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翻译-LV/HP]此蛇名曰伏地魔——Chapter 4

Harry正在礼堂里吃早餐,身边一直埋头看预言家日报的Hermione突然愤愤的小声说了句什么。

“怎么了,Hermione?”

女孩恼怒地将报纸一把扔在了桌上,盖住了她和Ron的盘子。Ron皱着眉把他的盘子拿了过来护在胸前,又咬了一口煎饼。Harry扬起眉毛得意的笑。

“是神秘人,Harry。他最近太安静了。我想他一定在谋划什么东西。”她自信满满地说。

Harry猛地被南瓜汁呛住了。Voldemort嘀咕着,【他们竟然说我是疯子……】Harry试图在清喉咙时憋住笑意,却因此咳得更厉害了。

Hermione继续说,没有理会Harry的反应。“过去的几个月里袭击从未停止过,狼人一直在周遭徘徊,处处都是争执,且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中,现在突然没事了?别告诉我这一点都不可疑。自从上周俘获了三个食死徒之后,他们就再也没动静了。”

Harry终于不再咳了,换上异常专业的关切神情,他问,“上周?哦,你是说酒吧斗殴。”

Hermione斜了他一眼,“他们试图绑架那个拒绝了他们中一人的混血巫师。所有人都处于高度警戒状态。”她严肃地告诉他,“我想知道Dumbledore怎么看。”

“呃,我也这么想……”Harry咕哝着。他把一勺燕麦粥放进嘴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嘿,等等!”他满嘴食物大声嚷嚷着,握着汤匙的手僵在半空中。他把最后一口粥咽下,收拾好东西告诉他的朋友他一会儿来找他们,无视他们目瞪口呆的样子,没有对他的突然离场作出任何解释就匆忙离开了。Harry急急忙忙从礼堂里快步走出来,朝着第一节课教室的方向走去,却进了途中的一间空教室。他把Voldemort放在桌子上,设下隐私屏障然后把手背在了身后。

【你说过即使你不在了你的同党也会继续你的事业。】

Voldemort吐了吐信子,【他们确实会这么做。可你也听那个泥巴种说了,那些个白痴害自己被抓了。】

【那只是一次酒吧斗殴……这就是你的计划?别开玩笑了,你觉得我会信吗?】

Voldemort抬高身子摆出一个优雅的S,即便是在这样的身躯里也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傲慢来,【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又一次失去了寄居的躯体的话他们会知道该做什么。现如今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已经不在了。难道你觉得我才离开一星期他们就会开始自己行动了吗?真是无礼。】

Harry狠狠瞪着他,【你让我觉得即使你不在了一切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Voldemort的眼中闪过一丝恶意的欢欣,【你想太多了。战争会继续下去的,在我的追随者们搞清楚我为何缺席之后。这大概会花上个把月的时间,如果Dumbledore保持缄默不对外言说他对我的放逐猜想。】
Harry踱至一张空椅,重重的坐下了来,两手微怒的交叠在胸前。【你很清楚你在做些什么。】他抱怨着,不知是该气恼Voldemort还是恨自己就这么掉进了别人的圈套里,不论Voldemort怎么说。他叹了口气,这些都没关系,他还是有其他的正当理由来解释眼下他在做的事的。现在他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报复性的惹恼黑魔王。

【所以你是怎么想的?邪恶的Voldemort殿下又在酝酿什么新的邪恶计划了吗?又或者他已经丢盔弃甲了?】

Voldemort冷笑,愤怒地吐着信子,【我讨厌你的无礼,Potter。】

Harry咧着嘴轻声笑了起来,【酒吧斗殴……老实说,你的人难道不知道傲罗的女朋友动不得吗?】

Voldemort闷闷地将身子缠得更紧了,似乎打算做一些自己并不那么情愿的事。【我需要你……】Voldemort因莫名的失落露出了毒牙。【我需要你,Potter,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他终是咬着牙说出了这么句话,显然他还不习惯于向他人求助而不是命令他人。

Harry因他的请求而好奇地皱起了眉,【什么?先说,我可不会朝自己施钻心剜骨。】

那蛇昂起头,没有理会他的话,【我想让你给Lucius Malfoy寄封信。】

Harry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想都别想,Voldemort。但他决定暂时同意他的请求,看看Voldemort究竟想干什么。

Harry吸着鼻子问,【怎么说?我想我更喜欢,“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将所有食死徒的袍子改为粉红色,”我猜对了吗?】

【Potter!】Voldemort警告,【我会告诉你该写什么的。你可以今晚寄出去。】

Harry怀疑地眯起眼睛,面孔转而严肃起来,【为什么你要寄信给Lucius Malfoy?】他热心的问。Harry绝不会替Voldemort传达命令。

【你觉得呢?我的追随者们现在很低调,我想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以防再有……那样的意外……】

【酒吧斗殴。】

【——在上周之后。】Voldemort语毕,对Harry的纠正闻若无物。【Malfoy是传播消息的最佳人选。未经我的允许他们不会做任何事的。】

真有意思。

【等等……你想让我给食死徒写封信告诉他们他们不被允许做任何,呃,食死徒的事?】

【那是我们协议中的条款不是吗?要是你改变主意了我很乐意让他们——】

【不不不。】Harry匆忙打断了他。他知道这些条款还未生效,鉴于此时他还未完成他的交易份额,他怀疑Voldemort也很清楚这一点,大概只是以此为由劝服Harry帮他写那封愚蠢的信。他才不信他的那些追随者们不会做什么蠢事。

【好吧,我会写的。】Harry长叹一口气说道,说真的让黑魔王自己命令食死徒们保持低调确实是件好事。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空白的羊皮纸,一只羽毛笔和一瓶墨水。【所以食死徒真的不知道你失踪了吗?唔,】Harry伸手示意,【我想他们应该会去找你,而不是你去找他们。所以,你不联系他们的话,他们会觉得你去地中海度假了。】

【我是一个黑魔王。我们,才,没有,“假期”。】

“好吧那是你自己的问题……”Harry喃喃自语着,确保自己不会被Voldemort咬到。【那似乎是个漏洞。必须得有人知道你失踪了不是吗?】

Voldemort将颈部微张又收回,【不,当然不。他们或许会怀疑,但没有人会“知道”。他们又不是我的朋友。】

Harry皱眉反驳道,【可是,你失去你身体的那晚怎么说?所有人都知道。】

Voldemort因自己的“死亡”被提及而发出一声冷笑,他告诉Harry,【那是因为你们的人在屋顶上大叫。】那蛇咬了咬下巴。【那些被烙印黑魔标记的显著变化是不受控制的,他们和我的魔法连接在一起。那个夜晚预示着我的魔法将在一段时间里与黑魔标记失去联系。而现在,我的魔法只是被限制了,并没有失效。】

Harry感到一瞬的钝痛,他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些,【呃,黑魔标记有什么用?比如说,】Harry的手胡乱挥了下,【食死徒能用它找到你吗?】

Harry告诉自己蛇是不会假笑的……但他发誓这条一定行。这个混蛋当然知道他在暗示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或许愿意与我分享你的秘密,但我才没有那么容易受骗。】

Harry耸肩,将羊皮纸和笔收进书包里,【随你便,那你就自个儿想办法去写那该死的信吧……】

【Potter,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Voldemort朝他吼着。真是太简单了,Harry开心地想。Voldemort竖起前身,猩红色的眸子对准了那抹明绿。这很奇怪,但Harry发誓那蛇的眼中并没有任何恶意。大概是黑魔王……认可了Harry如Slytherin般的行事方式?

【不,他们不能通过黑魔标记找到我。我怎么可能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随时随地都能找到我?如果他们有事要和我谈,他们可以作出请求,但如果我不想的话我完全没有必要搭理他们。只有我召唤他们时他们才能来找我。】

Harry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很好。至少食死徒没有办法知道Voldemort现在就在Hogwarts……前提是,Voldemort没有在撒谎。

【那么,如果你受伤了或是别的什么联系不到他们怎么办?现在就是这么个特殊情况。如果他们能够找到你不是更好吗?】

【再问一遍,Potter,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Harry眨眨眼,【呃,唔,因为这样的话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就能来帮你了。】难道那段艰难的游魂时期还没有给Voldemort足够的教训吗?很显然他没有,所以这个男人才会来找Harry,他命定的敌人,求助。他本可以让食死徒将Harry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绑来当翻译用,用完便可将其灭口了。老实说,Harry一直在想这家伙究竟是不是个天才。愚蠢确实是精神错乱的症状之一,Harry想Voldemort一定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的。

【我能照顾我自己,Potter。】Voldemort厉声说。在那一瞬间,Harry几乎都要开始可怜这个黑魔王了。

Harry轻哼一声表示怀疑,说,【我算是明白了,你觉得他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在你背后给你一刀。这怪不得你,看看你都和些什么人混一起。】

Harry似乎说到点上了。【比你那群好多了。】Voldemort嚷嚷着。

Harry挑眉询问,【这就这点出息?嘁!】Harry没有给Voldemort半分还嘴的机会,重新拿出羊皮纸,拾起面前搁在桌上的羽毛笔,【说吧你想让我写什么?】

在Harry试图在第一封信中加入他自己的想法之后他不得不重新写一遍,然而第二封信里他写了太多表情符号并且还署上了Tommy Voldemorty-warty,于是他被迫写了第三遍。至少Voldemort并没有被他逗乐。Harry考虑着毕业后他该自我了结而不是让Voldemort动手,鉴于他现在觉得激怒Voldie乐趣多多(没错,就是那么有意思),他开始有点担心他所承诺的死亡了。Voldemort甚至有让他永生的打算,这样他就能在剩余的光阴里反复杀他折磨他了。听见这样的说辞后,Harry(可能很蠢)回答说他了解Voldemort想与他共度余生的心情。

当(第三封)信完成后,Harry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除非他们之间的联系能使他们拥有同样的笔迹,不然任何一个熟悉黑魔王的人都会发现这信不是他亲笔写的。Harry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Voldemort。

出乎意料的是,Voldemort只是扭过身子一口咬住了自己的尾巴,滴下的血如他的眼眸一般红。

【你在干什么?】Harry诧异地尖声问。Voldemort终于爆发了?不,等等,他已经那么做过了……

【把信给我。】Voldemort要求到。Harry大睁着眼睛将信交给了那蛇,他迅速的在信尾扫过一抹嫣红。

【现在给羊皮纸烙上黑魔标记。】

Harry白了脸。【在这里?】他警惕地看了眼周围。

Voldemort受够了似的呲着牙叹了口气,【用爬说咒。】过了一会儿,他好心补充道,【你这个白痴。】

Harry翻了个白眼却还是照做了。咒语生成后,Harry看见Voldemort的血染红了整张羊皮纸,融进了Harry的笔迹里将其转化成了更加锐利优雅的模样。黑色的墨迹变成了血液的深红,羊皮纸的末尾出现了黑魔王的标志,一条盘绕着的大张着嘴无声威吓的蛇。

【啊,确实很像你。】Harry说。

Harry皱起鼻子,腐臭的味道告诉他他已经接近猫头鹰舍了。他不知道上一次有学生清扫这里是什么时候,他想一定有一段日子了。耳边充斥着猫头鹰细碎的咄鸣,他脚刚踏进屋子一个雪白的身影被直直朝他飞来,降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你好,Hedwig。最近还好吗?】Harry掏出一大把猫头鹰的吃食,他总是很溺爱他这个最初也是最忠实的朋友。他并不打算用她去送信,这太危险了,他们轻易就能边出其所属。

Hedwig接下递过来的东西,亮晶晶的眼珠子转而望向了Harry的另一个伙伴。她好奇地啾了声。

“Hedwig,这是Voldemort。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觉得我疯了。但我必须得告诉一个人,你一定不会说出去对吧,好女孩儿。”Hedwig亲昵地咬了口他的手指,Harry宠溺地笑起来。

【Potter,你这是在和鸟说话?】

“Potter,你这是在和鸟说话?”

Harry看着Voldemort听见自己回音时的有趣神情掩面强忍住笑意,端正了脸转身问候那个傲慢的Draco Malfoy。

“你好,Malfoy。”Harry又对Voldemort说,【看吧,过多纯血结合的下场。】Harry抬手将Hedwig赶到了头顶一个较为安全的木杆上。

Malfoy因Harry的蛇嘶而眯起了眼睛。“你在跟那条丑蛇说什么?”Voldemort对他的措辞极为不忿嘶嘶起来。而蠢毙了的Malfoy,还在继续说着,“我猜大概是一堆谎话。这蛇会选择跟着你一定是脑筋有问题。”

Voldemort从Harry的肩头竖起身子露出了毒牙,【我讨厌这个男孩,他真是无礼。】

Draco往后缩了一步,Harry得意地笑起来,“他说他不喜欢你。我想大概是因为你说他丑。”如果Draco知道他是谁的话!

如果Draco有被动物能听懂他的话而惊讶的话,那么他一定掩饰的极好。“你不配那么做,Potter。”Malfoy以他傲慢而尖锐的语调说。“只有Slytherin才能胜任蛇语者。”

“什么,你是指Voldemort?”Harry满意地看到了Draco闻名时的畏缩。“噢你大概是在嫉妒,一个有着麻瓜母亲的‘没用的Gryffindor’却能做你办不到的事?”

“管好你的嘴巴,Potter。”金发男孩厉声说。Harry必须承认,Draco着实把他吓着了,就在那人迅速掏出魔杖朝Harry甩了一个轻度却仍会引人痛楚的爆破咒时。Harry被击中了,滑倒在了猫头鹰舍脏兮兮的地板上。Voldemort从Harry肩上钻了出来,与他拉开了一些距离,正狂怒地嘶嘶着。Harry缩了缩身子一只手撑着地板坐了起来。

“这才是你该呆的地方,Potter:脏兮兮的鸟屎里。”

虽然Harry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恶意中伤,可他还是有自己的尊严的,Draco Malfoy做得太过分了。他站了起来。

“给我滚,Malfoy。”Harry朝他呸道,“我受够了你那些该死的愚蠢的偏见。”Harry眼中闪着凛如寒冬的光芒,呈现出阿瓦达索命咒般的阴绿。一道白影突然冲下来袭击这个Malfoy家的继承人。Draco试着躲开Hedwig的攻击,但她持续着猛烈攻击并不让他打到。

“Hedwig,停下。”Harry大叫着,他不希望她被那个愤怒的金发混蛋伤着了,她飞到了一个高高的木杆上,用她大大的金色的眼睛紧盯着Malfoy。那个男孩狼狈的用手捂着他右脸上Hedwig留下的抓伤。在他身后不远处,Harry听见Voldemort正在嘲笑这个连鸟都打不过的男孩。

【也许你应该把你的一部分食死徒换成猫头鹰。它们可厉害多了。】

【我想你是对的,Potter,如果这就是接班人的话。】Voldemort一板一眼地总结到,这让Harry转身面对Malfoy时咯咯笑了起来,那人用疑惑的目光盯着他。

“你和那该死的畜牲说了什么,Potter?那鸟是个社会威胁。”

“不准你动Hedwig!”Harry咬着牙说,想起了那次Buckbeak的事。

“只要我愿意没人能拦住我,清剿危险动物有助于社会和谐。从这个开始好了,”他将他的魔杖指向了Voldemort的苍白躯体,“四分五裂!”

“不!”

Harry的身体本能做出了反应,脑中不断回旋着一句话:我真的要替Voldemort挡一记咒语?噢,现在我真的成了一个怪物了……

Voldemort迅速弯下了身,但他没有充裕的时间躲过这个咒语而不被其重伤。Harry扑到那蛇跟前,落地前轻启唇用爬说咒在他们周围施下一个防护罩。他甚至都不确定那会不会成功。幸运的是那生效了,成功的在没有魔杖帮助的情况下生效了,防护罩在Malfoy咒语击中时发出阵阵白光,瞬间击退了它。Harry转过脸目光凶狠的望向肇事者。那男孩看起来非常惊讶。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说过了给我滚,Malfoy。”Harry冷冷答道,没有回答那人的问题。他又一次从地板上爬起。Voldemort在他身旁竖起身子,颈部侵略意味明显的大张着。Harry看了眼那蛇然后重新面对Malfoy,“我的蛇现在很生气,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趁早跑了,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知道他究竟有多么危险疯狂。”

Draco僵在原地一动不动,Harry嘶嘶着,让男孩跌跌撞撞挪到了门口。现在Draco更加震惊了,他眯起眼睛看向Harry。

“你果然是个怪物,Potter。”

Malfoy,厌恶地看了一眼Harry,从他来时的路离开了,尽管他的脸看起来白得可怕。

为了更好地惩治这个土霸(译者drarry魂已灭,少爷求别丢人现眼求速滚回家),Harry又用蛇佬腔说了几个词,满意的听见Draco大声尖叫起来,他的衣服不见了只留下一条可爱的粉色四角裤,头发变成了红与金的完美结合。托爬说咒的福,这个男孩得花上一点时间摆弄他的头发了。

“唔,我喜欢这种魔法。”Harry喃喃着。然后他开始担忧起来,真希望Malfoy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Harry知道那人一定会这么做的,今天他让他丢尽了脸。问题来了,他会不会告诉他父亲?这世上除他只有一人懂得使用爬说咒。

Harry蹲坐下来,发现跟前的地上有一封Draco遗落的信。他拾了起来,撕开封条,开头写着:给亲爱的妈咪。Harry看向信尾,你的小龙宝贝。他或悲哀或可怜的叹息,将信扔到一边,屈起双腿伸出双臂环抱住,目光呆滞陷入了沉思。

所以……他刚刚救了Voldemort一命。棒,极,了。帮他变回人是一回事,但是救下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家伙似乎有些过了,不觉得吗?‘老实说,’Harry想着摇了摇头,‘我应该让那咒语击中他的。’但这么想又不太对,既然他当初因为同样的理由选择将Voldemort留在了身边。

他再次摇摇头轻叹一声,趴在膝盖上看着那条远远比想象的要更麻烦的蛇。

Harry跪下来,仔细察看着Voldemort的苍白表皮,那蛇呼吸沉重止不住的痉挛,他小小的身躯受了不小刺激。那对人——呃,蛇——来说的确是致命的——Harry知道。他伸出一只手抚着他的鳞片试图安抚他。

【嘿,你还好吗?】他问。Voldemort颤抖着,仍然愤怒地张着颈部。

【我当然‘很好’。】他厉声说。Harry极小心的将黑魔王从地板上拾起,放在了他的肩周,Voldemort说道,【下次Lucius Malfoy就该绝种了。】Harry大笑。

【现在我们总算有件事达成共识了。我该把这个写进信里吗?】

【不,我想给他一个惊喜。】Harry咯咯笑起来。Voldemort顿了一会儿,然后说,【这——这里太冷了,Potter,快把你的事做完。】黑魔王说的好像他正遭受糟糕的客房服务似的。Harry会意,给他施了一个保温咒。

由于Voldemort是如此郁闷的提出了这一请求,Harry选了一只平仓鸮,把信绑上了它的腿,让它去找Lucius Malfoy。一完事他就离开了猫头鹰舍,走下了西塔楼层层叠叠的楼梯。

【我身上全是鸟屎,】Harry拉起袍子的袖口看了看,【你也很脏,想洗个澡吗?】

【只要不和你一起。】

【哈,我才没那个打算。】因某些原因,Harry羞红了脸。

回到宿舍后,Harry将脏兮兮的外袍丢进了洗衣槽里,家养小精灵会把它弄干净的。幸运的是回来的路上他并没有碰见多少人,也没有人无聊到来问他为什么看起来像在猫头鹰舍的地上打了个滚一样。当然,他的答案会是,“因为我确实这么做了。”但Harry猜这大概会让别人觉得他比以往更疯癫。

‘谢天谢地没人问我这个。’Harry甩甩脑袋想。

Harry从衣箱里拿出了洗浴用品,和Voldemort一起去了浴室。他把东西放在了一个空荡的隔间旁,然后走到了旁边的一间。

【我帮你抹沐浴露,你可以自己冲洗干净。我在转角那里放了块毛巾,水要是没停你可以呆在上边把自己弄干点儿。我想蒸气对你身体挺有好处的,它今天可折腾得不轻。】

【你想的还真周到。】那蛇无礼地回答。

【是,是,不用客气。】Harry嘟囔着,将那个不知感恩的混蛋从肩上拿下来,缠在他的一只手臂上,放到了热水下边。Voldemort的表现很有趣,他仰着头对着那些喷出的水沫,一副很享受热水澡的样子。Harry咬住下唇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谁会想到大名鼎鼎的黑魔王一个热水澡就能满足了?

Harry往手上挤了点沐浴露,确保它足够温和不会刺激Voldemort的皮肤,然后挤了些在Voldemort的背部。他有些犹豫地看了眼这奇怪的现状,把沐浴露放下,用那只又空闲了的手为Voldemort的鳞片擦洗。他仔细清理着目光所及的所有鸟粪,揉了揉那蛇的下巴。Voldemort这时开口了。

【永远别提这件事,永远。】

Harry扑哧一笑扮了个鬼脸。

【相信我,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将黑魔王擦得全身都是泡沫后,Harry把他放在了瓷板上让他自己冲洗。像之前说好的那样,他在角落里放了一块毛巾,这样水不会直接打在他身上了,然后他拉上了帘子开始清理自己。水早就已设定好了关闭的时间,所以他不必担心自己还没洗完就得去帮他关水的事情。

他脱下脏兮兮的衣服,关了帘子打开了水。他抬起脸让由魔法控制在完美温度的水肆意冲刷,这举动像极了Voldemort。他撩起额前的刘海准备开始擦沐浴露。他听见隔壁的Voldemort水停了。

Harry正在洗头,突然听见什么人进了浴室,然后是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尖叫响起时他刚好洗完。

“啊!这他妈是——!”紧接着是巨大的冲撞声。Harry一把拽开帘子走了出来,一边祈祷着自己不用一丝不挂的对付什么未知的敌人。

“Ron,你在干什么?”

Ron裸着身子白了脸躺倒在地板上,一条毛巾在他腿上摇摇欲坠。他的洗浴用品大概是被他撞开了,在他周围散落着,而他此时正用一根颤抖的手指指着Harry旁边的隔间。

“那——那儿有一条蛇!”

Harry发誓,他真的很努力在忍了,可他还是控制不住满怀的笑意。Voldemort从隔间里滑了出来看见了这么个景象,他竖起身子审视着这个荒唐可笑的摔倒在地的男孩。Harry知道这个邪恶的混蛋总是喜欢去吓别人。仅此一例,Harry发现自己也很享受这个且一直笑个不停。Voldemort看向他。

【Potter,请你穿好衣服。作为敌人我觉得我看到的实在有些多了。】

Harry飞红了脸急忙裹上浴巾,嘟囔着,【那你还看什么看?】那似乎让Voldemort有些不知所措,僵硬的别过脸看向地上的Ron。Harry依然红着脸,将浴巾围在了腰间。

“没事的,Ron,他只是想洗个澡而已。你也看到了,现在他洗完了。”

Ron保持怀疑的语气气急败坏地说。“他只是在在洗澡?你开什么玩笑,Harry?”

Harry耸耸肩,对Ron的怀疑不以为然,“他很脏。”

Ron颤抖着站起来,“我他妈才不相信。下次你的蛇想洗澡请给别人提个醒好吗?”

Harry又大笑起来,将Voldemort从地板上抱起。“我保证。”

Ron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很好。对了,呃,能别和Hermione说这事儿吗?她指定会天天嘲笑我。”

“别担心,这事儿只我们知道。”

“多谢,伙计。”

“这没什么。”Harry收拾好了东西向Ron挥手道别,离开的路上还是止不住的笑。

重新穿好衣服后,Harry靠在床上开始预习明天的课业。他刚喂了Voldemort一些老鼠,这是自几天前那条大老鼠之后的第一餐,黑魔王现在正缩在他常呆的地方。

【Potter你真是个蠢货。】他还是决定跟这个年轻人谈谈。

Harry眼睛盯着书看都不看他一眼,【是吗?】

Voldemort发出一类似怒吼的声音,滑到了Harry旁边抬起头。

【那个Malfoy家的小鬼打算要我的命而你去阻止了他。当然那都不会成功。】他傲慢地说,Harry翻了个白眼,【但你并不清楚这一点。你冒着自身危险挺身为我挡下了咒语。你真是蠢到家了,Harry Potter。一个愚蠢的,纯粹的,热心过头甚至不愿让自己的死敌去死的杰出的Gryffindor。告诉我,Potter,你是为你自己好才会救我的命还是说人们该开始担心被选中的人能否杀了我了?】

Harry将书放在膝盖上,【也许只是为了我自己。不过,要是能看见Malfoy发现自己杀了黑魔王时的表情也挺值的。那样我甚至可能再次帮助你复活,仅仅是为了看你惩罚他。】

【真的?】Voldemort似乎对他的回答极有兴趣。Harry假作思考状。

【唔,现在让我们来谈谈“我很蠢”这个问题,既然你已经指出了我的缺点,那么下次我会尽力改正然后随你怎么死的。】Harry重新拿起书看了起来。Voldemort在一旁怒嘶着。

【我真心希望你去死,Potter。】

【我同样希望你可以不再侮辱我的朋友,可我们都知道这永远都不会发生的。我们总是得不到我们想要的不是吗?说起来我一直想养只猫,这样我们就可以研究动物对动物的咒语——】

【有胆把话说完,Potter,我就把你扔给Bellatrix。我确实很擅长折磨人,不过她有更多的奇思妙想。】

【就好像你舍得让其他人折磨我似的。】Harry咕哝着。

评论
热度(23)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