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翻译-LV/HP]此蛇名曰伏地魔——Chapter 3

【Potter,你在计划什么?】

Harry将书搁在了腿上,望向床上的Voldemort。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在计划些什么?】Harry猜他现在的表情一定无辜得异常可疑。

【Potter,你现在都还穿着袍子,连鞋都没脱。】

Harry懒散的把书重新挪回了眼前,明知这会惹怒那蛇却还是回答道,【唔,确实。】Voldemort如意料中那般,愤怒的嘶吼起来,他微扬了扬嘴角。好吧看你可怜,【你猜得没错,我是在计划一些事情。你觉得悄悄溜进Snape的办公室这主意怎么样?】

Voldemort的上半身从床上高高立了起来,【我猜你一定是想去查查Snape跟我的变形事件有没有关系,而且你现在一定什么计划都没想好。】Voldemort干巴巴地说。

Harry倒在床上伸了伸腿,把Voldemort挤到床的另一边。

【我当然有打算。】

Harry继续看起了书,Voldemort显然很希望他把一切详细告诉他。而Harry,当然不会如他所愿。Voldemort必须学会向他人询问。

【Potter,告诉我你打算怎么溜进那个叛徒的办公室。】

Harry偷笑了下,看来这挺管用的。

【我准备用这个。】Harry从床底拿出一张折叠着的空白羊皮纸,把它放在了他的红色被褥上好让Voldemort看清楚。

【Potter,我一直觉得你是个白痴。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Harry顽皮的咧嘴笑了笑,把书扔开耸了耸肩,【彼此彼此?】

Harry举起魔杖,开始向Voldemort介绍这个他认为只有白痴才会去用的垃圾——活点地图。Harry加重了语气以示此物对他而言的重要性。Harry一点也不想让Voldemort知道他所有的秘密——他在第一个夜晚已经知道了隐形衣的事情——但他还能怎样呢?他们需要潜到地窖里去,而这是不让他被抓住的最佳方案,否则他将不得不回答一系列令人发窘的问题(Snape:”你在我的办公室里做什么?“)。Harry由衷的希望自己的牺牲会有足够的回报。

夜幕降临,他们两个窝在Harry被帘子遮住了的隐秘床铺里,仔细研究着活点地图里教师和学生的动向。Harry将注意力放在了Snape身上,这个男人似乎会花比以往更多的时间在学校里巡视,抓住那些宵禁后外出的学生然后关他们禁闭。

虽然Snape现在在教黑魔法防御术,他还是一名魔药教授,所以他依然保留着他在地窖里的私人实验室及办公室以供使用。在那里他们可以调查到那个他可能对Voldemort使用的魔药的信息。前提是,Harry和Voldemort能够顺利到达地窖,然后潜入Snape的办公室,花上几十分钟或是几个小时搜寻证据,接着安全回到Gryffindor的塔楼。

【简单。好吧,除了‘进入Snape的办公室’这部分……但到达那里和离开那里理论上说是挺简单的。】Harry顿了顿,伸手挠了挠头发,【也许我们可以从门底下滑进去……?】

Voldemort暴跳起来,【Potter!你大概是个愚蠢的Gryffindor可我不是!】

【呃——好吧,不从门缝里钻进去。】Harry用手撑住下巴,发现Voldemort似乎在思考什么。

【把我们带进地窖,我有办法让你进那个骗子的办公室。】

Harry想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就这么办吧。】

【……你最好祈祷我真的有办法进去。愚蠢的Gryffindor。】

【要是Snape不是给你下药的人呢?】Harry问,没有理会Voldemort的话。【你打算怎么办?我能向他求助吗?】

【那绝对是他。】Voldemort信心十足地说。

Harry瞪了他一眼,【你只是因为他背叛了你所以才对他有偏见。】

【那就是他,Potter。如果连我都无法辨认这种魔药的话,那它一定极为稀有或是新造的。只有一个在魔药方面造诣极高且我足够信任的人才有可能将药放进我的茶里。】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会喝茶……”Harry自顾自地咕哝着,Voldemort朝他不满的嘶嘶了声。

终于,在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地图上标为”Severus Snape“的圆点进入了他地窖里的住所。Harry穿上他的隐形衣给自己的脚步消了音,从床上溜了下来离开了公共休息室,来到了学校的走廊里。他尽可能走快些,而Voldemort一直在盯着活点地图看(“谁说是垃圾来着。”Harry喃喃自语着)。如他之前所想的,地窖这段的确不怎么费事儿;现在最麻烦的来了。值得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Snape依然呆在他的住所里。Harry对他现在在干什么没太大兴趣。

年轻人在那间拥有太多他的糟糕回忆的屋子的门前站定。

【阿拉霍洞开没用是吗?】

【当然没用。你得用爬说咒。】

【……什么?】

Voldemort不耐烦的嘶嘶起来,【你是个该死的蛇佬腔,Potter。我听说了并从你的脑子里看到了一部分你二年级发生的那些事情。你去了密室。啊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感谢你,又一次杀了我,还有一只千年蛇怪。】Voldemort的语气明显很刻薄,Harry不打算理会。

【你和你那该死蛇怪要杀了我!而我是那该死的活下来的男孩你觉得我还能怎么做?还有快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你这个混蛋!】

【说完了吗?】Voldemort听起来很受折磨。Harry稍稍有些安慰的叹了口气。

【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既然你可以进入密室,这里也同样可以。】

【呃,我很确定Snape不会在他办公室的门上设一个蛇佬腔的口令的……】

【这就是需要用到爬说咒的地方。用蛇佬腔说“open”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词,但如果你把你的魔力注入其中,它就变成了爬说咒。因为这种魔法非常稀有且是另一种形式的——或是说另一种生物的——大部分咒语没有办法抵御它。Severus Snape的确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巫师,】——他有些不情愿地说——【但世上还是有一些他无法掌控的东西的。】

Harry仔细消化着他所听到的信息,【所以,我是用爬说咒进入密室的?我是怎么在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的情况下办到的?】

Voldemort吐了吐信子,尖端擦过了Harry的脸颊,这让他抖了一抖,【你必须将你所说的话变成一个咒语。集中注意力。在你打开密室的时候,你迫切希望它打开于是它便开了。而现在,如果你在你说话时有着同样的渴望它也会打开的。】

Harry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些畏惧。他调查过一些蛇佬腔的信息,但是,Hogwarts的图书馆并没有太多相关书籍。他从不知道蛇佬腔除了能让他和蛇对话之外还有其他的用途。

【Snape不会发现吗?】

【这个咒语不会与他设在门上的咒语相抵触;再者,用这种方式开门很难被发现。所以他当然不会有所察觉。】

尽管有了些信心他现在还是有些迟疑,Harry问道,【我需要用魔杖吗?密室那会儿我大概没用上它……】

【它有那么些用处但不是非它不可。现在赶紧的,你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Harry抬头看着门举起了魔杖,强打起精神希望他开口时真的会有什么发生。这并没有那么难的,他告诉自己,十二岁时他就这么干过了。

【打开。】他嘶嘶着。什么事都没发生。噢该死。

【专心点儿,再来一次。】Voldemort戳了戳他,虽然不怎么温柔却也没用太大力,Harry有些欣慰。

Harry张开嘴,努力想象着门开的画面,它一定会开的,然后又一次开口。

【打开。】他很快便发觉这与上次有所不同,他感到有些轻微的刺痛,一股魔法从他身体里迸发出来以从未有过的姿态在他周围浮动着。Snape办公室的门随即打开了。

【干得漂亮,Potter。】那声音热情地说,Harry对他的恭维之词咧嘴一笑然后迅速溜进屋子里关上了门。

一进到里边Harry就把隐形衣脱了搭在肩上以便拿取。他举起了魔杖,荧光闪烁从末端亮起然后照亮了整间房。

【我们该从哪儿开始?】

Voldemort吐吐信子压着嗓子说,【魔药橱。】那语气分明在说你这个蠢货。

Harry点点头来到一面墙前,那里摆着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每个里边都是不同颜色的液体。其中一些他认识,但大部分都是他死都认不出来的。

他们两人协力搜寻着,Voldemort从Harry肩上竖起身子察看着更高一排的东西,他们仔细观察每一瓶魔药。每个玻璃瓶上都注有标签,这给他们行了不少方便。而魔药成绩惨不忍睹的Harry在看见不认识的魔药时不得不向Voldemort询问那里头的成分。

在数分钟的查找之后他们发现,虽然这里有着大批的魔药,但没有一个是特别稀有或是有趣抑或不了解的。Harry猜测这里一定有个瓶子故意标错了,但Voldemort有其他的想法。

【他一定还有其他的储存那些有趣的魔药的地方。】

Harry花了点时间理解这句话,然后他哀嚎起来,【噢梅林,我们现在是要去他房间里吗?】Harry畏缩着离开了橱柜,伸手摸了摸额头上那道著名的伤疤。【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们根本不确定Snape是不是那个对你下药的人。咱们白忙活了。】

Voldemort沉默了片刻,不停的吐着信子。Harry在他思考的那段时间看了眼地图,确保Snape还在他们上一次看见他的地方。

“操!”

幸运女神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糊他一脸翔(译者又跑出来了:这句有人看不懂吗!看不懂……我也没办法了=L=),当他查看地图的时候,Snape的脚印早就不在他的屋子里了而是在通往他办公室方向的地窖长廊上挪动。虽然现在并不清楚他要去哪里但Harry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我们得走了。】

【等等!我感觉到了冷气和泥土的味道。地底下一定还有间屋子。】他的信子又一次吐了出来,大概是在证实他的发现。

【管它的,我们可以以后再来。Snape就要来了我可不想被抓住。】

Harry抓起隐形衣一把罩住了他俩,确认没有什么东西有改动后迅速离开了房间,Voldemort显然非常不满。在他关上门的瞬间Snape的魔法锁又一次自动合上了。Harry看见活点地图上自己的名字正一点一点靠近Snape的。在Harry离开后一会儿Snape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前然后走了进去,Harry觉得自己该趁早溜。但是那个男人并没有在那里停留多久,他又朝Harry的方向走来了,这着实吓了Harry一跳。他骂骂咧咧的开始挪动步子以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他可不敢肯定自己的隐形衣能躲过那个老蝙蝠的侦查。

和之前一样,Voldemort负责盯着活点地图而Harry专心跑路,他们在赶回Gryffindor塔楼的路上。

突然Voldemort在他耳边嘶嘶道,【停下!】男孩立马停住了脚步低头去看地图,想知道眼下的麻烦是什么。现在他们正在礼堂外,正对着朝他们走来的是Albus Dumbledore。在他身后,Snape正赶来。

【我想看看他们要干什么。】Harry迟疑了一会儿然后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他悄悄溜到墙边将身子贴在上面,让自己埋在阴影里,虽然他没什么好躲的。

【你觉得他们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谈吗?】Harry柔声问到,绿眸和红眸专心致志的看着那两个小点越来越近然后终于停下。Voldemort没有回答。Harry将注意力转到了那两个人身上试图听清楚他们的谈话。

“Severus,出了什么事?”Dumbledore友善地问。

这个魔药教授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悄悄施下一个隐私咒。Harry小声呸了句,Voldemort让他用爬说咒拼“Listen”。他试了两次,现在他们可以清楚听到被魔法掩护的谈话了。

“我办公室的守卫被人破坏了。当我赶到时肇事者已经离开了。”

Harry暗自惊了下。他怎么会忘了这个?大概Voldemort那时也和他一样心烦意乱完全忘了这茬儿。又或者Snape只是过分多疑。

Dumbledore却不怎么在意,“也许是只耗子。屋子里的东西有改动吗?”

Snape生气了,“防盗守卫完好无损,所以并没有。校长,为什么你从未和我提起过Potter的新……宠物?”

Dumbledore以一种安抚的姿态动了动他焦黑的手,“啊,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想知道你大概也想问同样的问题。在你下药之后有任何Voldemort的消息吗?另外,干得好,男孩。那一定很困难。”

“对,是挺难的。”Snape有些不耐烦的拉长了调子,“家养小精灵一刻不停的看管着厨房和里边所有东西。前一天晚上我在奶油里倒了点。”

幸好Harry之前施了一个静音咒,在那人认罪的瞬间Voldemort大声嘶嘶起来不停喷射着毒液。下意识的,Harry抬手摸了摸Voldemort的头,试着安抚他,想着,‘他在茶里加奶油?’这太怪异了。因某些不明的原因,这无意识的动作起了作用,那蛇安静了下来专心听着他们的谈话。

“没有。”Snape报告说,没有理会Dumbledore的称赞。“像我之前说的,那个卑鄙的不配称之为巫师的虫尾巴声称他在同一天里杀了一条大白蛇。当然我给那只臭老鼠施了一忘皆空。那里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没有任何人目睹了这一切,但虫尾巴坚持说他死了。”

“唔,如果那真的是Voldemort,那么魔药的作用似乎完全在我们的意料之外了。”Dumbledore用干扁微怒的语气说,那让Harry觉得他错过了些什么,他希望接下来他听到的能让事情更明朗些。

“显然,”Dumbledore继续说,“我们没法对魔药对Voldemort的身体和魔法产生的影响作出合理解释。一条蛇!想想看!我想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成分在他完成与Harry的仪式前导致了他身体的变形,或是就在那一刻。这魔药将他变回了过去一种较为虚弱的形态。那大概是他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唔,我猜是……”

“是,是,我明白。”Snape埋怨到,打断了Dumbledore的话。“一定有什么造成了这有趣的结果。不管怎样,那都无关紧要。我想知道的是你觉得Voldemort会不会又一次被驱逐了?”

闲着也是闲着,Harry很好奇Dumbledore的措辞,为什么是“驱逐”而不是“杀”?

“很有可能。”Snape以极小的声音说了些什么Harry没法听清——什么“找不到了,”他决定把空余的部分填上。

Snape的声音大了些,“但你并不确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虫尾巴在神秘人的庄园里发现一条奇怪的白蛇后没几天Potter也找到了一只。”

Dumbledore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那确实是个奇诡的巧合不是吗?巧合是世上的一种极为棘手的魔法。你该不会觉得Harry会协助Voldemort吧?”

Snape不屑地哼哼着,“他是个Gryffindor;我不会对他这样的愚蠢行径感到意外的。”

Harry感觉很受伤。或许是因为自己一天里要被Voldemort骂多次蠢货让他对这个词的免疫降低了。在那一瞬间,Snape已经彻底从他毕业后“请勿接触”的清单里删除了。那个饭桶会想办法照顾好自己的。Harry显然忽略了自己确实是在帮助Voldemort这一点……但那不是重点!

“Voldemort作为一条普通的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排除万难到达Hogwarts并非易事。我在Harry和他的蛇身上施了一个绑定咒以防万一。我向你保证,在那条蛇接下来两个星期的’试用期‘结束之前,他绝不可能离开Harry半步。如果确实有什么人潜入了你的办公室,那绝不可能是Harry的蛇鉴于Harry此时正好好呆在Gryffindor的塔楼里。”

Harry听见Dumbledore谈论绑定咒的语气后,不禁忧虑起Voldemort试图逃离时将会发生的潜在危险。他绝不会允许那蛇去尝试的。他刚刚难道是在关心黑魔王?他想了一会儿没能得出个所以然。在他的脖子上,Voldemort一反常态的保持安静。

“如果他真是那条蛇,你凭什么相信Potter不会帮助黑魔王?”

从Harry躲藏的角度可以看到,Dumbledore平静的面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够了,Severus,我们必须相信Harry。他是唯一一个能够与Voldemort抗衡的人,如果Voldemort真的又一次逃脱了,那Harry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完成他的任务了。”

感谢Dumbledore和他那无时无刻的说教。Harry皱皱眉,将那种感觉抛到一边仔细听着接下来的话。

“我还是认为你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一个男孩身上真是蠢毙了。”

Dumbledore的表情又重新欢快起来,“啊,可Harry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对吗?快回去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明早见,Severus。”

Snape咕哝了一句不怎么愉快的晚安,转身回了地窖。Dumbledore也回到了他来时的地方,只留下Harry和Voldemort隐匿在黑暗中。

【唔?】

Voldemort吐吐信子,【真有意思。】这蛇心不在焉的嘶嘶着。

【呃,你好,Tom,魔药呢?你到底有没有集中注意力,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关心这事儿。】

【我当然很在意,小屁孩儿。不过眼下有一些其他的更有意思的东西。】

【哈,】Harry说,【就像我怎么就成了唯一一个能杀死你的人这样的?我,一个十六岁的连你万分之一的知识都没有的小屁孩儿?】

【你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Harry自嘲地抬起了双手,【原来你和他们一样!全世界的人都觉得我头上顶着这样那样的光环,像是活下来的男孩,被选中的人或是救世主。事实上,我什么也不是。】

‘我他妈为什么要和黑魔王说这些?’Harry愤愤地想着。

Voldemort有些好奇的吐了吐信子,【你从死咒里存活了下来。】

【你知道Dumbledore怎么想的吗?他觉得我能用爱的力量来击败你。我该怎么做,抱你抱到死吗?我能躲过死咒是因为我妈妈牺牲了自己来保护我。你只听到了其中的一部分还有那个该死的预言,它是自己生成的。如果你那晚没有去那里,我就不会被标记为你所谓的宿敌,而你现在可能正统治世界。】

Voldemort沉思了一会儿,轻声嘶嘶着,【你知道那个预言?】

‘操他妈’Harry想,‘我不该多嘴的……’

【你的意思是说你没有从我的脑子里看到它?】Harry问。

【没有。告诉我,Potter,它说了什么?】那蛇甜甜地说。呃,至少比平常甜美许多。

Harry叹了口气。好吧,一不做二不休。也许Voldemort最终会意识到这一切都怪他最开始没有去听那个可笑的预言。

【在魔法部那件事之后,Dumbledore带我去了他的办公室,向我展示了预言初起的那段回忆。】Harry解释。

Harry闭上眼睛轻语着,“拥有征服黑魔王能量的人出生了……出现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王的家庭……出生于第七个月月末……黑魔王标记他为其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王所不了解的能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只有一个生存下来……那个拥有征服黑魔王能量的人将于第七个月结束时出生……”

Harry憎恨那个预言。它让他的一生都布满遗憾。Dumbledore认为他的爱能够打败Voldemort,不管那意味着什么。事实上,Harry根本不懂爱;他在一个缺爱的环境下长大,现在他甚至不确定他与朋友之间的爱是否纯粹。有时它看起来只是有条件的爱。基于利害关系。其他时间里他们是世上最好的朋友。这一切是如此的矛盾。

Voldemort微妙的轻哼了声,将Harry从沉思中拉回,【你不是我的劲敌。】

【是吗?去和Dumbledore说吧,他觉得那预言挺准的。我想我那神秘能量大概是无人能敌的坏运气,如果真有什么的话,你一定知道的。】Harry自嘲道。

【没错那确实很讨厌。既然现在我们谁都没个说法就先别管它,我们得回塔楼了。】

【遵命,主人。】Harry讥讽着抱怨道,离开前查看了眼活点地图。

安全回到床上后,Voldemort盘在了Harry跟前,红色的眸子不停闪烁着。现在他们可以讨论Snape的魔药相关了。

【据我所听到的,这个魔药会将人变回他过去较为虚弱的一种状态。这范围太广了,且是因人而异的,而人有各式各样的虚弱情况。】

Harry想了想,一边权衡着他由Dumbledore所说引出的猜想。【你说的没错。可是,大部分人不是会直接回到婴儿形态吗?我想那大概是人最虚弱的时候了。】

Voldemort晃了晃他的小脑袋,【或许是,但像我之前说的,这是因人而异的。不得不说Severus Snape真是个天才魔药师。他给我下的魔药强大而不具体。它很难酿造,更别提发明了,如果那真是Snape做的。它会消耗大量的魔法。】

【什么叫‘不具体’?】

【想想看;你觉得婴儿是一个人最虚弱的状态这一点也没错,但如果是一个人最绝望的一段时期呢?在那种情况下,他们的精神极为虚弱,这也许正应了这魔药。又或者是一个人暂时失明,被诅咒了之类的。我想Snape的魔药能够使一个人回到以上那些状态里。那甚至能杀了一个人,如果那人之前死过一次又在灵魂分解前复活了的话。不管那是什么,它一定是人最无助的阶段,这是我的结论。】

Harry被这些东西搞的晕头转向,【所以,对我来说我最虚弱的时刻不是婴儿状态,可能是我被摄魂怪包围时,或者某个该死的混蛋占有我的时候。】

Voldemort不要脸的轻笑起来,Harry剜了他一眼。

【但对你而言,Snape和Dumbledore是想将你回复到……第三个任务的那个晚上虫尾巴将东西扔进坩埚之前的任意一个躯体,或是灵魂。所以你为什么会变成一条蛇?】

【解释:这确实是我最虚弱的状态。虽然我从未以这种样貌出现过,但是我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它管用了。灵魂形态下我并不是那么无助,因为我可以附身在其他巫师身上,而在那个临时的躯体里我可以施展魔法。那两种情况下我都不得不依赖于我的追随者们,但只是小程度上。所以相对的,药剂引出了我身体里蛇的那部分,那是在Dumbledore意料之外的。我的魔法一定曾试图保护过我,但是因为这种魔药并不是被动的——很可能是酿造时的设定——我的魔法无法抵御它只能让那个变化无常的魔药将我变为一种极为虚弱的状态。就像我现在这样。而我不得不依赖于你,并非我的追随者们,而是我的敌人。只有你能理解我,只有你能够帮助我。】

Harry缩了缩,【棒……棒极了。】他磕巴着回答道。

【没错,】Voldemort嘶嘶着,【那个魔药确实是一项极有意义的魔法发明。】

他们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他们提到了一个魔药副本。】Harry说。

【对,】Voldemort点点头,【但我不确定是否确有此物。我敢肯定Snape办公室底下一定还有一个隐秘的储物地窖。大多数魔药师都这么干。屋子里有一股与其他地方不兼容的气流。他一定把它放在那儿。】

Harry叹息,【我们今晚犯了个错忘记了守卫的事情而且……噢拜托别那么看着我,黑魔王也会犯错的。不管怎样,在下一次行动前我们必须保持低调。两周后就是圣诞假期了,到那时Dumbledore放在我们身上的绑定咒也会解除。我们可以那个时候再去,我会留在学校里。】

‘好吧,’Harry闷闷不乐的想,‘今年的假期没法儿去Weasley家过了……我得和Voldemort呆一块儿。’

Voldemort抱怨了会儿还是默许了。突然,它有些奇怪的扬起了头,用它猩红的眸子注视着Harry。

【你知道他快死了吗?】

Harry震惊的皱起眉,【谁?】

【Dumbledore,】那蛇一本正经地说,【他焦黑的手是被黑魔法诅咒的结果。看样子校长正在打听一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Voldemort语调阴沉了些,他似乎知道的更多,且对此非常愤怒,但Harry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

【他快死了?】Harry轻声问,【我才不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蠢货。】

最糟糕的是,Harry愿意去相信他。

Harry默默摇了摇头。不会是Dumbledore的!那个老人虽然看起来干瘪瘪的,但在Harry眼中时间在这个老人身上似乎是永无止尽的,他似乎永远都会在那里。Harry终于明白,那个看起来很睿智的老人,似乎和Voldemort一样对于世界的运作一无所知。那个人犯过错,但他不计较;那是人之常情。

现在他就要死了?

那一定是一个时代的终结。Dumbledore在打败Grindelwald之后一直都是光明方的领军人物。如果Dumbledore死了,他们应该何去何从?Harry的喉咙里忽的窜起一阵痛。

接着他又把注意力重新挪回了Voldemort身上,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必须理性的看待这一切,摆脱以前那种鲁莽的思维方式,因为现在有一个他丢失已久的更大的图片……那个他丢失的一直被他愚蠢的忽视了的拼图现在已经重新归位了。

Dumbledore一直试着告诉他一些事情,一些关于Voldemort的事情。他知道那个校长每次带他去办公室看的古老回忆都是关于这个正坐在他床上的劲敌的。他正尽可能在死前将一些知识交付予Harry。但那是什么?而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怪异的,迂回的方式?Harry以前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去摸索这些事情,但如果有人能帮他了解这些的话就会简单得多了,尤其是在时间紧迫的条件下。

不管怎样,Dumbledore让他独自去找出答案,Harry不确定这是要在Dumbledore死前还是死后完成。在任何一种情况下,Dumbledore和Snape削弱Voldemort的计划已经开始了。Dumbledore的时间不多了,他迫切的想帮Harry走得更远些。Harry现在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他知道Dumbledore是有意对他隐瞒信息的。这是老人一贯的行事方式。这让Harry有些烦,可他还是觉得让老校长按他的路子走下去,直到他弄明白这一切……对目前而言。

Voldemort对他过久的沉默有些不耐烦了,【Potter你该不会在我面前哭吧?】

Harry起初有些疑惑这粗鲁的语气但很快他便意识到那是黑魔王,那家伙一直都是个混球而且他才不会管Dumbledore的死活。Harry还是有点没缓过来,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

【当然不会,别担心,我还不会折磨你的精神来减缓我的痛苦。】

【得了吧,Potter。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我才不想在接下来梅林才知道有多长的日子里被迫处理你时不时的哭闹。】

【啊,不用在意,】Harry愉快地说着,像要吐泡泡了似的,将脑子里关于Dumbledore的一切推到一边,【几周很快就过去了,特别是在你我一起玩耍的日子里!】

Voldemort发出一声哀叹,【几周!我想我的食死徒们一定会自杀的,要是他们得知你就在我触手可及的范围里而我却不能动你一根小指头。】

【想开点,】Harry说,【在我毕业之后你会有大把的时间重组你的军队的。】

【快睡觉,小鬼。】

【遵命,主人。】

评论
热度(28)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