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翻译-LV/HP]此蛇名曰伏地魔——Chapter 5

一周过去了,Harry突然觉得一个无聊的黑魔王要比朝他扔不可饶恕咒的那个可怕的多。Voldemort开始以辱骂Hogwarts的人为乐,并且不厌其烦的念叨着他有多希望能把Hogwarts的学生杀个干净,理由是他们的那些青春期焦虑让他觉得头都要爆了。最开始Harry还觉得挺有趣的,可第二天他就有些生气了,那家伙成天在他耳边叨叨着他所有的朋友将如何如何死,一周将尽时Harry已经变得和Voldemort一样脾气暴躁了。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夜晚,Harry正懒懒地坐在公共休息室的壁炉前,看着一群Gryffindor热闹的玩着噼啪爆炸的游戏。Harry被他们逗乐了,而Voldemort只觉得这非常惹人厌并决定把他的想法说出来。Harry试着有耐心些,而他也确实这么努力过了,但在第四次咒骂之后这年轻的巫师终于还是耐不住了。

【给我闭嘴!】

Voldemort愤怒地嘶嘶起来,在他开始反驳前Harry又一次制止了他。

【行了你别再说了。这一个星期我都在听你对那么些芝麻大的小事抱怨、大发脾气,现在我受够了!你打算弄死的都是我的朋友而我不想再听这些了。我知道你讨厌和我一起呆在这里,但你以为我有多享受这个吗?不,一点也不。我的弑亲仇人和我一起睡在床上,我他妈的还不得不天天把他挂在脖子上!如果你说我死定了我是不会在意的,但如果你再威胁我的朋友的话,就请你滚得远远的爱干嘛干嘛去自己想办法变回人吧!】

Harry黑着一张脸,眼中闪着杀人的目光,丝毫不温柔的一把将Voldemort细长的身子从身上扒下来扔进了他刚刚坐过的椅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卡牌游戏上,所以没有人注意到Harry的异常。就算他们看见了,Harry也不会在意的,尽管那意味着他将被人嘲笑很长一段时间。

Harry走到楼梯口,一步两层的走进了他空荡的寝室,将自己摔进了床里,把帘子锁紧。他还是不能平复愤怒的心情,盯着石质天花板抱怨着生活的不公,为什么总是他去舔命运的鞋底。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一股隐隐的疼痛自他离开公共休息室之后正缓缓增强。他冷冷地想着这一定是Dumbledore在他和Voldemort身上的施的绑定咒。Harry嗤笑它的无用,Dumbledore干嘛要费这个神,除了轻微的吸附感奇怪的分离引发的刺痛之外他可以完全忽略这个咒语。

又过了一段时间,Harry听见有人上了楼进了房间。

“呃,Harry?”Ron的声音从帘子的一边传来。Harry叹了口气坐起来,拉开帘子看向他的朋友。

“怎么了,Ron?”

这个红发男孩似乎有些不适,但Harry不能立马判断出问题所在。

“出了什么事吗?”

“是的,是你的蛇。”

Harry嘲弄,“他做了什么,乱发脾气威胁其他的学生吗?真希望有谁能拿书扔死他。”

Ron似乎不觉得这样说一条看起来很普通的蛇有什么奇怪的,他什么也没说。

“呃,不。事实上,他看起来好像被什么诅咒了。”

Harry朝男孩眨了眨眼睛。“什么?”

“对,”Ron说,一只手搔着头发,“他一直在地板上翻滚不断发出一些奇怪的嘶嘶声。把我们吓坏了。”

Harry突然明白过来刷白了脸。那隐约的,分离的疼痛确实是来源于那个绑定咒,但那并不是他的疼痛。那是Voldemort自他们之间的奇怪连接所传递而来的。Dumbledore的咒语显然不像他先前想的那般没用:它只是锁定了Voldemort,而不是Harry。

这让Harry有些担心Dumbledore是不是早就开始怀疑Voldemort了。

“靠!”Harry咒骂道,从床上跳起来跑下了楼梯,依然是一次两层。他发觉随着他离公共休息室越来越近,那种分离的痛苦减轻了,但随之而来的愤怒和极度的疲惫很快取代了它。

走下楼,他发现不像几分钟之前,许多学生都不再专心于游戏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壁炉旁。Harry紧张地直奔角落,Voldemort苍白的躯体正有些危险的盘在那里。

Harry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Voldemort的身子不停起伏着,嘴唇边缘有着星星点点的白沫。他红色的眸子变得混沌了看起来像令人不安的陈血,那明亮的红渐渐褪成了棕红。Harry想他现在一定是不清醒的。

【你看起来糟透了。】Harry轻语着。Voldemort没有回答,可以见得他此刻是有多难受。Harry又一次憎恨起自己Gryffindor的身份,他竟然因Voldemort的痛苦而生起了一种负罪感。那是黑魔王,滥杀无辜的混蛋;再怎么难受都是他活该。可Harry只感觉到奇怪的罪恶感和同情,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他极轻柔的将那蛇从地板上拾起,将他长长的身子紧紧护在胸前。

【算你走运。】Harry低声喃喃着,再次离开公共休息室上了楼。他周遭的同学们一直在窃窃私语,直到Harry走出了他们的视线才散开。当他踏上最后一层阶梯时,他们又开始玩他们的卡牌游戏了。

回到寝室后,Harry又爬上了床横躺着,Voldemort仍旧被他拥在怀里。在知情人看来眼前的景象似乎太古怪了些,可Harry只惦记着那家伙的死活无暇顾及其他。他双手环绕着那苍白的躯体,手指以安慰的姿态漫不经心的抚着他光滑的鳞片。尽管Harry不愿承认,他实有一种因后悔同情而发的苦痛心情,且对Voldemort的处境感同身受。他花了十年时间和多个暑假同那些与他彼此憎恶的人们纠缠,逃脱不得,还得靠他们来提供生活所需。啊没错,他过去尝尽了Voldemort现今的苦。

数分钟过去了,那蛇依旧没有过多的生命迹象,除了呼吸时身体稳定的起伏。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远远超过了规定的十英寸,Harry回忆到,Voldemort受绑定咒的伤害最多。这痛苦本不该那么强烈的,开始魔咒应该有给Voldemort警告让他把距离拉近些。Harry突然想起他找到这个巫师时那家伙似乎离Harry起初所处的地方远了许多。这或许加重了咒语的伤害。

顽固不化死脑经笨蛋黑魔王,Harry在心底责备道。

现在干什么呢?Harry想到了一件事。但是……Harry从未自己尝试过使用他们之间的连接;一直都是Voldemort在利用它。Harry也能那样吗?闭上双眼,年轻的巫师感知着二人之间的奇妙连接,寻觅着任何一丝通往Voldemort大脑的线索。Harry发现这一切并没有那么困难,Voldemort没有任何阻挡入侵的措施。显然,因为魔法绑定的关系,Voldemort的大脑封闭术对他无用了。

Harry深知被人窥探到隐秘想法的感受,所以他并未潜入多深。Harry没功夫去想自己为什么要对黑魔王这么礼貌,不然他就会开始自责为何要错过这个获知男人最深的想法和计划的绝好时机。Harry还不是那么熟练这种魔法,他不知道怎样才算是过深,也不清楚他能够如何分析Voldemort当前的状况。他只能感觉到一些不太清晰的情感,但不是想法。Harry感觉得到Voldemort的意识,可最终还是找不到任何唤醒他的办法。收回思维,Harry决定用另一种办法:他轻轻地弹了下Voldemort的头顶。

【嘿,蛇脸,快醒醒。】

Harry感到一阵波动从连接中传来,Voldemort醒了。Harry看见那混沌的眼珠渐亮至寻常的明亮猩红。那蛇的身子抽动了下。

【你还好吗?】Harry轻声问。Voldemort在发抖。

【我恨Dumbledore。】那蛇含糊不清的答道。Harry笑起来下意识的伸手抚上Voldemort的两眼之间,因黑魔王的苏醒莫名欢欣。

【我承认那是一个极其卑劣的绑定咒。一旦我们分离它只会专注于攻击你。我觉得Dumbledore比我们想得要更加怀疑你。】

【多么令人愉快。】Voldemort嘟囔着。听起来有些疲惫。

二人沉默地躺着,Harry仍抚着懈怠的Voldemort的鳞片。他的绿眼睛茫然地盯着天花板斟酌着接下来的话。

【我知道你不想和我呆在一起。】Harry轻声低语着,【其实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感受。当我和我的亲戚呆在一块儿时,】Harry自顾自地说着,不知道Voldemort有没有在听,【我天天都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我不能,因为我必须得和他们住在一起,而我那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我很清楚不得不依赖于我,你的死敌,你有多生气。但请试着理解我的感受也是这样。我无法面对我的朋友们,挂在我脖子上的家伙恨不得把他们全都弄死,诅咒他们的出生之时。】

Harry咽了咽口水,【我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一个叛徒,竟会这样帮你,即便这能给他们带来多一些安宁的日子。可你现在被困于这样一副蛇躯里,能对我怎么样呢,咬我吗?我只要站远些朝你扔个阿瓦达你就什么屁事都干不了了。】

Harry叹了口气,Voldemort的身子随着Harry的胸膛起伏着。这些已经困扰了他太久了,可他无人可倾诉——拯救Voldemort——这样显而易见的原因,Harry本不愿这样做。可是现在,Harry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渴望。

【你可以说我是个愚蠢的Gryffindor,】他对蛇说,【但那样怯懦的杀了你是不对的。不知为何我不能让史上最伟大的巫师要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的命,就算这能使整个巫师世界免于战乱。或许我只是没有勇气面对你,害怕杀了你之后会变成另一个你。】

【Harry……】

这声呼唤打断了Harry的思路。他僵住了抚弄的手,猛然醒悟过来自己都在对谁做些什么。他绿色的眸子对上了小却明亮的燃烧的红。

【你确实很不一样……又或者只是太蠢了而已。】Voldemort吐着信子,【我会试着抑制我的……想法去迎合你的感受的。】

Harry微微一笑,他知道Voldemort刚刚给了他一个,不算是道歉,但大概是他能给Harry这样的人的最亲密的行为了。

【唔……谢谢你。】

Harry倒回床褥里,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满足感弥漫在他们周围。在他准备入睡时,手指又重新抚上了Voldemort的鳞片,黑魔王疲惫的身体迫使他陷入了沉睡中。慢慢的Harry睡意也浓了起来,丝毫没有顾忌到依旧缠在他胸前的黑魔王。





Harry夜里醒了一回,Voldemort已经窝在了他常呆的床脚。颤了颤身子,Harry掀起被子盖过他冰凉的身子,尽量把动作放轻以免惊扰到沉睡的魔王,他给他施了一个保温咒,蜷起身子复又入眠。

第二天是星期天,早晨Harry醒来,准备去吃早餐。Voldemort每次都和他一起去盥洗室,这样他就能在温暖的蒸气里取暖了,现在他才意识到这是因为那个卑劣绑定咒的需要。Harry一言不发地将蛇缠上了自己的手臂然后安置在他的脖子上。他想着什么时候开始这蛇呆在他的肩上竟让他有些许舒适了,然后朝盥洗室走去。几分钟之后,Harry穿戴好了走下楼梯钻出了学院的肖像孔,黑魔王与他同行。

礼堂里比平常人少了些,星期天大多数学生都在睡懒觉。Harry坐在那儿等着直到看见Dumbledore,那人穿着明黄色的长袍,上面点缀着闪着蓝色和酸橙绿的光的波尔卡圆点,他离开了座位走出大厅赶到那人身边。

“教授,我能和您谈谈吗……?”

闪光的蓝眼睛看向了他,Dumbledore和蔼地微笑着,Harry突然觉得冷,眼前这个老人就要不久于世了,虽然此刻他对他仍有些失望。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男孩。需要一个更私人的地方吗?”

Harry点点头,跟随着Dumbledore进了礼堂里的一间屋子,自四年级火焰杯吐出他的名字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这儿了。Dumbledore坐进了一张豪华的森林绿扶手椅里,示意Harry坐在对面。当两人都安顿好之后,Dumbledore看向Harry。

“好了,Harry,你想和我说什么呢?”

“呃,”Harry开口,漫不经心地抚着他下巴底下的Voldemort,“关于您在我们身上施的绑定咒,我昨天发现了一些不太好的现象。是这样,最开始我忘了这个咒语的存在,把Tommy扔在公共休息室就跑上楼去处理一些事情了,然后Ron过来了告诉我他有些不对劲。这时我才想起这个咒语,回去的时候发现我的蛇已经痛晕过去了。”Harry努力隐藏声音里的谴责意味,尽量让表情自然些,他想他做得挺好。

“所以,教授,我明白这个绑定咒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老实说,您就不能用一个伤害力弱一些的吗?是我把他丢下的,这不是Tommy的错,但受惩罚的却是他。求求您,教授,我实在不愿看见我的朋友这样痛苦。”

Harry正注视着Dumbledore的脸,突然感觉有什么正压迫着他的神经,他很快便意识到这和Voldemort对他使用的咒语极为相似。它还是有些不同的,这并不是通过Voldemort和他共享的特殊连接传达而来的,但Harry还是能够察觉到Dumbledore正试图窥视他的内心想法。他尽可能将思维拖离昨晚在地板上发现Voldemort的事情,只让校长看了短暂的一秒然后假装随意的挪开了视线。Harry装出一副对Dumbledore长袍上那些闪烁的圆点极有兴趣的样子。当外部的压力撤离他的大脑时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愿Dumbledore短时间内没有看到些什么。

Harry不知道Dumbledore是不是经常这样闯进他脑子里搜寻信息,他感到一阵恼意。他知道Dumbledore是个摄神取念者,但这是他第一次从那双眨巴着的蓝眼睛里察觉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Voldemort或许可以教他大脑封闭术……谁都好只要不是Snape。那个混球早就在他脑子里了,这样想着Harry翻了个白眼。

Dumbledore叹息一声,Harry小心翼翼将他的绿眼睛抬起。

“Harry,我很抱歉,很抱歉让你的蛇这样痛苦。我只是在为学生的安全着想。”

“Tommy和约定的一样什么都没做。”Harry回答。

Dumbledore缓缓点了点头,“他确实没有。好吧,Harry,我会重新施一个绑定咒,那和锁链差不多。你会觉得有东西在拖着你,像是有什么链子将你们两个锁在了一起,它会阻止Tommy离开,和拴狗差不多。这样可以吗?”

Harry开心地点点头,“行,那听起来好多了。教授,谢谢您。麻烦您了。”

“没关系,Harry。”

Dumbledore掏出魔杖,解除了原有的咒语,在Harry和伪装的Voldemort身上施下了新的。为了让Harry满意他做了个测试,让他把“Tommy”放在椅子上然后走开。当Harry走到这间大房间的尾端时,他感觉到左腕传来一阵明显的拖拽感,好像他绑住了什么东西正拖着走。他又朝前走了一段,看见Voldemort的身体在椅垫上滑动起来。这咒语就像Dumbledore说的那样;像是Harry和Voldemort被拴在了同一根绳子的两端。

“好极了。”Harry说着,对这个新的咒语极为满意。

Dumbledore笑起来,“那么,没事了……?”

“啊,对。”Harry点点头,“感谢您能腾出时间帮忙。”

“任何时候,我亲爱的男孩,任何时候都行。”

Harry离开了礼堂,在城堡里晃悠了一会儿,他还不准备回Gryffindor塔楼。Dumbledore入侵他大脑这件事沉甸甸压在他心上。

【Potter?】

疑似关心的一声呼唤,Harry伸手抚了抚Voldemort的鳞片,这不知觉间已经成了习惯。

【我感觉Dumbledore在窥探我的想法。我讨厌这样。】

Voldemort不悦地嘶嘶着,吐着信子微张了张颈部,【老东西。Potter,难道你没学过大脑封闭术吗?他们就不担心邪恶的黑魔王会潜入你的大脑里发现他们所有的秘密?】

Harry对Voldemort鲜有的玩笑嗤笑一声,【他们的确有教我,但你现在也看到了,Dumbledore派来教我这个的人并不怎么喜欢我。】

Voldemort很快便明白过来,【他让Snape教你,对吗?】

【没错。】Harry闷闷地说,【你看得出来吧,他没教我多少就结束了课程。不能说我有多抱歉。我在他的冥想盆里看见了他一些过往的私密记忆,然后他就不教我了。】

Harry转过头看着Voldemort,他同时也将头偏了过来,现在他们面对面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以致于当Voldemort习惯性的吐信子时,末尾的尖端斜斜擦过Harry的嘴角。Harry的嘴唇因这接触动了动,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一个极为窘困的问题,他们那样算是接吻了吗。Harry被他脑中所想微微震惊了,然后忽略了这件事把它当做是:一场意外。

Voldemort没有理会他无意的碰触在Harry脑中掀起的短短波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Potter,为何你如此信任Dumbledore?不管怎样,他确有偷偷摸摸地溜进你的脑子里。】

Harry叹气,【我从未信任过他。像你说的,他试图窥探我的想法,那是因为我没有完完全全信任他。但那并不意味着我恨他。Dumbledore犯了一些错——事实上挺多的——不像大多数人所看见的那样,他并不是无所不知从不出错的。可我坚信他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爱。因为一个预言他认定我是那个可以打败你的人,梅林知道为什么,但现在发生的一切让Dumbledore开始亲自检测他方的武器——我——依旧站在‘他那边’。这是场战争,所有的一切斗争都还尚未明晰……这点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或许不是那么喜欢他的行事方式或是他的想法,但我同样也不喜欢你的。他的那方是两害相权其中之轻者,我猜你一定会这么说。】

【呃,Potter,听起来你似乎想要创建你自己的武装。】

Harry大笑起来,【也许我真的该这样,但那是否意味着我必须同时对抗你和Dumbledore?梅林啊,我无法想象让他和你统统变成我的敌人会有多糟。】

【噢,Potter,你难道不知道我会助你一力扳倒他吗?】

【你确实会,】Harry说着,可笑地摇了摇头,【所以,】Harry冷声慢慢说着,【Dumbledore已经试图窥视过我的大脑了,你就不担心他会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吗?】

【Potter,我不会教你大脑封闭术的。】

Harry耸肩。值得一试不是吗?但Voldemort还没准备好。

【不过……如果去禁区看看的话你可以找到一本叫“大脑魔法学”的书,那或许会派上用场……】

Harry开心地咧嘴笑起来,【你总是这么别扭,嗯?】

【闭嘴,男孩,你真是无礼。】





那个星期天的晚上,Harry马不停蹄地开始处理大脑封闭术的事情。在隐形衣的庇护下Harry溜进了图书馆的禁区,借走了Voldemort告诉他的那本书。一回寝室他便用力敲开了它。才看过第一章Harry就知道Snape教得有多差劲了。不像Snape之前所教的,学习建立大脑屏障的第一步显然是一系列呼吸训练。这比用魔杖指着他的脸进入冥想状态要有效得多。

脑子里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Harry那晚很轻易就入睡了。

第二天早晨新的一周拉开了序幕,也是圣诞节假期前的最后一天了。Harry一直都跟Ron、Hermione一起忙着复习准备着这周的期末考试。私下里,Harry每每遇到一些不懂的问题时Voldemort都会出乎意料的提点他。Harry知道这个男人曾两次申请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一职,可一想到让Voldemort去教那么一群鼻涕兮兮的小鬼魔法他就觉得异常搞笑。不管怎样,现在他肯定这个邪恶的黑魔王一定能胜任这工作的。谁又会想到呢?

在礼堂里吃早餐时,Ron和Hermione讨论他们起圣诞假期的计划,Harry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和Ron说他没法儿和他一起去陋居了。这事不会有转机了。Harry告诉了那个男孩将这一茬补上,对方吃惊地大张着嘴巴。

“可是……可是Harry!你究竟为什么想要呆在这儿?这儿太无聊了!爸爸妈妈可一直都盼着你呢。”

“我同意,Harry,”Hermione插嘴,“你真的打算将整个假期都耗在这么一个空荡荡的城堡里吗?我不知道有什么能吸引你留在这儿。”

Harry耸耸肩,花了些时间整理他刚刚想出的借口。他朝四周张望了下,像是提防有人偷听的样子。Hermione会意地设下了私人屏障。

Harry摆出一副恰到好处的担忧神情,“我偷听到了Dumbledore和Snape在谈Voldemort这些日子可疑缺席的事情。”

Hermione和Ron皱起眉。“什么叫‘缺席’,Harry?”Hermione问。

“我不知道,但很显然没有一个人见过他,即便是食死徒。像是他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觉得这是在扯淡。黑魔王才不会消失。”Ron嘲弄道,咬了一口吐司,他紧张的时候就习惯这么吃东西,Harry知道。

“没错,”Harry赞同道,“Voldemort一定在计划些什么;我想。这就是我想呆在这里的原因。”

“呃,伙计,我还是不太明白。”

Harry叹气,“我呆在这里以防万一Voldemort的计划牵扯到我。”

他的两个朋友沉默了,因Harry的逻辑倍感震惊。

“Harry。”终于,Hermione犹豫地开了口,但Harry只是对她摇了摇头。

“别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不想让其他任何人与我同落险境。”

【出救世主牌,是吗?】Voldemort接茬。Harry努力不让自己皱眉或轻声笑出来,让自己的表情符合当前的谈话氛围。

“现如今对我来说Hogwarts是最安全的地方。另外,”他微笑,试着让他的朋友自在些,“我能有大把时间来完成我的冬季任务以及一些调查。我已经太久没有学习更高级的魔法了,别告诉我Voldemort只会用学校级别的魔咒。”

一声清晰的蛇嘶响起来,听上去疑似“你做梦”。Harry没管它。

Hermione和Ron都意识到了Harry脸上认真固执的神情,他们有些不情愿的缓缓点了点头。

“呃,Harry要是你改主意了,妈妈会随时欢迎你。没有你的圣诞节会有些无聊了。”Ron撅嘴,可怜兮兮地啜饮着他的南瓜汁。

“我肯定一切都会好的,Ron,你还有双胞胎他们。”

Ron瞬间白了脸,“别跟我提他们!我又要成为他们新恶作剧的试验对象了。要是我回来的时候变成了一只蟾蜍,你知道是因为什么,那就全得怪你因为你没在那儿阻止他们。”

“好像我就会似的!”Harry大笑。Hermione移除了私人屏障,他们继续吃早餐,聊着轻松愉快的事情。Harry无法抑制对他的朋友隐瞒真相所带来的罪恶感,他怎么能对他们撒谎。他提醒自己这样做都是为了他们好,然后把那些小情绪抛之脑后。负罪感大概会一直伴随着他直到他除掉Voldemort,而现如今他无法那样做。

事实上,他真的很期待独自一人呆在Hogwarts,只有一条黑魔王化作的蛇作为陪伴。Voldemort几乎每时每刻都呆在他脖子上,但那并不意味着他有空和他好好聊聊。学校课业,魁地奇,还有他的朋友们,Harry从未有机会和他谈心。他有太多事情想要问,那些事只有Voldemort自己能回答。

又或者,他不介意和Voldemort呆在一起是因为他已经开始把他的弑亲仇人当做是……朋友了。“朋友”一词或许过分沉重了——他还不打算与他言和——虽然他们现在的关系的确有点友情的感觉。(注:camaraderie除了友情还有同志爱的意思,姑娘你是故意的吧(:3[   ])。)

Harry想他的生活不能再糟了。

他抛开那些顾虑跟着朋友们奔向第一堂课。





【唔,Voldemort,】那天晚些时候Harry坐在黑魔法防御术的教室里,等着上课。【Hogwarts的教育和你那时候比有什么不一样吗?】

那蛇从他的桌上抬起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你为什么想知道?】Voldemort有些烦躁地说。

【好奇而已。我学的东西和你一样吗?】

【大部分是。】那蛇不情愿地答道,【很明显有些你学的东西是过去我们那会儿所不知道的。】

Harry咯咯笑起来,【啊,过去你们那会儿。你真的很老了,对吧?】

Voldemort愤愤不平地反驳道,【Potter,我一点也不老。】他唾骂着,那语气听起来像是在诅咒。

【难道不是吗,你多大了,一百岁?】

Voldemort尖利地嘶嘶起来,吸引了数道震惊的目光,包括Snape的。那个男人看起来脸色异常苍白……呃,比平常更白些。

【Potter,我迟早有天会杀了你,且一定会很享受这个的。】

Harry佯作撅嘴,【你不会想那么做的。我是说,我为你的复活仪式献出了我的血。那不算什么吗?】

【你不明白“极不情愿献出的敌人的血液”这部分吗?】Voldemort拉长调子说。Snape又盯了过来,他手中的羽毛笔僵在了羊皮纸上方,一滴黑色的墨汁缓缓在纸上蔓延开来。

【噢,好吧,我忘了。嘿,这都过了五分钟了Snape还没开始讲课。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情况……】

Voldemort敏锐地盯着教室前站着的黑发男人,发现他正盯着活下来的男孩坐的地方,表情僵硬。Voldemort重新看向Harry。

【……你在用我们的对话干扰那个叛徒。你竟敢利用我……!】

【效果好极了,不是吗?嘿快看,他还在看这边。】

Voldemort回过头,没错,Snape还在看他们。

【知道吗,Potter,我很欣赏你的战术。如果你加入我的话我会让你做我的军师的。】

【做你的梦去吧,Voldie。】Harry开心地说到,忽略了Voldemort例行的死亡威胁,闭上了嘴集中注意力好让Snape消停会儿。

他必须得承认,好吧,这真见鬼的有趣。

评论
热度(22)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