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译|无牙/小嗝嗝]血肉,沙土,你与我,构筑此星。(3)

原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6102


上篇

http://sickcat.lofter.com/post/12563f_240a28a


之所以如此小蜜蜂是因为……这段已令我心塞多时(

最后几节我去年就译好了当真是萌虐无双(何

这一更挺短的嗯……………………


——————————————————————————————




这之后他又花了几天时间制作Toothless新的飞行辅助工具的系带及支杆部分。在欢庆屠灭巨龙一周年的盛宴开始前,他又用了几小时的时间调试最后一段绳索。

“Hiccup!我们找到了!”

Fishlegs和Astrid冲了进来,两人都是喜笑颜开的模样,Fishlegs将一本厚重的书丢在了桌上,兴奋地指着某一页。Hiccup把背带放到一边,走上前去,看见了一幅疑似什么的图。

“那个硬币?”他问。

Fishlegs和Astrid点了点头,Hiccup还是头一回看见他俩都这么激动,不过那不重要,因为那就是那个硬币。

“应该还有另外一枚。”Astrid说着指向其中一个段落,那上面就是这么说的,“也许镶嵌着人类的形状。”她指尖抚过书中绘有的硬币上镌刻着的龙。她咬了咬唇,“Hiccup,我知道你会想立马就去岛上看看它是不是在那儿。但眼下正是节日,而且……我想Toothless对庆典一直都很期待。”她望着他,恳求道。

Hiccup打算即刻动身,去找到另一枚硬币,然后……把Toothless变回来。Toothless当然会想这样,但是……他本身并不太情愿,他讨厌这样可这是事实。也许Astrid是对的,也许他该把这事留到庆典之后。

“你说得没错。”最后他说,“这事可以等到明天再说。Toothless现在很兴奋呢。”

他收起书,背带和尾翼,将它们一齐收到了隐蔽的地方。Astrid笑着看向他,但愿这次他没做错。

*

这是一场无与伦比的盛宴。桌上的食物铺得太满,他们只好把盘子搁在腿上坐着。全村人都来了,就连小宝宝和那些得让人抬过来的老维京人也在。场面过于喧闹,要是不对着耳朵吼谁也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

“跟我去跳舞吧,英雄男孩!”在他们都吃饱喝足之后,Astrid朝他吼道。她拉着他出来,大门敞着,巨型篝火的火光溅入礼堂。Astrid拽着他走下台阶,音乐简单粗暴却又热情洋溢,情侣们醉醺醺地跳着舞。

她拉着他转了一圈,接着又让他拉着她转了一圈,两人傻傻笑着,晕乎乎的只能暂时抓住彼此定神。那之后他们又摇晃了一小会儿,Hiccup看见Fishlegs被拽起来去跟Ruffnut跳舞。

“Haddock,滚开。”

Snotlout插了进来,Hiccup被撞了下,Astrid瞪了对方一眼。Hiccup翻了个白眼,退后一步,让Astrid自行解决。这时有人拉住他手臂,带着他转了一圈来到对方跟前,似乎想跟他跳舞的样子。

是Toothless。他小心翼翼地笑了笑,紧紧抓着Hiccup,似乎有一丝不知所措,然后向前迈了一步。Hiccup习惯性地往后退了一步,Toothless咧嘴一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Hiccup想Toothless大概是觉得他们在跳舞。

“Toothless——”Hiccup想说这不是……跳舞不是……这样跳不太……妥,但Toothless似乎很高兴自己能成功做件“人”事,Hiccup不想扫他的兴。所以他低下头,紧跟着Toothless的步伐。他的腿不太灵便,而仍不适应崭新躯体的Toothless比他更加笨拙。

Toothless黑色的翅膀将他们围绕起来。这让Hiccup很安心,并阻隔了村民的目光。Toothless每次挪动翅膀都会在他脸颊边上带起一阵风。

音乐停了。Hiccup怯笑着推开了他,“唔,你跳得很好。”Toothless没理会他,拽着他的手腕拉着他离开了篝火。他们一路走到了村庄边缘。Hiccup的腿因为方才的舞以及过快了的步伐而有些发疼,他正放空着,Toothless转过了身,凑近他,翅膀再次轻柔地将他们环绕。

他顿了顿,尔后俯身,颤抖着,霎时吻上了Hiccup的唇。

也许并不是那么快。等等什么情况?

Hiccup按住Toothless的手臂把他推开,看着他。Toothless好整以暇地等待着,除了些微的颤抖,一动不动。Hiccup想,他不懂的。

“那不是——Toothless。”他轻声说,“我很抱歉,但那不是——朋友之间不能亲吻,Toothless,你搞错了。”

Toothless蹙眉,歪着脑袋,轻轻摇了摇头。

“Toothless。”Hiccup继续说,“那是……那是在两个关系特殊的人之间才可以的。”

Toothless冷哼着摇了摇头,愤怒地颤抖着。“不。”他简短有力地说道。“不。”他在他俩之间比划着,有些气恼地望着Hiccup,“不。”

Hiccup叹了口气,抬手扒拉着自己的头发。“我们不是那样特殊的关系,Toothless!”他说。Toothless仍是紧盯着他,伸手指指自己,又指了指Hiccup,一遍又一遍。“不,我们……我们不是——我们不是那样特殊的关系,Toothless!”他的声音此刻有些许的歇斯底里,Toothless的视线冷却了些。他抬手抚触着Hiccup的脸颊,倾下身子,缓缓地,极为温柔地再次吻上了Hiccup的唇。

那不算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吻,但感觉却很到位——Hiccup既兴奋又紧张,他不知该如何解释这感觉。他退了开来。

“你——你是龙!”他说。不敢去看Toothless的眼睛。他感到自己的肌肤微微泛粉。“你是龙,而我是人,这很奇怪,Toothless,这是错的。”

一时静默,Toothless发出了愤怒的低吼。突然又停下,像是想起了他本是要证明自己已足够“人”。他伸出一只手,五指抵住Hiccup的胸腔。

“不能。飞。”说着他拍了拍翅膀,“不能……喷火。”他有些受伤地飞快嘀咕着。这话笔直打在了Hiccup的心上,那么疼。“可以……亲吻。”他的脑袋凑近了些,头发搔着Hiccup的前额,有些痒。“可以……拥有吗?”他用指尖抵住Hiccup的胸腔,这举动似是撕裂了他的胸口,几近窒息。

Hiccup深吸了几口气,尔后定定地望进Toothless的眼里,坚定地、清楚地说:“不行。”

他转过身,步履蹒跚地走回了家。Toothless没有跟上他,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tbc

评论(11)
热度(92)
  1. 关习反犬 转载了此文字
    toohtless太惨惹亲亲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