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翻译]It's Just a Scene You Gotta Dance Through

突然翻到了这篇……估计是不会翻完了(默


配对:Tom Hiddleston/Chris Hemsworth(斜线前后表攻受)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2266

授权书:

Hi Amber! I'm so happy you enjoyed my stories! If you want to translate them, you can! Just send me a link to them when you finish so I can see?? =)

Thanks very much,

glayish


它快变成那些急剧古旧的场景之一了。

 

谈话节目有其周密的部署。很多时候深入到细枝末节。始,回答问题,微笑,大笑,终。完美典范。这儿有一项准则。在这一行,红的和不红的总该有那么些明显的差距,这是娱乐圈内在运作的基准。啊哈,好像那真起了多少作用似的。

 

而Chris觉得澳洲圈子的系统糟透了。

 

现今人们总是说‘世上没有坏宣传这种东西。’从哪方面来讲那都是事实。宣传就是宣传,只是宣传。它没有好坏之分,只有中庸。他忽然上位,人气暴增,因他虏获了一大批看漫画的小鬼,又恰巧在男士健康杂志的封面上看起来还不赖。

 

他若要在好莱坞长红,下一步便是宣传。好的宣传。反正这就是这浮华小镇的人们喜欢在公众面前说的。

 

如果他们爱你,他们就是爱你,无需在乎缘由。

 

但只因多数人都这么说那也不会成真。

 

“听说你在澳洲的与星共舞中有一小段表演?”

 

Chris温柔地微笑,主持人脸上那意味深长的得意笑容让他脸颊微微泛暖些许紧绷。大屏幕里播出了一段视频。音箱里飘出简短的音符,他的舞鞋噼啪敲击地板。真有趣不是吗,他花了一礼拜去学的,一分钟结束了的东西,被人反复重提。

 

没错,那确实非常,非常,古旧了。

 

事实上,那甚至有些令人恼怒了。

 

并不是说Chris不能嘲笑他自己。他一直都这么做。他极少对什么事情较真。他就是那么悠闲懒散的家伙。朋友和家人都爱他这一点,不让任何事情落在心上,这对Chris来说也不难。一个微笑,一个耸肩,将它们全都甩到一边。

 

这也是一种人格缺陷。

 

若是你一次又一次容忍人们的取笑,说‘停下’就变得异常困难了。总之,今天不是时候。

 

Chris压制着怒气,咧嘴笑着,秀场内的观众对着他扭臀的样子大声笑着尖叫。他运气可真够背的,真的,他们有个特大屏幕。

 

观众笑得更大声了。

 

好吧,没错,起初这的确挺有意思的。以‘噢我的天呐,我真那么干过?那真荒谬,不过还满好玩的’这样的方式。可现在不是了。

 

他看起来其实一点儿也不糟糕。他还没有失败到可怕的地步。从客观的角度来说,Chris跳得挺好,真的。那并不是什么名人性爱录像之类的东西。他只是在跳舞而已。大家都跳舞。没有好坏,就像宣传。跳舞只是跳舞。

 

除非它变成了奇观。

 

这录像是怎么了,他们发现了这么一个古老的东西后,就开始不停地对其做文章,而不是问,‘嘿,你准备了大半年的新电影角色如何了?’Chris所应对的提问都是他是否打算发展舞蹈事业,参演另一部糟糕的歌舞影片——嘿,你弟弟是不是和Miley Cyrus订婚了?退役的舞者,还是谁?

 

这一切的一切着实教人发狂。

 

节目终于结束,Chris朝离开的方向走去,事不关己的笑容下,冰封着烈烈燃烧的窘迫。

 

******

 

“想都别想,Hiddleston,”Scarlett  Johansson抱怨似的拒绝了他,“我的臀现在一点儿也不灵光。”

 

即使他们总是时不时地在现场聚在一起,复仇者联盟却着实不是那种能让你闲坐在那儿聊着该让技巧员准备些什么品种的星巴克冰咖啡的电影。漫威让他们干的活儿,相当困难,真的。当你以最不舒适的蜷伏姿势弯下腰汗如雨下时,镜头外会突然有一个道具锤砸向你,而要想优雅地逃脱,真是该死的难。

 

所以一间完美的娱乐室则更适合放松。而他们所谓的放松,大多数时间里,都是看电视。

 

“喂,喂。”Clark Gregg举起酒晃了晃。

 

“噢,我不知道。”Tom说,仍旧大咧着嘴笑着,眉毛诧异地扬起。“我还以为你还能再扭一会儿呢。”

 

“然后让你绕着我转圈圈吗?不了谢谢。”Scarlett撇了撇嘴。她有一种极为讨喜的才能。Scarlett能把你喝趴在桌下后,踩着四英寸的高跟鞋回家,如果她想的话。她也能极委婉地拒绝Tom Hiddleston邀请她当MTV中舞伴的礼貌请求。

 

老实说,那一定是她的神秘力量。

 

“有道理。”Tom赞同道,即使被拒绝了表情依旧该死地迷人。

 

Chris大口地饮着酒。这就是Tom。扮演着大反派却让所有人都深深迷恋上了他。不是说这情感不应得。那当然是应得的。Tom的非凡魅力,他的魅力能让你微笑,让你更喜欢你自己。那种乐观的精神,加上礼貌而不惹人恼的甜腻,使Tom Hiddleston成为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好男人。

 

实际上,爱还是恨他完全不在你的掌控之中。那是自然力。只有一条路可选。

 

Tom甚至有可能让Chris完全任他摆布。

 

他不确定。判决未定。答案犹疑盘旋在‘有罪’之上。

 

说真的,一个刚被Scarlett拒绝了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去找Chris呢?

 

“不。”Tom的笑容还未放至最大瓦数Chris便断然拒绝了他。

 

Tom蹙眉,继而大笑起来,弓着身子几乎笑岔气。

 

“你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没这个必要,朋友。”Chris咧着嘴,咬住下唇,大拇指一撇鼻子。贴着他脸颊的水杯真凉,太凉了。他懒懒地反复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被服装折磨得脱水,这湿润的竖起多少有些安慰。

 

“停止读我心。”Tom开玩笑道,隔着目测半英寸的距离拿手肘顶了顶Chris的肋骨,“至少别在凡人面前。”

 

“可你是绝佳舞伴!”沙发上传来Jeremy  Renner的欢啼,直直落在平板电视前。惊喜,惊喜,他挥了挥遥控器,播放。

 

又来了——同样的场景。屏幕上闪现熟悉的舞蹈,Chris郁卒地闭上了嘴。嘘声随着他每一次扭臀响起,在他该死地开始滑动时,那伙人哄笑起来。到目前为止所有人都或看或听过这事儿了,他们有必要老是趁他不备拿出来捅他一刀吗?

 

“所有神秘力量在好莱坞都是不安全的。”Clark打趣道。

 

Chris翻了个白眼,大口大口地喝着水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漏出的水流过他脖颈像是糟糕的皮疹。狂饮过后他的表情又恢复如常,好更好的无视他那些演员朋友的嘲讽话语。

 

他耸了耸肩,微微一笑,友好地推搡着走到他附近的Chris Evans的肩。他们肆无忌惮地取笑他,而说真的,他不怪他们。他不想叫他们‘停下’,他知道他们别无他意。这其实是Chris的错,他太容易生气了。一定是电影的压力。还有饮食和训练。拍完电影后他大概就不会再困扰了。

 

“Chris?”Tom问到。电视已经换回了日程上的节目。

 

“嗯。”Chris清了清喉咙,那手背擦着嘴。当他的目光扫向对方时,他惊住了,这是头一回,Tom没有笑。

 

Tom深色的眉皱成一团,“你还好吗?”

 

Chris几乎要发火了。几乎。

 

“当然。”他回答,手一握捏皱了手中的空瓶,“只是在,谋划复仇。你知道。”

 

“噢,当然。”Tom咬着下唇笑起来,和Chris撞了撞肩,压低嗓子故作鬼祟地小声说,“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闭嘴。”Chris大笑着推开了Tom的脑袋。

 

 

******

 

他们在录音室里,刚刚结束一场无休无止的剧本通读,离开了那间有些过分亮堂的闷热会议室。

 

这是漫长的一天,相当的,漫长,试装似乎有些多余,他们从破晓时分就开始干活了。Chris本没太大问题早起的,但黎明开机有别于家中。总是有百来号人比你早起好几个小时,精神抖擞地做好了准备,期待着你得心应手地扎大腿。

 

然后便是等待。仅这一项便决定了一个演员九成的薪水。你问那剩下的一成?子虚乌有。

 

而Tom正在认真地说话,不顾那放松下来时些微的晕眩感,还有心里对安静的渴求,显然他没法儿停下来了,正当他穿过椅子走来时,Chris说了些古怪的俏皮话。

 

“啊。”Tom发出一声苦恼的轻哼,手指拂过他微微卷起的稍长黑发。

 

“又怎么了。”Chris扬起一边眉毛,手臂搁在脑后,无动于衷地看着Tom。

 

“——我觉得有点烦,你知道,已经三周了我还是没能搞清楚这顺序……”

 

Tom聊起他最新的把戏,Chris不屑地哼哼着,难得的消遣驱散了疲倦。

 

正是这些小事令复仇变得可爱许多,所以Chris立马横躺在了沙发上,享受着长腿搭在扶手上的感觉,在Tom刚想要坐进来时。

 

“Chris,”Tom停顿了好一会儿抱怨道,挪着身子试图找个空档,“让开。”

 

“不要。”Chris回答道,闭上了眼睛,身子反复蹭着,故意让臀部深埋进沙发里,摆出一副更加舒适的样子。他的腿伸得更远了。

 

Tom了然地大笑,稳住身子坐在了沙发扶手上,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着Chris的脚踝。

 

“——下一回,听我的。”Jeremy说着走进了房间,Chris看见Scarlett跟在后头。

 

“不行。”她回答。她正潦草地翻着一沓厚厚的纸。修改过后的剧本。他们的‘浪漫’戏刚刚被剪了。所有的演员陆续都进来了,有些还穿着一部分戏装。

 

“毕竟没多少人关注动作电影里的爱情部分的。”Evans用手中卷起的剧本敲了敲椅子,朝着咖啡桌走了过去。他太阳穴处有一小块淤青,一个不合规格的头盔模型造成的。那临时做成的鼓槌一敲弄乱了Chris的头发,他伸手去打Evans。这么一动牵连了Tom的微妙平衡,Chris感觉到脚上轻若无物的触碰往下压了压。

 

“错。”Robert Downey接过话茬,路过简陋的点心桌时,将一个捏成球的极有可能是剧本的东西砸向了Mark Ruffalo的脑袋。

 

“大家嘴上说着为那些大爆炸而来,”Robert得意一笑,手中转起一颗橙子,“但人人都期盼着吻戏。”

 

“说得没错。”Mark耸了耸肩赞同道,倒进了一张扶手椅中。老实说Chris不明白他是怎么累着的。Mark的Hulk试装只需确认几个孔是否安对了。似是有意为之,他转了转脚,听见骨头因久站几小时而咯吱作响。

 

Tom的大拇指微微弯曲,摩挲着他脚踝处的凸起。Chris眨了眨眼。

 

“毕竟这故事里有如此的之多的浪漫角色。”Tom朝Robert恳切地点点头,那语气中的惋惜Chris隔着半英里都能感觉到。他拿脚踝撞了撞Tom,男人却看都不看他一眼。

 

Tom继续说着,拇指在Chris的脚踝处画着圈,“吻戏能极大地感染观众,使其沸腾燃烧。即便是小小的暗示,亦能蹦出火花。”

 

不知为何,Tom指尖的触碰有些疼了。Chris移开了腿,Tom便眼也不眨地从扶手上滑入了沙发里。Chris快要喷火了。他有这个资格。他赌气地将一个膝盖挤进了Tom的屁股底下。

 

Tom却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们听见了吗?”Evans拧着眉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复仇者联盟:罗密欧与朱丽叶版!”

 

“好吧,好吧。漫画电影。没错。”Tom好脾气地轻笑起来,抱歉地挥了挥手,“有道理。”

 

“Renner不对。”Chris觉得自己有必要点明,“所以差不多就那样。”他哼哼着,撇着嘴扭动着让自己舒坦些,尽管被挤到了沙发的一头。

 

“Hemsworth,你说我的观点不对?”Tom死死盯着Chris,他竭力让自己严肃些,却止不住那几欲破功的浅浅笑意。

 

“我怎么想就怎么说。”

 

Tom歪着脑袋,奇怪的是,并不是那种‘有趣’的样子,然后Chris察觉Tom的手肘碰了碰他的膝盖,“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就此一直周旋下去。”

 

“听见没甜心?”Jeremy嚷嚷着一把将Scarlett从座椅上旋出,“我们还是可以跳探戈的!”

 

“下次我会敲爆你的头。不骗你。我是认真的!”Scarlett断然回绝道,Jeremy拉着她转了两下,老实说她还挺开心的,“我发誓,Renner。”

 

“这可真是一团糟。得有音乐。大师们,请!”Downey说着拍了拍手,突然间就成了临时的舞会现场,Renner有些过分夸张拉着Scarlett更像是把她搬来搬去,Ruffalo和Evans吹着口哨哼着配乐。

 

就连Tom优雅的手也上下打着拍子,缓慢而短促的响指作为标准四节拍的节拍声。Chris上过课,他知道这些东西。Tom伸过手,在Chris脸旁打着节拍。

 

Chris嗤笑着说,“停下。”

 

“噢,所以他们依然有反应。”Tom说完嘴角弯起微笑的弧度,继而咧开嘴。起初Chris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直到,Chris窘迫地发觉自己的脚在打拍子。

 

 

******

 

如果Chris是那种多疑的人,他一定会认为Tom Hiddleston图谋不轨。

 

可他总归不是那种人。但Chris还是觉得Tom图谋不轨。

 

大概他曾经是。

 

Tom是个安静的人。他或许是Chris拍戏时最亲近的那个,但这并不意味着Chris有多了解Tom的阴谋。一天里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猜测那卷毛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那家伙把牌紧护胸前。

 

Tom是那种试图正确对待所有人并且成功了的家伙。他是如此谦逊有礼,如此风趣而慵懒,令你不由自主地相信从他口中说出的一切都是美好而真切的。上帝啊,就算哪天他告知天下自己将结束演艺生涯去做个垃圾工人什么的你都不会眨一下眼的。Tom摘走月亮也不会有人介意。

 

这么想着Chris觉得还不算太糟,至少这种事还没有发生。

 

Tom不知为何察觉到了。有关于那个舞蹈视频。有关于Chris的窘迫。

 

Chris会知道是因为Tom不再那么难以捉摸了。他时不时就随性跳起舞,拿臀撞撞Chris希望能动摇他。Chris忍了下来,鉴于Tom看起来是如此诚恳。实际上,只要Chris不和他一起跳,那么出糗的就只会是Tom了。他能忍受这个的。

 

如果看Tom找尽各种借口到处跳舞还不够可怕——

 

Tom同情心泛滥。

 

当然,这不难相信。Tom甚至会为他的角色Loki而湿了眼眶,那家伙只会一边殴打其他角色一边笑得放肆开怀分外舒心而已。没错,Tom是个敏感的人。

 

Chris可以理解。就像……好吧,他的母亲总是怪异地对外宣称Chris是她三个儿子中的‘女儿’。一些时候他只当是因为自己最漂亮,大多时候他知道也是因为他最敏感。虽然长久以来它们已均衡。

 

Tom呢?Tom认为Chris需要帮助。或者别的什么。Chris依然保持中立态度。Tom该死的究竟想干什么?

 

那样跳着舞。哼着‘难以抗拒’,弄得Chris心里一阵怪异。

 

没错,Tom一定图谋不轨。

 

 

******

 

“抱歉,”Tom说着走进了视线里,他手里握着一瓶咕噜冒泡的啤酒,一脸歉意的微笑,“队挺长的。”

 

“没关系,伙计。”Chris回答,拇指扫过酒瓶的长脖子,“你道歉太多了。”

 

Tom窃笑一声低头整理起自己的皮夹克。

 

Chris环顾酒廊搜寻着座位。这儿不算太吵,却挺忙碌的。角落里有个现场乐队奏着醇厚的爵士乐,舒缓的钢琴声自久未使用的麦克风中流出。盖过了玻璃器皿碰撞的声音。

 

选择极少。

 

“我们刚刚就该点好的,而不是下来。”

 

“要上去吗?”Tom提议到,然而他那兴奋地扫视着酒廊的目光却表明了其口是心非。

 

他们在一家酒店住了几夜,出外景。场景的转换很新奇,让他们不拘礼了些许,沉湎于客房服务中。拍摄现场总是令人心怀戒备,一整天都被包围在成百的工作人员与摄影机里,在绿色幕前演戏,耳畔一阵又一阵嗡鸣,闪光灯晃得你眼里转起呼啦圈。

 

“等下,Mark在那儿!”Tom发现了一个绝佳的消遣,亦是闲逛的理由,“我们都没怎么跟他聊过,走吧。”

 

于是他们穿过熙攘混杂的人群,走向安逸靠着桌子的Ruffalo。

 

Chris无所事事地啜着酒,酒瓶上的水珠自他指尖滑过。Tom一直站在Ruffalo的桌边和人聊天。Chris想他该去四处逛逛的,鉴于眼下他只是笨拙地靠在这里,对那些他着实不懂的东西毫无兴趣。可他最想做的还是上楼,玩一会儿手机,然后睡觉。

 

他大可以离场转身走向电梯,独留Tom在这儿应付交际。但他不会这样做。他不是那种人。

 

“这个不错。”Tom突然对Chris说到,Chris差点就爆粗。很难不这么做,那纯蓝混杂着新绿的眸子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你。

 

“啊,”Chris明白之后轻哧着,又灌了一大口酒,“对。”

 

“我们该去跳跳舞。”Mark说,“热热场子。”

 

“呐,”Chris的拇指磨蹭着啤酒瓶上已化了许多的纸标签。指甲抠了进去。“我太累了。想先上去。”

 

-有生之年系列(揍-

评论(8)
热度(19)
  1. 流昀反犬 转载了此文字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