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翻译-LV/HP]此蛇名曰伏地魔——Chapter 10


砰地一声Harry掉在了深色的硬木地板上,他艰难地吞咽着以缓解胃部的翻涌。他闷哼着将手臂抬至跟前,确保它们是否,准确来说,依旧连接着他的身体。接着他动了动脚趾,想着要是它们还在那儿的话那他腿的其他部分一定也还在。事毕他深呼吸了几次,双眼紧闭,让自己镇静下来。为了避免晕眩再袭,他只动了动眼珠子寻找Voldemort的方位。黑魔王在Harry身侧的地板上扭成一团,他的脑袋埋进了尾巴里,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Voldemort?你还好吗?没落下什么吧?】Voldemort抽搐了下。

【呃。这绝对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随从显形。别再有下次,Potter。】

尽管身体虚弱,Harry还是经不住翻了个白眼,【怎么每回我救了你那该死的命你都要这么侮辱我?我不会再这么做了,如果你想的话。做不好的事就别做,人们不是总这么说吗?】

他们陷入了沉默,努力聚合他们的分子,在Harry的首次幻影移形尝试之后。

【谢谢。】那蛇低声飞快说了句,尔后脸臭得好像那话很难吃似的。

Harry僵住了,字面上的,一切都静止了——心脏,肺部,大脑,所有的所有。

【什——什么?】那不是他的幻觉,对吧?

【休想让我再说一遍。】Voldemort哼哼着抱怨道。Harry花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找回呼吸。

【不客气。】最后他咕哝着回答。他躺在坚硬的地板上,好像过了好几个小时,呆呆地盯着天花板,整理自己的思绪。Harry知道Voldemort和他一样对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困惑不已,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从对方那儿得到任何解答。

最终,Harry重重地叹了口气,缓缓坐起了身,因肌肉的拉伤颤抖着。他伸手捋了捋头发,打量起四周。

【我们在哪儿?】Voldemort问。

Harry和Voldemort坐在一栋小房子的大厅里。和格莫里广场一样,房子被装饰成Harry看来现代哥特或者维多利亚式的风格,深色的木地板,豪华的家具,华丽的装饰物。视线范围内的墙被漆成了深乳白色,挂着几幅古老的挂毯画和风景油画,在看不见的风的作用下移动着。左边是客厅,大厅的右侧Harry看见了间像是红墙的餐厅。与格莫里广场不同的是,这房子的环境。目光所及没有任何的蜘蛛网或是灰尘。

Harry伸手将Voldemort从地板上拾起,搁在了他肩上,与此同时轻轻靠上了墙。

【我们在这国度里的一座Black宅邸里。Sirius Black,我的教父,让我成为了他所有财产的继承人。Dumbledore不知道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实际上。Sirius想让我能有一处避难所可去,要是哪天我需要的话。他从没好好照顾过我,所以他尽其所能。】说到这里Harry顿住了,轻声说着,【上次暑假他偷偷带我来了这里。】那已经过了快一年了。Harry庆幸他曾来过这儿,这样他才能幻影移形到此地。

【他在神秘事物司被害。Bellatrix干的。】Harry不指望Voldemort会回答。世人皆知他才不会说“抱歉”这种话。他会感谢Harry救了自己这件事已经远远超出了少年的期待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智商仍在回家的路上,Harry现在止不住话头了。

【我很好奇,你在我脑中看到了多少我的生活?打个比方,你知道我在楼梯下的一个橱柜里住了十年吗?】

Voldemort似乎很讶异,如果按他喉咙里发出的那声古怪的嘶鸣来看。【那些麻瓜把你放在……楼梯……下……】Voldemort不可置信地复述着。

【啊,所以你只知道我住在麻瓜家里,却不清楚真正是怎么一回事?】Harry问。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大脑在男人面前就像是一本该死的摊开的书。

【我当然知道那些麻瓜的事,我也知道你暑假时都住在哪儿。】Harry翻了个白眼,【他们的房屋周遭有些令人恼火的结界。】Voldemort满怀恨意地补充道。Harry毫无歉意地耸了耸肩。

【啊,这么说我一直都鬼鬼祟祟地在麻瓜世界过日子咯。既然这样你怎么不在我的大脑里窥探我那些可口的生活细节呢?】

Voldemort不满地哼了声。【我在你大脑中看到的东西有限。你或许不怎么精通大脑封闭术,但那并不意味着你的大脑就是一本毫无防备的,摊开的书,人人可读。】Voldemort的用语几乎逗笑了Harry,他先前还这么想来着。看见Harry貌似不适的表情Voldemort竖起了脑袋,少年只无所谓地挥了挥手端正了脸。

【告诉我你的事,Harry。】

Harry没想到那人会有兴趣,他耸耸肩,【这真有意思,我们是如此相似。那个日记本里的魂器也这么对我说。我们的长相有几分相似,呃,过去,都失去了双亲,都是蛇佬腔,都被厌恶我们的麻瓜养大,而他们视我们为怪物。我能理解为何你会如此怨恨,疲倦又恼怒。那样的日子实在是,实在是糟透了。】Harry不是那种随意与人叙述自己童年凄惨故事的家伙,即便是他的朋友们,但不知为何他觉得让Voldemort了解这个很重要,让他知道Harry能理解他。再者,另一方面,Harry愿意分享这些,因为他知道Voldemort也懂他的。他突然轻笑起来,【有趣的是,你只想着报复,而我选择宽恕。】

Voldemort静默了片刻,然后在Harry肩上伸展着好让他们四目相对。那红色的眸子牢牢锁紧了Harry。

【你着实令我不解,Potter。】Voldemort严肃地说,【是为什么,如此相似的我们,最终竟会走向截然相反的道路?】

Harry想了一会儿,脑袋歪向一边,【我知道你从不会想那些爱啊多愁善感的东西,但这大概是因为至少我生命的第一年是与那些爱我的人一同度过的。我怀疑你是否拥有过。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而你从不了解。对此我很遗憾。】Harry轻声补充道。Voldemort考究地盯着年轻巫师好一会儿,又悄声无息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或许他只是无话可说。

感觉自己终于又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人之后,Harry站了起来,穿过大厅进了厨房。那儿有干净的灰色地板,黑色大理石 柜台,以及一个巫师家庭所需的全部魔法器具。Harry打了个响指。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个长着球根状鼻子的家养小精灵凭空出现了。

“Scavy能帮助您什么,Harry主人?”Harry朝那小精灵笑了笑。与格莫里广场的Kreacher不同,这个小精灵脾气要好得多,头脑也更机灵。大概是因为他与他的伙伴住在一起而不是和一堆肖像的关系。

“你好,Scavy。我会在这儿住……”Harry不确定他会在这儿呆多久,所以他说,“……一段时间。我要求不多,一日三餐另外还有一些基本的家务。行吗?”Harry没必要问的,他知道,他只是觉得这样更礼貌些。

“噢,好的,先生!Scavy和Jip会照顾好你们的。”小精灵信誓旦旦地说。

“谢谢你,Scavy。我会在我的卧室里,如果你需要我的话。”

小精灵鞠了一躬,消失在了一如既往的砰砰声中。Harry离开了厨房,踏上楼梯上了二楼。走廊深处,他知道,是主居室。他并不觉得睡在那样大的房间那样大的床上有多惬意——毕竟他睡惯了那种十平米甚至更小的地方或是学生宿舍——但他现在是这房子的主人,他就该睡在那儿。他正朝那里走去,穿过敞开着的柚木门框,走进了那件优雅的卧室。房间以蓝棕绿几种颜色构成,地板和房子的其他地方一样是深色的木板。

主导着卧室注意力的是一张巨大的,樱桃木雕刻成的四柱床,孔雀蓝与乳白相间的丝质被单整齐地铺在床垫上。还有一些配套的床头柜,以及一个大衣柜,Harry打算什么时候用真正适合他体格的衣服将它塞满。除了大门,卧室里还有另外两扇,一扇通向一间灰色大理石打造的浴室,里头有莲蓬头和浴缸,另一扇门通向壁橱。唯一的添置物是那个砖头壁炉,除此之外卧室实在很空。Black家族可能很久没在这儿住了,鉴于卧室里只留下最基础的物什。连个肖像都没有。

【唔,你觉得怎样?】Harry心情颇好地询问。

【怪里怪气。】这是Voldemort毫无热情的回答。

【噢,我很抱歉它没被装修成Slytherin的银绿,天花板上也没有垂着人的头盖骨。】据Harry所知,这栋房子是Black家族从联姻的家族之一继承而来。这大概能解释这里令人愉快的装潢,与伦敦的那栋相反,那个彻头彻尾的Black宅。

【我讨厌那样,Potter。】Voldemort回应了Harry的嘲讽,【你把我当成哪样的黑魔王了?你忘了说滴血的墙。】

Harry吃惊地张着嘴,被这玩笑震惊了,然后他突然大笑起来,【我带坏你了!】

【异想天开。】

Harry依然咧着嘴笑着,直到他察觉到口袋里那魔药的重量,笑容才渐渐隐去,他想起自己是来这儿做什么的了。他伸进口袋里拿出了那个瓶子。

【呃,准备好再试一次了吗?】

Harry肩上的Voldemort点了点头,当蛇的日子里他从没真正改掉过这些人类习惯。不过没关系,Harry想,因为一旦他喝下魔药他很快就会变回人形了。或者,理论上说是这样,至少。

Harry,大概是为了摆脱胃里那不安的搅动,说到,【你知道,你有可能会再变成那可笑的蛇脸,你确定你要喝这魔药吗?】在Harry自己听来这笑话都不算多出彩。他把这归咎于幻影移形后自己仍有些晕乎乎的。

Voldemort不为所动,【快把这事儿办完。】麻木地点点头,Harry将Voldemort放在了覆盖着整个卧室的乳白色的地毯上,屈膝跪在他身旁。他取下了瓶子的木塞。

【要多少?】

【一小口应该就够了。】

依照Harry目前的紧张情绪,他的手比预想的要平稳得多,他倒了一点银色的魔药进了Voldemort张开的嘴里。即刻就生了效。

Harry被这魔力冲击远远弹开。他掉在一堆杂物里,头晕目眩,手中的魔药从瓶子里洒了出来溅在了Harry衣服和脸上(攻洗!“颜身寸”成就解锁(够了你快走……!)。下意识地找回自己的呼吸,他咽了咽口水,没有发现一滴熔银般的液体落在了他张开的口中。他支起身子,瘀伤的背部肌肉现在更糟了。被虐待的巫师畏缩了下,在身体的疼痛与手中空了的水晶瓶的双重作用下。他用上衣袖子擦干净脸,望向方才白色眼镜蛇所呆的地方。

(想了很久还是要插句嘴,看到这里GN们不要被吓跑啊QAQ 蜕变总要有个过程的!再过一会儿就是帅TR了!)
眼下,双手撑地跪在地板上的,是Harry四年级时见过的从坩埚里冒出的那个Voldemort。和上次一样,他浑身赤裸。Harry注视着那苍白枯朽的躯体,几乎全是鳞片的,无毛的皮肤,凹陷的蛇一样的鼻子以及,最后,黑魔王那灼人的猩红色的,锐利兽眼。他的呼吸停滞了,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Voldemort的眼睛望进Harry时的模样。那不是怨恨,也不是恼怒或蔑视,而是一闪而过的锋利的贪婪,还有信誓旦旦的决心。那坚韧几乎可称为自鸣得意。

与他曾经的蛇躯一般迅速,Voldemort的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了Harry的袍子将男孩拖近了。Harry的眼睛震惊地瞪大了,他此时正与敌人面对面。

“Mine。”Voldemort强有力地低语着,Harry还没搞清楚这一切该死的是怎么了,他就被拉得更近了,而Voldemort光滑的几乎无唇瓣的嘴覆上了他的唇。当Voldemort如此激烈地占有欲极强地吻着他时,他感觉肺里的空气统统都被抽离了。Harry,退一步说,被Voldemort的行为震惊了,不知所措了,目瞪口呆了,瞠目结舌了,以及一切一切惊讶的表现。他无法专注于任何事,除了抵着他唇瓣的冰凉的唇,抓着他一边肩膀的爪子似的的手,还有那喷在他脸上的鼻息。

过了不知是一秒还是一小时,Voldemort放开了他,让Harry有喘息的机会,他一脸疑惑地再次望进那人的眼底。与之前一样,它们似乎因某种情绪燃烧着,这次是近乎于恐惧的东西,或是什么Harry无法准确辨认的。他只能肯定一件事:黑魔王是有感情的……

“Harry。”Voldemort柔声说,他的声音又变得遥远而飘渺了,可现在里边没有任何的冰冷傲慢意味。缓慢地,颤抖地,Voldemort抬起他苍白的手指极长的手至Harry额头,轻柔地爱抚着那道著名的闪电伤疤。Harry闭上了眼,等待着疼痛来袭。

但没有痛苦。那吻也不疼……

最终却是Voldemort突然不适地喘息起来,手臂紧紧环绕着他,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他又大叫了起来,这次笔直倒向了Harry。Harry刚缓过神来,根本就来不及伸手扶住黑魔王。他的手压在了Voldemort冰凉的躯体上,与他皮肤温度相反,男人正冒着汗。Harry能感觉到Voldemort急促呼吸时胸腔的起伏,男人的脸埋在Harry脖颈间,炽热的呼吸掠过。Harry感到极度的恐慌,完全不知道他的敌人是怎么了,也没法儿帮忙。

没空再多想,Harry跳进那连接,希望在那里寻找答案。回想一下,这这真是一步差棋。没有答案,他在Voldemort无防备的大脑里只找到痛苦痛苦痛苦痛苦。

Harry同时也感觉到了几个其他的存在,然而他们并非外来的因为他们也是Voldemort。这一切太令人不解,Harry无法得出任何结论,恐惧自始至终都在不停攀升。忽然间,他和Voldemort一同尖叫起来,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核里拉扯着。它不停地拉扯着,直到Harry觉得它快要爆发了它仍在顽固地拉扯着,所以Harry只能看见白茫茫一片,愈加苦恼。他抱紧了Voldemort同时挠着他的额头,因为那儿太疼了……

‘拜托停下,拜托快停下,噢梅林这太疼了!’他的脑中不断回旋着,嘴里只能发出刺耳的哭喊声。

就在Harry觉得他快死的时候,因为没人能忍受这样的痛楚,它停止了。全部。Harry倒向一边,Voldemort依然虚弱地拥着他,一动不动。只是,当Harry抬眼看去时,那不再是Voldemort了,而是Tom Riddle,并不与密室里的那个魂器完全一样却仍然,是他。

‘怎么回事……?’

“Sca——scavy。”Harry虚声呼唤着,喉咙因尖叫而嘶哑。那只家养小精灵凭空出现在了屋子里,被地上的两个巫师吓得惊呼起来。

“帮忙……把我们放上床……”Harry咳嗽着,无法再说更多。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从地板上飘了起来,降落到了什么柔软得多的东西上,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陷入了昏迷,没有意识到Voldemort依然躺在他怀里,环抱着他的胸膛。



第二天早晨Harry缓缓苏醒了过来,他从昨天一直睡到了现在。他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与这小小的不适相反他躺着的地方舒适异常。昨天Scavy在他昏倒后一定是给他盖上了被子,因为Harry像火烧似的窝在被子里,上边还压着个过度温暖的枕头。

一个会呼吸的枕头。

Harry睁开眼,一切都模糊不清。窗帘拉紧了,但现在是白天了,所以有足够的自然光线穿透进来,而Harry离他的伙伴近得可以,所以当他向下看去时,他能辨认出那个散发着贵族气息的家伙是Tom Marvolo Riddle。那人伏在Harry胸前(埋胸犯规!)。并且依然赤裸着。

猛地一红脸,Harry轻轻推开了他,坐起身子在床头柜上摸索着他的眼睛,他想Scavy大概放那儿了。家养小精灵都十分周到。一拿到手他便戴上了,端详起那个与他同床一整晚的男人。

不知何时,不知为何,Voldemort,那曾经的蛇脸,不再像是人与爬虫的尴尬混种了。他的皮肤依旧很苍白,却是很自然的模样,而不是之前骨头似的白。他有了一个鼻子,还有头发。他的鼻子挺拔而线条流畅,而他的头发是一种接近于Harry的黑,现在看来似乎也和他的一样不守规矩。总之,Harry没发现这个Tom Riddle和日记本君有多大差别,除了年龄,即便如此也很难辨别他们究竟差了多少岁。Voldemort现在的脸给人一种永葆青春的感觉,虽然实际上他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他看起来却至少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二十岁。

Harry静静地看着,Voldemort赤裸的胸腔平缓地起伏着,似乎睡得很安逸,除了眉间些微的皱起。Harry转身,尽可能小心翼翼地不吵醒沉睡的黑魔王,滑下了床。他不怎么确定,可当他走向浴室时,似乎听见了什么类似呜咽的声音,听起来可真够傻的,从一个年长的巫师口中发出,但当他停下脚步想看看那是否会再次发生时,回应他的只有一片静默。

下了楼,Harry打着响指招来了一个家养小精灵,这次出现的是Jip。他问这个娇小的精灵要了份小小的早餐,那是她早已替他准备好了的。Harry决定在厨房里一个中等大小的早餐桌上用餐,并不怎么在意在餐厅用餐的礼节。

舀了勺燕麦粥进嘴里,Harry认真思考着昨天是怎么成为他生命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天的。当然那是指,他已经度过的生命。首先,他发现Severus Snape——那个地窖里的油腻腻的混蛋——和她母亲是朋友。然后,他和Voldemort在一起的事,Dumbledore和Snape早就知道,或者至少是猜测,他藏匿着黑魔王。而这之后发生了见Harry仍然无法释怀的事:Voldemort吻了他。谁会想到这样的事可能发生?而那也不像是什么印在额头上的友谊之吻……不,那东西一点也不纯洁。再说,唔,问题来了……Harry竟然没被这吓破胆?相较于与Cho Chang的那个吻,他能用比“湿湿的”更多的词来形容它。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最后,重点是,从蛇脸Voldemort到Tom Riddle的转变。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Harry觉得他要是想太多昨天的事他的脑袋就要炸了。所以他停住了,因为在这个点儿上他无法得出任何结论,除了持续增长的偏头痛所带来的不适感。

早餐过后Voldemort还是没醒过来,Harry想现在他还有件事能做:壁炉对话Albus Dumbledore。

Harry有太多问题想问他。

在Jip的帮助下,Harry将小客厅里的壁炉连上了飞路网,将头伸了进去,它很快出现在了Hogwarts的校长办公室里。

“Dumbledore教授?”Harry轻声呼唤着,不确定校长会不会在。他很有可能出去找那个与壁炉中漂浮着的虚幻头颅的主人一样的学生了。他没能很快得到回应,他又试了次,然后再试了一次。他几乎要放弃时,他听见门旋开的声音了。

“教授?”

起初是一片寂静,而之后,“Harry?”

“这里,教授。”Dumbledore走到壁炉前蹲下身子,映入了他的视线。没等他开口,Harry便抢先说,“我想让你知道我什么也没干只是纯粹在帮Voldemort。他和我做了个交易。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免你把我当成叛徒或是别的什么。”Harry本不想让自己的声音泄露出如此之多的绝望。毕竟,他并不后悔他的决定,要是Dumbledore认可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Dumbledore只是亲切地摇了摇头,“Harry,没关系,我明白。你在哪儿,我的男孩?请告诉我。”老人恳求道。Harry只悲伤地摇了摇头,拒绝了他这一请求,因为这是他的私人领域,他的避难所。

多么矛盾啊他竟把Voldemort带来了这儿。

“我很抱歉……我不能。”

“为什么,Harry?是不是Voldemort把你关在哪儿了?是这样吗?我们可以帮助你。”

“不,不,不是那样的。”年轻巫师有些不屑地说,“我不是他的囚犯或是什么。虽然现在看来,很可能是我俘虏了Voldemort。他有些……不舒服。”

如果Harry认为Dumbledore会惊讶或是好奇的的话,那么他得大失所望了。事实上,校长脸上的忧虑神情瞬间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冷静与漠然。

“他喝了那魔药。”Dumbledore用一种他早就知晓的语气说。Harry几乎可以说他很开心。年轻巫师皱起眉,对这反应有些困惑,毫不关心Dumbledore想要表达什么。

“教授,你怎么会知道?”

Dumbledore微笑起来。现在Harry真的摸不着头脑了。

“Voldemort现在变成了完完全全的人类了,对吗?”

Harry默默地点了点头。Dumbledore的笑容加大了,他的眼睛变成了耀眼的蓝,如午后的天空一般纯净。他怎么知道……?

“那么我相信,亲爱的男孩,在Voldemort喝下魔药的那一刻,他收回了他的灵魂。”说到这里校长突然伸进袍子里拿出了一枚镶着黑色石头的金戒指。他将它握在掌心,注视着,而Harry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Dumbledore在解释昨天的一系列事件了。

“唔,没错,我肯定我是对的。我本打算毁了这个,但现在没有必要了。Harry,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或者更精确地说,曾经是什么吗?”

“一个魂器。”Harry飞快地回答,认出了那枚戒指是Dumbledore给他看过的记忆中戴在Marvolo Gaunt手上的那个。Harry突然顿悟给她看那些记忆的目的所在:Dumbledore是在告诉他Voldemort将他的灵魂碎片搁在了哪儿。

“非常好,我的男孩。我想现在你已经知道什么是魂器了,对吗?那么,和你说的一样,这枚戒指是Voldemort放置他灵魂碎片的物什之一。我能感觉出,这东西已不再是魂器了。里边的灵魂碎片不见了。”

Harry盯着那枚戒指,“而……你认为它回到了Voldemort那儿?因为那个魔药?”

校长点点头,“其他的也是。二年级时被你摧毁的日记本里那个我不确定,但我相信,所有Voldemort从自身分裂的灵魂碎片都重组了,给了他,或多或少,一个完整的灵魂。他现在是肉体凡躯了。”

Harry的眼睛瞪大了,他的身体震惊得麻木,一切忽的明了。Voldemort,没有了他的魂器,便能被永久地消灭。他没有办法像上次那样重生了。

“我不认为这是他喝下魔药时所打算的。”Harry说,有些头晕。

“Tom总是低估了拥有情感,拥有完整灵魂的价值。”

即使Dumbledore这么说,Harry记得当他们在尖叫棚屋他递给Voldemort魔药时,那人的犹豫与不安。或许他并不像Dumbledore认为的那样一无所知。突然,另一个想法击中了他,他的眉头紧皱起来,在看见Dumbledore闪光眸子的刹那。

“你计划了这一切,对吗?”Harry轻声问。Dumbledore,似乎,过分自在了些。

Dumbledore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虽然唇角仍带着笑意,他摇了摇头,“并不是一切。”他说得好像要是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事情当然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会变成蛇是我从没料想到的。”

Harry点点头,“他说那魔药在他魔法的作用下起了反效。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变成一条蛇,那确实是他最虚弱的状态,且不得不仰仗我去帮助他。”

Dumbledore自顾自地点着头说,“对,这就是我怀疑的。这小小的意外改变了我们原定的计划。”他干瘪地说,“要说有什么是我本来推测的,那就是Voldemort会知道是他茶里的魔药导致了这改变,他迟早会去找Snape教授求助。”

“但那没有发生,因为作为一条蛇,他只可能联系我。”Harry觉得自己有点蠢。这听起来就像他会直接去找Snape要魔药似的。虽是如此,确实是Dumbledore或者Snape会想到的。Harry,不管怎样,只是一个学生,而他们是可信的成年人。Harry很好奇Snape是怎么看待这一切的。

“当我看见你脖子上的眼镜蛇时,就明白了Severus所述的一切是发生了什么了。”Dumbledore告诉他,“我必须承认我几乎要发心脏病了。我有打算即刻了结这一切……但我没有。我相信你,Harry。我想看看会发生什么。”

Harry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什么也不做。这是为什么?”Harry有些生气地问。

“唔,起初对于那是不是Voldemort的怀疑还是有些好处的。但在你破坏了Snape办公室的结界之后,我们便肯定之前的直觉是正确的了。我发现这个结果比我最初所打算的要好得多。”Dumbledore总结道。

Harry眨眨眼,灾难的回忆在他脑海中翻滚着,“你怎么能这么说?过去的几周里我不得不天天把他挂在脖子上。你怎么就这样放任危险溜走了?你早就知道那是他,而你却让他进了Hogwarts,甚至让我帮助那个杀害了我父母的男人。很抱歉,教授,但在我看来这似乎是场风险极大的冒险。”当然,Harry也回想起了一年级时,Voldemort曾寄居在Quirrell的后脑勺上那件事。现在看来Dumbledore绝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然而,”Dumbledore说,“我相信这次冒险终有所值。”

“可是,”Harry辩驳道,“为什么你最开始什么也不做?我不明白为何你不直接把那个可以收回他所有灵魂的魔药给他,要是你如此肯定结果的话。”

Dumbledore似是有些羞愧地耸耸肩,“我必须承认,最初我所指定的计划,几乎无一成功了。首先,显然Snape的魔药出了岔子。”

Harry扬起眉,“噢。”唔,他想这大概是个极易犯的错误。就连Voldemort也只从书上读过一次关于这魔药的事,那是在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图书馆里,而在Snape的储藏室里,他们之所以选择那瓶银色的魔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是满的。“可在那之后,你为什么不把他关起来?”

“我确实这么做了,用另一种方式。我把他和你绑在了一起。”

Harry怀疑地看向他。Dumbledore一副忧愁老人的样子。

“你大概不知道,我还在他身上施了一个咒语,要是他将他的,咳,尖牙搁在任何人身上的话,他会即刻丧失行动力。”Dumbledore透过半月形的眼镜看着壁炉中Harry的脑袋。“我了解你,Harry,我相信你若是在帮助Voldemort,那么一定是有好的理由的。这为事情的种种做了保证。”

Harry沉默良久,“为什么你什么也不和我说?”最终他轻声问,厌倦了一直被蒙在鼓里。

Dumbledore眼神忧伤得看着他,“Harry,请谅解我做下这个决定并不轻松,最后我明白我已别无选择。我想,在最后,必须是你来完成我所开始的任务。Voldemort现在是个凡人了,且如你所言,在你的看管下。你现在可以打败他了,如预言的一般。”

Harry的大脑一片空白。Dumbledore仍打算让他去杀Voldemort?

一个阴暗的声音在Harry脑中响起,‘他当然会……这不是你的宿命吗?’

Harry的胃因此而畏缩起来。为何这主意竟惹得他如此消极被动?那是Voldemort,他现在轻易就能受伤害。这一切不会持续太久的,多半也不怎么难。在Voldemort熟睡是,他无法阻止Harry朝他扔死咒。没错,就这么简单,那之后就不再有什么黑魔王的威胁了,巫师界将会远离恐惧与压迫。

除了……事实上,Harry很怀疑那是否真有这般容易。要杀了这个男人,Harry知道那将很难——非常困难——让他真正完成这么一个动作。而Harry清楚——在他内心深处——为何会觉如此艰难。

原因很简单:他在乎Voldemort。几周过去,不知何时那邪恶的混蛋已蠕进了Harry的圣母情怀中,而现在Harry不想杀他了。他发现那男人不只是简单的他最初所认为的邪恶冷血灭绝人性的暴虐王。然而,没错,Voldemort是个混球,他做了很多坏事,对大多人有着错误的成见,可他并不是怪物,他是一个做错了决定的人。如果谁的生命里急需一个救世主,他愿效劳。(……不圣母的话魔王就没戏份了大家说是吧所以就让他圣母吧Orz)

而恰好Voldemort就是那个待拯救的人。

“我不会杀他的。”Harry轻轻地说,声音小到Dumbledore听不见。

“你说什么,Harry?”

Harry咽了咽口水,说,“我不会杀他的,教授。我很抱歉。”

Dumbledore蹙眉审视着Harry Potter绿焰中的脸,过后唇边漾起温柔的笑,他点点头,“我能理解,我的男孩。告诉我们你在哪儿,我们回来完成任务的。你做的够多了,我想,如果那是你的选择。”

可Harry只是摇了摇头,“不,你不明白。我不会让他被杀的。”

Harry这么一说,Dumbledore脸上的微笑散去了,但仍旧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只是好奇。“什么意思?预言就是如此,Harry。我与你一样厌恶杀戮,可我想眼下我们都明白这是必须的。他或许收回了他的灵魂,但Tom Riddle永远都是Voldemort。”

这让Harry疑惑起他是否比Dumbledore更理解Voldemort了。“我不这样认为。”Harry低语着,几近自言自语。“我觉得……我觉得要是我和他一起,要是我让他理解……”

“Harry,”Dumbledore迫切地说,“你知道的,他不可能会被规劝的。不管他是谁,Tom Riddle或是Voldemort,他不会因任何而停下追寻的脚步。他会将我们毁灭。你知道的,他必须被阻止。别让他的话左右了你的决断,Harry。”他说着,语气更为柔和了,“我本不该告诉你这些的,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它们,我想你应该了解,在他杀害了你父母并试图杀了你那晚,他不小心将你变成了他的魂器之一。过去的十五年一直是,”这位校长严肃地说,“直到你给他喂下那魔药,那片Voldemort的灵魂才从你身体抽离(糟糕的联想……)。那晚的结局是如此的令人不可置信,出乎意料,可尽管如此,它还是发生了。Harry,是那个连接的力量,让Voldemort将你标记为他的死敌。告诉我,你还能说蛇语,或是感知那个连接吗?”

Harry完全被惊呆了。他是个魂器?一直以来,他的灵魂都与Voldemort的一片共存,而他竟然一无所知?更进一步说,为何Dumbledore从没告诉过他?这让Harry想到了另一点:Dumbledore打算让Harry如何对抗Voldemort,要是Harry体内的魂器能保他不死?他们本会怎么做?

但Harry没有大声提出他的疑问,因为他心里明白。他明白为了摧毁Voldemort,他将不得不与之一同毁灭。

Dumbledore似乎察觉到了Harry的想法,“Harry,我亲爱的男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本打算在某一时刻让你去死。某种程度上说,你是对的,因为若是你体内的魂器依然存活,那么Voldemort总会卷土重来的。可这也是我想出这个备份计划的原因,我不希望你死。”

Harry闭上眼,泪自眼中流出,他朝Dumbledore点了点头,以示他明白。Dumbledore,一个除了姓名之外称得上他祖父的人,当然会寻找其他的方案,避免Harry的死亡。年轻巫师并不确信老人所做的决定皆是正确的,但他毫无保留地相信这个。

然而,最终,Harry也意识到,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会愿意牺牲他自己的,若那能给他所爱的人们一个机会。可现在他开始怀疑他们是否真的需要这么个机会了……

Harry又想:魂器真的不见了吗?像Dumbledore说的,一种方法是看他是否仍能说蛇语,但那可能会有偏差,以防那特殊的技巧早已融入他自身的魔法,不再仰仗那片灵魂了。不,最好的办法就是看看他与Voldemort之间的连接是否还在。

Harry依然闭着眼,寻到思维深处,一个几周过去他已经熟练了的动作,他寻觅着那个通往黑魔王大脑的通道。期盼着连接消失的Harry,彻彻底底被震惊了。

那个神秘的连接,那个让他和Voldemort能够望进对方的大脑,共享他们的梦境的连接,那个由意外的史无前例的灵魂魔法创造的连接,那个本该消失不见的连接……依然在那里。

这该死的意味着什么?

评论
热度(21)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