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译|无牙/小嗝嗝]血肉,沙土,你与我,构筑此星。(2)

原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6102


1 3 




无授权自挖自填……是的授权依然没有消息。

所有错误都在我。

看大家热情高涨我也不好意思拖着不填惹……毕竟万达还送了我只无牙(无关




村庄处处洋溢着节日气息。屠灭巨龙的一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人人都在为那会使大人们卧床整整一天的盛会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Toothless卧病在床,Hiccup从大礼堂里为他带了吃食。他们发觉Toothless如今已不再喜欢鱼。他不会吃生鱼,Hiccup试着喂过一回,结果他全都吐在了Hiccup赤着的脚上,熟的鱼他也吃不下。

但他非常钟爱面包,野鸡肉也挺喜欢的。可他不太明白骨肉分离这种吃法,所以在他学会之前Hiccup只能亲自喂他,这让他的手指总是被Toothless舔得油腻腻的。至少它不会去舔Hiccup的脸了。

“别!”Hiccup喝止,Toothless伸过头正要去咬骨头。Hiccup收回了手,Toothless够不着了,但现在他也没兴趣了。他微眯着眼,专注地看着Hiccup的嘴唇,张开了自己的嘴。

他发出一声咳嗽似的声音,像是想要说话却又停下,或者说,尝试学着说话。他先发了声低音,接着又发出一声高一些的音,Hiccup笑了,Toothless正在试音,以便交流。

Toothless噤了声,瞪着他。

“不,不。”Hiccup说着伸出了手,“别停下。你只是让我有些惊喜。”Toothless皱了皱鼻子,发出一声低沉的,些微颤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像他以前的咕噜声。“你真聪明。”Hiccup轻声说。

他们就这样在Toothless床上耗了一下午。Hiccup每发一个音,Toothless就试着去效仿,Toothless有些挫败,对自己,对Hiccup都是,屡次想要离开,可往后便渐入佳境。着实令人惊奇。

Hiccup觉得自己终于帮上忙了。

Hiccup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鬼鬼祟祟的,但他还是等到Toothless睡着了才溜出来,跑去锻造房。他点了盏灯,画了几个小时的设计草图,想找到能让Toothless飞的办法。

Hiccup把失败的草图稍用力地揉成一团狠狠砸向了墙壁,可谁也没能看见这一幕。

*

等到Toothless能好好走路不再哀嚎(一种极为恐怖的,比高音还高的,足以穿透Hiccup骨骼的声音)的时候,Hiccup向Astrid提出了一个请求。“你确定吗?”语气严肃,可她最终还是同意了。Hiccup找来Toothless,把他带到Astrid和她的龙——雷霆怒火(她给取的)等待的地方。

Toothless拒绝合作。

“没事的,没事的,我保证。”Hiccup轻拍着他的手臂试图劝慰他,但Toothless仍是瞪大了惊恐的双眼望着他,“我——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飞一次。”他解释道。

Hiccup不能理解Toothless的这种表现,但他想帮帮他,所以他抱住了Toothless,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对方渐渐平静下来。然后他慢慢地,慢慢地走向了Astrid和她的龙。Toothless一瞬不眨地盯着他,并跟了上来,Hiccup爬上了龙背,坐在了Astrid的身后,Toothless闭了闭眼,也上来了。

他伸手抱住了Hiccup,脸埋在他的发间。Astrid紧张地坐在Hiccup身前,带着探询的目光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她想必是看出了对方的决心,轻叹一声尔后说道:“那好吧,抓紧了!”

他们出发了。Astrid的龙哼了哼气,大步迈向通往底层村庄的陡崖边缘,纵身一跃翅膀上下拍动着,他们飞起来了。

Toothless收紧了翅膀,发出一声声呜咽,似乎想要说些什么。Hiccup皱了皱眉。他们旋转着,不停向上,向上,向上。他们飞得那么高,陆地上的人们看起来就像一杆杆小麦。Astrid驾着龙绕起了圈,他们缓慢而优雅地高飞着,划过天际。Hiccup感觉如获新生,体内的空气悉数抽离,新鲜空气取而代之。就算不是Toothless带着他也没关系,Toothless就在他身后,这再好不过了。

他也许永远都不能体会Toothless飞行时的心情,可现在Toothless能与他有相同感受。棒极了。

但Toothless却依然紧紧环抱着Hiccup,他不再发出那些几乎成词的声音了,相对的他贴着Hiccup耳根轻声呜咽着。这让Hiccup有些恐慌。

“Astrid!”他大喊道,对方早已料到。她回头望了他一眼,拉着她的龙缓缓下落,划过村落,平稳降落于草地。

Toothless放开Hiccup急急忙忙地跑走了,Hiccup连落地都来不及。他没去追,身子一瞬间垮了下来,似乎体内的空气再次被抽离了,而这次再也没有新鲜注入。Astrid拍了下他。

“好吧,好吧,我搞砸了,我知道的。”他咕哝着。

“没错。”她爬了下来,朝Hiccup伸出了手,将瘫在Fi身上的他一把拉了起来,等他终于抬头看她才放开手。“适当给自己一些压力,可也别逼太狠了。”她对他说,“你永远无法彻底了解人类,龙亦是如此。”

Hiccup迟疑了片刻,还是不得不认可她的观点。他点了点头,脸色看来略显苍白。

“可我需要去了解。”他说着抬头看着她,希望对方能有解答。她翻了个白眼,转身。

“奥丁之神呐,Hiccup。”她呢喃着,仰头望天,大概是祈求耐心。“你不觉得Toothless并不喜欢受控吗?过去他只用自己的翅膀飞过。”

这话说到点了。这话说到点上了,Hiccup羞愧了。他低垂着头,喃喃着:“我在努力呢。”走远了些。

“那就好。”Astrid的语调柔和了些许。Hiccup转身向她道谢,一面又拼命道歉,那模样真是蠢得不忍直视。她笑着翻翻白眼,目送他离开去寻找Toothless。

Hiccup在盛宴的礼堂中找到了他,他跟在Stoick身后,试图躲在对方的阴影里。他的翅膀还是收得紧紧的,Hiccup猜想他依然很落寞,但他是安全的。Hiccup在被发现之前离开了。

他慢慢朝锻造房走去,躲避着从山上滚下蜂蜜酒桶的,以及其他的那些搬运为节日准备的野鸡肉和鱼的人们。锻造房空无一人,他掏出了草图本。他有个新的点子,但愿那能奏效。

*

Hiccup给Toothless做了个新的尾翼。没什么特别的,跟最开始那个一样,棕色的兽皮加上金属条。唯一的区别就是尺寸,Toothless没试过之前Hiccup并不能肯定那是否合适。不过感觉不太坏,Hiccup对这种事总有预感。

Toothless来找他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月亮正缓缓升起。Hiccup把尾翼收了起来,基于草图他又做了一系列修改,可以让Toothless自己调整尾翼。这很复杂,不过还不算太过复杂。这仍令Hiccup有些头疼。

Toothless推开了门,Hiccup在他发现前合上了本子,不过他只是直勾勾地看着Hiccup而已。小心翼翼的,略带责备的模样,夹杂着那么一丝歉意,Hiccup不喜欢他这样。“Toothless!”接着他说,“我——我很抱歉。”可Toothless没理会他。

他倾身凑近了Hiccup,一只手环住了Hiccup的肩(是为了保持平衡,Hiccup注意到),鼻子抵着Hiccup的脸颊四处嗅着。Hiccup闭上眼,扭了扭鼻子,静静等着Toothless舔过来,一面想着,我还以为在我的训练之下他已经戒掉这个了呢。但Toothless没有舔他。取而代之的,他缓缓吸了口气,用鼻子蹭了蹭Hiccup的脸颊,最后,飞快地将唇印在了Hiccup的肌肤上。

他退开了,张了张嘴,低吟了声,开口道,“为了。”他深吸一口气,微笑,“所有的。一切。”

Hiccup的大脑一时间短路了。回过神来后他的脑中充斥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等等,什么?’‘他刚刚跟我说话了!’以及‘不这是真的吗!?’。

灵光一闪。Astrid。

“噢!”Hiccup的声音因为惊讶而不稳,听来有些拔高且带着惊喜意味,“噢,Toothless,这太棒了!你真聪明,噢天哪。”

此刻Hiccup只能想到这些话,所以他噤了声,朝Toothless咧着嘴笑,骄傲自豪感不断膨胀驱散了不安与窘迫,Hiccup的龙是世上最好的龙,这便是最重要的了。

Toothless看起来不太安定,像是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或是Hiccup本该有怎样的反应,可眼下这个却又不太对。过了一小会儿他拉起嘴角勾出一个笑,即使是笑容也变得更像一个人,更加自然了。

回家的路上Hiccup一直不停地夸赞Toothless。他们现在准备上床睡觉了。Toothless有个在壁炉旁的床铺,可他今晚有些不对劲,像是——Hiccup也不太清楚,但Toothless的行为就是有哪里不太对。

Hiccup换好睡衣之后他起了身,站到了他身旁,挨着他的手臂,单手环住了Hiccup的肩。Hiccup想那姑且算得上一个拥抱。

Hiccup笑了笑说:“干得好,Toothless,今晚你做得很不错,关于这种呃……人类行为。我很骄傲。”然后他拉过Toothless纤长柔软的手,调整至正确的拥抱姿势。他停了一会儿,盼着Toothless能弄明白,下回该这么做,然后放开他爬上了床。

他没想到Toothless会跟着他一起爬上床。

“Toothless!你怎么——”Hiccup的声音在狭小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大了,“你在干什么——?你从哪儿学的人情世故?不管是哪儿它都教错了。”

Toothless没理他,抬起手臂抵在自己胸膛与Hiccup的脊背之间,曲起手将手掌贴在了Hiccup的睡衣面料上。发出一声可爱的吸气声。

“不行,Toothless!”Hiccup哀叹,“你不能睡在这儿。回你床上去。”

Toothless依然没理他。Hiccup试着甩开他,轻轻用手肘推他,但Toothless躲开了他能躲开的攻击,不能躲开的他都无视了。Hiccup很是气恼,却又困倦非常,他试图越过Toothless,去Toothless的床上睡。但Toothless拦腰抱住了他,手紧紧拖着他的臀,将他拽了回去。

Hiccup明白了,自己就是个布偶。他总算是放弃了,不过这只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困了。


tbc



评论(5)
热度(118)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