门口。
「北国的王子啊,你要找的少年就住在这里,去吧,带他去拯救你的国度吧。」
王子推开门,下巴痣少年举着鸡毛剑正要发言,大白鹅突然腾空一跃对着他脑门就是会心一击,少年应声倒地。
可喜可贺,虽然过程略微缺乏美感,王子和他的鹅,最终还是成功扛着少年踏上了返程的路。

29

即便天然大条粗神经如相叶,推开门的瞬间也感受到了乐屋内道不明的诡异气氛。
ニノ在看报纸,没有拿反真的在看报纸,居然还是社会版!?
翔くん的电子格斗技突飞猛进!?穿越重生吗这是!?
松润为什么在睡觉!?错觉吗感觉比上次见时黑了不少!?
Leader……Leader好像在瞪我……
「白痴你那是什么表情?还不快进来!」
总觉得……哪里都不对啊……

30

「判官方才送了信来,说是往生树下开了朵黄花。」
「黄花?地府几时有的黄花……可是棣棠?」
「无名野花罢了,亡魂痴念凝成而已。」
「既是如此何须劳烦主人?」
「仅是开着倒也无妨,可这花偏生不是甚么善茬,几日下来吞了不少过路魂魄,想必生前积怨颇深。樱井,此事还需你现世一游。」
「主人尽管吩咐。」
「去寻浮世镜中显现之人,捆了生魂带来,其他我自有打算。所违之誓,所背之诺,不论几世轮回,终是要还。」

31

小狮子关了电视轻手轻脚走进房里,作家握着笔睡趴在了桌上。
竹本和有明又度过了一个悠闲的午后。
凄惶的贵妇人踏入和室之门,黑衣的男人静静站在室主身侧。
仓鼠慌乱间踩到了恶魔的尾巴,被追着跑了几条街。
呆鹅王子和下巴痣少年踏上了鸡飞狗跳的救国之旅。
二郎拿着礼物急匆匆往家里赶,四郎盘着腿打游戏,眼神却不停往门口瞄。
小尼诺丢开饼干,一屁股坐在了樱井正在看的书上。
神父打起了瞌睡,梦里有只吃太胖飞不动的蝙蝠。
某栋大楼里两只鬼正激战俄罗斯方块,目前看来某鬼的情况不容乐观。
少年倚着大树望着远方,龙轻蹭着他的手掌。
雇佣兵拎着刚剥了皮的兔子,恶狠狠瞪着吐了一地骨头的S国储君。
……
零点钟声敲响的那刻二宫按下了暂停,同时响起的还有短促有力的敲门声。
樱井站在门外,举起手中拎着的酒,看着二宫了然的模样轻声道——
「一醉方休。」



FIN.


评论(8)
热度(52)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