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翻译-LV/HP]此蛇名曰伏地魔——Chapter 11


他苏醒过来,想着他是什么时候被人钻心剜骨了,而又是该死的谁将为此付出代价。

Voldemort蜷起身子,打算把他沉甸甸的脑袋藏进缠绕的躯体里,却发现他的身体已远无法那般弯曲。取而代之的,他只能将头埋进手掌中。

手?还有手指。

Voldemort微睁开眼审视着现已离开他脸的双生物件。有一会儿他以为自己搞错了,而那些确实不是他的,因为,唔,他不认识它们。他的眼睛睁大了些。当他可以自由活动那精致的,无爪子的手指时,他改变了想法。这么说来这确实是他的。

这时他混沌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另一件事。他将那些柔软的,纤长的手指放回脸上,检查那显然也属于他的鼻子。他几乎要忘了有鼻子是什么感觉了。他的手往下移,触到了他完整的嘴唇,尔后又往上寻去,摩挲着他的眉毛。他着迷地伸手撩过他浓密的发,感觉到那中长的发丝又垂落耳边。

所以,他重新得到了自己的身体。他过去的身体。这个结果显然令人愉快。

Voldemort小心翼翼地坐起身,靠在床头板上,环顾着房间。他记得他是怎么来这儿的,以白眼镜蛇的形态,缠在Harry Potter的肩上。然后……对,他喝了那魔药——可以肯定的是。而那之后,却是一段模糊不清的记忆。Voldemort用他崭新的手按压着太阳穴,试图抵御那一阵阵压制他思绪的晕眩。

他记得……魔力爆发……灼热的,绿眼……热,太热了,肌肤,困惑……还有痛苦。太多太多。他能清楚记得的只有这些。其余的一切都雾影朦胧。

Voldemort溜下床时不适地嘶了声,他茫然地发觉自己没穿衣服。他动了动抵着冰冷木质地板的脚趾,虽是如此仍旧享受这感觉。他无法再把有手有脚认为理所应当。

一根床柱上挂着一套纯黑的袍子。他穿上了它们,整理好自己,准备好了开始新的一天。

仍光着脚,他走过房间进了那间极易辨认的浴室里。他停住了,盯着镜中的自己。那里边是:他过去的脸。他的眼睛依然是红的,他漫不经心地观察到,那无关紧要。Voldemort不得不承认起初指尖对这改变的摸索完全无法比拟亲眼看见的感觉。

大概不会有人不愿承认这一点,那就是,理性上来说,Voldemort确实是个天才。没用多久他便用他的精湛技艺推断出了昨天发生的事。不管他做了什么,不论是什么仪式或是他施了什么修复咒语,只有一件事可能消退他的魂器对他身体带来的无法避免的影响。

那就是不再有任何魂器存在了。他不再永生不死。他成了凡人。

一部分的Voldemort超脱地出神盯着那已然分别许久的恐慌与震惊在那一刻渲染了他的表情,另一部分的他极大限度地体会到了这些情绪。那同样的,超脱的那部分自己以扭曲的幽默感不情愿地承认,Dumbledore那个老呆瓜也许在某些方面是对的。

Voldemort的胸腔一紧,他将手搁在了猛烈跳动的心脏上。这很显然,是他的青年时期,他力量与刚毅的顶峰时期。他的灵魂,他的情感,他无法避免的死亡,他的人性……全都被一个意在恢复过往力量的魔药带了回来。

似乎是,大概,他这一路上算错了什么。

Voldemort的手死死压进肋骨里。他不确定他是否曾亲口承认过,但他内里所感受到的这一切——冷与热,和谐与紊乱,以及那极致的几乎有些疼了不再空洞的充实感——是他长久以来所怀念的。他记起了生命中的每一件事。他记起了撕裂灵魂的疼痛,还有那所致的心中空虚麻木的感情。他记起了那些,却再也感受不能了。这弥补过分怪异。

鉴于Voldemort记起了一切,他能诚实地说,这辈子从未感觉这般好过。

他盯着镜中的自己,眼中闪着活力,陷入了沉思。

Voldemort推开了他倾靠着的水槽,离开了浴室,他已经厌倦了这房间了,需要一个新的环境。离开前,他顿了顿拾起了被丢弃在地上一样东西,放进了口袋里。

他想找到Harry Potter跑去了何处。

循着记忆,Voldemort轻易游走于这间小屋子里,直到他抓住了活下来的男孩的尾巴。看见Harry的背与飞路中的头时,他扬起一边眉毛。出于本性,Voldemort很想知道壁炉通话的另一端是谁。用了点儿他某些时候学到的魔法,他帮助自己直接了解到了Harry谈话的内容。

他很快便认出那声音是Dumbledore的。这让他极为不满。

Voldemort紧张却漠不关心地听着Dumbledore解释他使他丧失能力的计划。可以说他着实被Dumbledore的机智震惊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全然被哄骗着掉进了陷阱,说不上镇定,但大体上说他还是较为坦然的。可紧接着,他在骗局中就不再孤单了——Harry Potter与他相伴。

奇怪的是,怎么他现在才察觉一丝愤怒。他的感情变得迟钝了?拥有灵魂带走了一些习惯,解释了所有的有趣的小怪癖。

谈话中止了一会儿后,Voldemort听见Harry轻声问,“为什么你什么也不和我说?”他等待着回答,同样好奇为何伟大的光明之王会不让他宝贝的救世主了解事实真相。

啊,这是他意料之中的愤怒。他有些释怀地感觉到自己有这么一种冲动想要穿过火焰用Dumbledore那讨人厌的胡子死死缠住他的脖子。某种程度上说这有些令人惊讶——虽然或许并不太多——了解到Dumbledore,那个打败了Grindelwald,并让他独自在Numergard腐烂的,一个满口正义和平之辞的人,竟设计了一个如此邪恶的,本质上来说将使得他永远的在Harry Potter,一个未及龄的巫师手中死去的计划。

Voldemort感觉到他再生的灵魂如置冰窖般僵住了,直到冰冷的恨意与恼意席卷了他。几乎无意识的,他计划起自己的生存战略。Harry Potter不再是他的魂器了……在交易所定的那一年半过后,若男孩想要他死,他将无法报复。他没有在意冰面的微小破裂,那里发散出一种……疑似失落的光。

可紧接着Harry说了些意料之外的话,那裂缝愈来愈大粉碎了内里的冰。他说第一遍时Dumbledore没能听见,那对Voldemort而言无关紧要因为他需要再听一遍使自己确信。

确信Harry Potter真有轻率到给自己的敌人机会。

这些该死的情绪上的隆斯基诈骗法给了他响亮一鞭。他总是看不起那无用的Quidditch游戏。

当Dumbledore告诉Harry那意外的魂器事故时他几乎要同情起他了。按Harry的反应来看,当他发现这一切时几乎和Voldemort一样目瞪口呆。

有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连接闯入了Voldemort的意识,他感觉有人在另一端刺探着。




Harry的眼睛倏地睁开,绿眸里涌动着某些极为强烈的情感。

“它还在那儿。”他呢喃着,语气里满是惊讶。

连接非但没消失,反而更加强大了,且尤为清晰。就在昨天,现在Harry能停下来分析发生的一切了,他记得他感觉到了什么东西的牵引力,试图与Voldemort融合。那很疼……非常。虽然他没被撕裂。像橡皮筋似的被拉扯着是他昏迷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你刚刚说了什么吗?”Dumbledore询问道。

看着Dumbledore的眼睛,Harry张开嘴打算复述,却突然被人向后拽去,拥入了一个紧实的胸膛。

“嘿,怎么……!”

“Potter,若你还有那么一丁点儿智商,你就什么也不会告诉Dumbledore。”

Harry花了几秒消化Voldemort显然醒了这件事,然后转向了更为及时的境况,“什么?为什么?”

Voldemort挫败地咆哮着,“你以为一旦他发觉计划失败他会做什么?”

Harry犹豫了会儿,“我不知道。”

握住他手腕的手突然有些疼地加大了力度,“对,你不知道。”

试着挣脱这束缚,Harry说到,“我不会再让他操控我了。老实说吧……要是我看走眼了,你必须被阻止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使你最后的魂器——我——不再成为阻碍。”他坚定地说。

“是的,你不会的。”Voldemort严肃地认同说,虽然Harry不确定黑魔王认可的是什么。“现在,试着对Dumbledore保密一次。”Voldemort命令道。

Harry停住了挣扎。不再多言,Voldemort将他推回了飞路火焰中。Dumbledore看起来对Harry的突然离开与回归要警醒得多。

“我亲爱的男孩,你还好吗?”

Harry不安地笑了笑,“啊是的,我很好。”

“发生了什么?”

Harry能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他背部的T恤。毫无疑问Voldemort准备随时把他拉回去。

“家养小精灵有时惊人的固执,”Harry告诉他,“我对我的一个说要给我Voldemort的实时播报,而他照做了。”Harry平静地说着谎。压力之下他总是能表现良好。

“啊,”Dumbledore说,“消息是什么?”

“还是睡得像个婴儿。”为帮Voldemort,Harry嘲笑道。拽着他T恤的手突然猛力一拉。Dumbledore对这描述似乎半是好笑半是不安。

“Harry,我不得不坚持让其他的什么人去你那儿。我不认为Voldemort会一直睡下去,当他醒来我怀疑他是否会依照合约。当你对抗他时就不必孤身一人了。”他补充道,意图使他安心,但Harry一点儿也自在。很显然Dumbledore仍希望他能像他看见的那样实现那个预言。这家伙还不明白他不想这么做吗?

Harry仍能清楚感觉到背后的存在。

Harry对他长久以来的良师益友轻声说,“教授,您是个伟大的人,但您并不是什么都知道。您也会犯错——就像我,就像Voldemort。要是您现在就在犯错呢?您认为Voldemort必须死,我则以为他还有救。”

Dumbledore扬起了眉毛,“他不会变的,Harry。”

Harry的头扭向一边,“改变?可能不会。要是他真有那么聪明,”Harry说,突然顿住同情起那个偷听者,“那么他就会意识到,如果他想要拥有世界的某一处,并终能统治那里,为了拥有近乎他理想的东西,他便不会再当这么一个自私的混蛋,停止黑白巫师之间的战争,转而着手做那些真正有意义的事。”

“你觉得他会听你的吗?”Dumbledore怀疑地问。

Harry耸耸肩,忘了Dumbledore很可能看不见这动作,“每个人一生中总有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亦不能幸免。我不认为有谁能有足够的勇气”——‘或是愚蠢’,Harry想——“跟他说他是个白痴。”

Dumbledore艰难地思索了许久Harry所言,“或许吧。”最终他这么说,“我有些过分固执了,没意识到其他的可能性。但是,我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他。”

“可我现在只需要你相信我。”

Dumbledore静静地审视了Harry Potter的脸好一会儿。

“好吧,我的男孩。”他缓缓说道,“时机一到,我相信你会做对的事……不管是什么。”他补充道,提醒Harry他仍未完全放弃他原本的想法。

Harry点头,“好的。”

“你现在会怎么做?”Dumbledore问。

Harry告诉他,“唔,我想先完成学业。我不确定学期再次开始前我是否能回来,但我保证我会补上我落下的作业的。我会回来的,但是……我觉得这儿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照顾。”

“我明白,Harry。很高兴听到你将回来的消息,因为不然的话我会执意让你这么做的。”

“我确信我会完成学业的——这是我帮助Voldemort重新恢复人形时立下的交易的一部分。Hogwarts确保了条约的绑定,所以直到我七年级结束前是不会有战争的,或者说,至少不是那么血腥的。但……我着实希望不会有。”

Dumbledore伸手捋了捋胡子,“记住我们谈论的不是一个普通人,Harry。”

Harry点点头,“我知道。我现在必须得走了,教授。”

“好的,Harry。我会在这里的,若你需要任何帮助。”

“谢谢,教授。”

从壁炉中收回脑袋,Harry断开了飞路网的连接,叹了一口气,思维被他所了解的一切搅得一团糟。另外,这感觉有点儿像他刚刚收养了一条标明危险的狗。可是怎么才能使黑魔王缄默呢?

抓着他T恤的手放开了,但Harry仍跪坐在地上,眼睛盯着壁炉底焦黑的砖块。

“你什么都听到了,对吧,虽然壁炉通话本该是私密的。”转过头,一边的眉毛询问地扬起,Harry看见Tom Marvolo Riddle已经退离了屋子,一边的肩膀随意地靠在客厅的门框上,沉默思考的样子。他穿着Harry让Scavy拿给他的纯黑袍子。当Harry看向他,Voldemort假笑起来。

“你太了解我了。”他评论道,而Harry无法抑制地享受着他饱满优雅的声线。他的声音暧昧地近乎于蛇形的他与蛇脸的脸,虽然较之二者这听起来更加阳刚,远没有那般阴森。没错,Harry非常喜欢这声音。

“看起来你现在似乎打算让我统治巫师世界了。”Voldemort温和地说,“如果我……守规矩的话。”

Harry的下巴落回了胸前,呻吟着。他这么说听起来就像Harry把他当成一条走失的狗了似的。把“狗”换成“蛇”似乎能更为精确地描述整个状况……

“战争麻烦又浪费。我不明白为何你不试试Slytherin的方式——你知道,聪明,机敏,狡诈。说真的,作为Slytherin的后裔你选择了一种极为厚颜无耻的方式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回头瞥了眼,Harry看见Voldemort正怒视着他。嘿,总得有人说这话的。Harry回过头继续盯着壁炉。

“所以,”Harry缓缓地开口,“你怎么想的?”

Voldemort——或者他现在是Tom了?Harry不确定——Voldemort或者Tom将他苍白优雅的手抬至眼前,看着他的手背,然后又翻过手观察着他的手掌。他动了动手指将其大张开。

“我不知道,较之于蛇这着实改变不小,不得不说我比起之前那样子我对镜中的自己满意得不得了。”他抬眼看着Harry,那人发现他的眼睛仍是猩红色的,正顽皮地闪烁着。

Harry瞪着他站了起来,转过身背靠着壁炉。双臂环抱在胸前。

“唔,至少我们可以知道你还是个无礼的混蛋。你知道我在问什么的。”他指责道,虽然那语气听起来过分愉快了。他的目光越过房间看着Voldemort,观察着他的脸意图搜寻到任何有关男人所想所感的信息,但理所当然什么也没发现,除了谨慎镇定的表情。Harry自己也试着表现得一般镇静,可他的肢体语言已泄露了一丝不安。

他真的想知道Voldemort在想什么。

“Harry Potter。”Voldemort以那样一种年轻巫师从未听到过的愉快温柔的语气说着,Harry感觉胸腔里一阵揪紧。把他Gryffindor的勇气派往最前线,他离开了壁炉,穿过房间,直直站在了另一个已从门框处站直了的男人跟前。绿眸望进了猩红里。那么近,Harry可以看见Voldemort的眼睛,虽然仍是猩红色,瞳孔却不再是一条缝了,那红亦没使他想起鲜活的血液。相反的,它们近似于精雕细琢的红宝石或红酒的模样,它们本质上颜色差异并不大,但对Harry而言世间万物皆有分别。

就像Voldemort昨天在身体准备再吸附魂器里的灵魂碎片之前做的那样,他伸手撩起了Harry的额发,爱抚着他的疤痕,他的手指温柔地抚过那闪电形的轮廓。Harry知道那不会疼,但他也从未想过这感觉能有多好,和一个过去式很可能现在仍是黑魔王的家伙有着这样一个纯粹的连接。

“为什么我还是魂器?”

Voldemort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空的水晶瓶。

“Harry,你是不是偶然间喝了点魔药?”他毫不幽默地问。

Harry的第一反应就是将眉毛挑到了发际线上,“没有,当然没有,我不会——”

他突然停住了,几乎是一掌拍上了他的额头。

“当我被魔力冲击撞倒的时候,他洒了一些出来溅到了我脸上。我可能无意间吞了点。”Harry有些困惑地告诉Voldemort。他绝不可能自愿喝下那个魔药的——他只是觉得那对他而言一点儿用处也没有。现在他不小心喝了一些,且知道了结果,他不确定它是有多“有用”。

Harry突然明白了这暗意,这魂器,他体内那瓣外来的灵魂,确实是个好东西……恐怕。

“我先喝的。”Voldemort申明,表情晦暗不明。

“那又怎么了?”Harry说,“你先喝了它,正收回你的灵魂,但之后我喝了点,它使我继续维持魂器的身份,没让灵魂抽离?”

言之有理,但对Harry而言这还是不怎么对。“就像我们在跟它拔河似的。”Harry咕哝着,“可我不记得是否有人胜出。”Harry想过连接的新能量,但他无从肯定较之过去它究竟增强了多少。它几乎是有形的,一条通向Harry体内灵魂碎片主人的魔法小径。

Harry询问地看向至少比他高了一个头的Voldemort,“会不会是我们的魔法合力改变了魔药的效力。就像你变成蛇那样?”

Voldemort缓缓点了点头,“折衷的结果。”他若有所思地说。

“没错,”Harry附和道,“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喝下了魔药,而它起了反效。所以,如果,作为让步,灵魂碎片仍保留在我体内,你却完全可以访问它呢?”他用手指碰了碰伤疤,“你能感觉到吗?”Harry顿了顿,“它是如此强大。”

Voldemort,有着罕见的不满,手摩挲着额头,“很难辨认出它并非在我体内。”他脸上的表情异常古怪。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你现在是人了,Voldemort。”Harry柔声说,“真正的人。这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又打算怎么做?”Harry惊讶于自己批判性地质问史上最黑暗的巫师的计划时语气的强硬。

Voldemort的手垂落身侧,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我不知道,Potter。我太久没做人了,我都忘了该如何开始了。”他不悦地喃喃着。自始至终,他都盯着Harry的额头。

“你之前知道这个吗?”Harry询问着。

Voldemort不再凝视Harry的伤疤,对上他的眼睛,“不久前。”

“挺讽刺的,不是吗?”

Voldemort有些气恼,“要是我已经杀了你,我想你一定会想方设法回来只为当面嘲笑我的。”他挖苦地说。

“当然,我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Harry不冷不热地嘲讽道,然后顿住了,真令人惊讶,与Voldemort还是条蛇时相比似乎一切都没什么差别,接着他问,“你是不是……是不是快疯了?你的魂器都没了,除了……我身体里的那个?你那么想杀了我……”Harry猛地闭上了嘴,盯着地板。他不知为何无法发声了。他能感觉到Voldemort盘旋在他头顶的目光。

“我现在不会——不能——这样做了。”Voldemort温柔地告诉Harry,“这很奇怪,我本该觉得愤怒的——我不喜欢被控制,毕竟——但我没有。我只气Albus Dumbledore。那爱管闲事的老呆瓜比我更加Slytherin,Harry。”

Harry悄悄向上瞥了眼,“……这么说挺难受的,不是么?”

“Potter,你这么想不难受吗?”Voldemort厉声说,Harry微微畏缩了下,没有后退。Voldemort微眯着愤怒的眼注视着Harry,尔后移开了目光,认命地叹了口气,“也许有那么点儿……”

Harry短暂地微微笑了笑。所以和以前还是有些不同的。作弄蛇形的黑魔王曾经是件简单且相对安全(某段时间)的事,可见于他现今大概已拥有了他过去的极致完满的魔力,即使没了魔杖与蛇脸,仍旧可怕又危险。

“你想吃午餐吗?”Harry突然开口。“我很饿了,我想你一定想吃点老鼠之外的东西,嗯?”

威胁地瞪了他一眼,Voldemort同意了,Harry领着他去了厨房,桌上有着Harry早先时候吃过的家养小精灵留下的两碟食物。Harry发觉他们做得有点儿吓人了。黑魔王对此只翻了个白眼便坐了下来。

午餐毫无疑问是尴尬的,但还没有太过难堪。无论是Voldemort还是Harry都没有发表任何可致更深层次的更复杂的讨论的言论。那些最后稍后再说。

Voldemort正吃着意粉里的肉丸,这时Harry想起了他早前说过的某些话,居心叵测地咧着嘴笑着问,“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去阉了Lucius Malfoy?”

Voldemort突然呛住了,将肉丸吐回了盘子里。他恶狠狠地瞪着Harry,朝他施了一个激烈的无杖魔法,使得他大叫着摔下了椅子。

Harry扶着桌台坐了起来,吃痛地呻吟着脸上却笑意不减,“你早就想这么做了对吧?我希望那算得上是战争行为,而你则失去了魔力。”

Voldemort只施下了另一个魔法作为回应,显而易见地展现出他当然没有,实际上,失去魔力。




Harry的手指敲着座椅的扶手。目光扫视房间里的每一处,除了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的黑魔王。

午餐后他们又回到了客厅里。古怪的家庭感。他发觉这是房子里最温馨最舒适的房间,尤其在他点起壁炉的火之后。他坐在一张油亮的茶棕色椅子上,而Voldemort坐在他旁边的那张,导致他们一部分面向火,一部分又面向对方。他们该聊天——或者别的什么——但Harry不知该如何开口,Voldemort也没什么过多的表示。

好吧,Harry可以试试……

“呃……”

Voldemort优雅地挑起一边的眉。

“嗯?”

Harry敲得更频繁了,“所以……”

Harry暗自皱着眉。要是他脑中没有这么一个特殊的问题这一切就不会这么难了。说句公道话,不是谁都得问自己不共戴天的(前任?)敌人,是什么卑劣秘密的计划会包含亲吻所谓的宿敌。

椅子上的Harry坐立不安,眼神在壁炉火与Voldemort之间来回打转。

“Potter,要是你无法安分坐好我把你石化逼你这样的。”他极度傲慢地说。

Harry皱起鼻子,“我很抱歉,我有太多问题想问你,而我希望要是我说错了什么不会被你诅咒。”

“怕我会实践过去的几周里我许诺的那些酷刑威胁吗?”

“我想你不会杀了我的,‘因为我是你的魂器’。”Harry咕哝着,陷进座椅里。

“我说的是酷刑威胁,Potter,不是死亡威胁。”

Harry皱起眉,不顾可能袭来的痛苦,第一次认真看着另一个男人,“你真的不再想杀我了吗?”

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Voldemort反问,“你说你不想杀我……那是真的吗?”

Harry诅咒着Voldemort的拒绝回答以及他对面部表情的绝佳情绪控制。给点儿他在想什么的提示会死吗?

不过,Harry还是先回答了给他的问题,“对,是真的。我不是什么刺客。”

Voldemort的表情依然淡漠,但他的眼中却波涛汹涌,“你是我的魂器。我会照看好属于我的东西的。”

Harry因这发言暗含的占有欲而眨了眨眼,他立马说到,“我不是物品,更不是你的。”

Harry只能又眨了眨眼,他被Voldemort拎了起来离开了座椅,压在了离他最近的墙上。他可能预料到了黑魔王会突然爆发,但他不确定Voldemort脑子里的感受究竟如何。

“听着,Potter,你是我的。我的灵魂,我的魂器。”

Harry挣扎着,想要挣脱,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而他依然注视着Voldemort灼人的眼。

“对,是你的灵魂,但我还是我。我不是你的所有物。”

“那么你建议我让你怎样?”

二人挨得如此之近,Harry都能感觉到Voldemort喷在他脸上的鼻息。

“预言。”

Voldemort的眼睛眯起,“什么?”他厉声说。

“我是你的宿敌。”

“你也是理应杀了我的人。”

Harry皱起鼻子做了个鬼脸,“我讨厌占卜。”他几近自然地说着,好像被压在墙上和人聊天挺正常似的。“我一直都认为那是垃圾。”

“说重点。”黑魔王没好气地说着。

Harry耸耸肩,“根本上来说,我认为我们该无视那个预言。”

“你刚才说你想要收回‘你是我的宿敌’这部分。”Voldemort恼火地诽谤道。

Harry叹着气说,“好吧,如果你硬要刁难。让我问问你:早上醒来时你感觉怎么样?”

“疼痛。”

Harry挫败地哼着气,“我不是指这个。你收回了你的灵魂。你不能说,仅凭那么一点儿灵魂度过了那么那么多年——噢,加上你是影子或者小泥人的那几年——你不能说你曾感觉像现在这般活着过。我不了解你,但年年都有这么个想让我死的杀人疯子跟着我让我感觉残存胜于活着。”
(这一段我也看不太明白……。翻了翻原文的评论大家一副看懂了的样子真捉急TAT)

Voldemort突然陷入沉思。Harry知道他很聪明,不用多久他就能明白他的意思的。

“你认为……预言已经实现了。”

Harry点点头,“那小块垃圾,实现了。”他拉长调子说,“不管你有多想看它实现。为何不说都已经结束了终了这一切?”

“你认为你已经击败了黑魔王?”Voldemort极为好笑地发问。

不知为何,作为回答,Harry伸出一只自由的手,抚摸着Voldemort的脸颊,这触碰太轻几乎不可感。Voldemort的眼神又一次改变了,有些许的涣散。

“黑魔王Voldemort从未这么好看过。”Harry对上Voldemort的眼柔声说着,“你看起来很像Tom Riddle。你还记得Slughorn教授在圣诞派对上是怎么说的吗?”几乎是下意识的,Harry又摸了摸Voldemort的脸,“我觉得你应该听他的。”(……什么叫枕边风(揍。)

虽然Harry仍被抵在墙上,但Voldemort揪着他袍子的手渐渐松了下来,看起来更像是他把手搭在了Harry肩上而不是抓着他。那热度几乎抚慰了刚刚被抓得有些紧的地方。

“很好,Harry。我会考虑的。”这感觉像是对话的终止,但Voldemort没有即刻离开。太近了,Harry有些不安。可最终年长的男人还是走开了,他曾牢牢锁住年轻巫师的眼睛,转向了房间的别处。Harry叹了口气。

‘有那么一会儿我以为他会再次吻我。’Harry脑中的声音说。那黑暗的声音低语着,‘是“以为”还是“希望”?’

Harry短促地叫了声,从墙边离开了。

“告诉我,Potter,你想让巫师世界如何?”

Harry有些尴尬地站在房间中央,坐回了他的椅子。Voldemort没有,只是无比自然地站在那里。

“唔,要是我说和平会有多烂俗?”

“烂俗到令我作呕。”

“你真可爱。”Harry小声咕哝着,“好吧,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Voldemort假笑,“我想让Dumbledore死。”

“那就一点儿也不烂俗了。”Harry尖刻地斥责道。他突然很想在Voldemort的脑袋上砸出一个窟窿,虽然很有可能他只会让自己的关节磕在牢固的钢铁上。“他已经半死不活了,你还想怎么样?”

“他是光明方的领导者。要是他们先因领导者的谋杀而击溃的话控制起来会容易得多。”

Harry吃惊地张着嘴,“‘控制’?‘谋杀’?该死的,Voldemort,要是你向他们宣战他们会采取何种政治行动?他们不会因为Dumbledore被你杀害而退缩的。问题是,我想你知道的,”Harry谴责道,“为什么你这么想让Dumbledore死?报复吗?”

日光已消散在天白嫩,Voldemort倨傲的身形隐匿在阴影里。他的眼眸里燃烧着垂死的太阳。他轻蔑地说,“你不也气恼Dumbledore藏匿了如此之多关于你的重要秘密么。”

“我当然气!”Harry大声说着,从他依旧冰冷的座椅上站立起来。而他过去亦是如此——Dumbledore总是选择操控而不是告诉他全部的真相。“我生命中的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你为什么什么也不做?”Voldemort询问。

“我正在做呢。你没看见吗?我拒绝杀了你因为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以防你忘了。”

这一切变数太多。Harry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做错了。他和Voldemort仍然不是……明确地站在战争的对立方,却远无法在事情该是如何上达成一致。也许Voldemort除了他想要的真的什么也看不到。

Harry不能称他是彻彻底底的光明方,但他也不是黑暗那方的,亦不是全然的所谓的中立者。他认为他是为巫师世界中的第四党而战,简单来说就是灰方。要是他无法找到使光明方与黑暗方和平共处的方法,巫师世界很可能将永久分裂。一切的一切将会达到紧要关头,而很快就会有一方不得不放弃。

Voldemort微眯起眼走近了Harry,红宝石里闪过一丝挑逗性的近乎掠夺的光,“让我活着你该如何实现这一切?你的所作所为皆是在准许我为所欲为。你知道我是谁,无法保证我会听从你或是任何人的话,我承认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的确引人启发,但那并没有改变我的本质。”他又往前走了一步,但Harry一动不动,“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想杀了我?”

他发问的语气使得Harry脑中竖起了红旗,“我不是杀手,”他断然回答,“人人都有重来的机会。”他以更为柔和的语调补充道。

Voldemort现在离他非常近了。

“但为什么是我?或许你忘了我能看见你所想,无论是摄神取念还是通过魂器?”黑魔王几近欺骗地哑声说着。Harry皱起眉。那又怎么了?

“你明白的,Harry。”Voldemort强调,“我看见了你在想什么,就在不久之前。”

Harry着实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他想他茫然的表情会提醒Voldemort的。事实上,因他没有回应,Voldemort的眼睛眯得更甚了。

“我看见了你的……幻想。”

Harry这时有了反应,因为他很快便知道他是指什么了,但或许并没有按Voldemort预期那般回答。

“什么!”他大声说着然后有些精神错乱地笑起来,“那……不是……噢梅林……不是我的幻想!”突然间Harry周身所有的幽默都被洗刷一净,他的笑声濒临湮灭,“那是一段记忆。昨天的,记得吗?你也应该有的,只不过视角不同。”

Harry能清楚看到Voldemort脑中的齿轮飞速运转,而当Voldemort寻到那几点时他几乎是有些滑稽地踉跄退去。Harry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把他从钩子上放开。是他提出来的,他也要完成它。Harry循着他退回的步子往前挪了一步,给了Voldemort心上猛力一击。

“是你吻的我,所以别控告我有那些幻想。”

Harry只看见一张与与密室中他将蛇牙刺进旧日记里时如出一辙的震惊脸。

“那……是真的?”Voldemort有些不可置信地说。

“当然是真的,Riddle。你不记得了?噢,我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倍感侮辱。”Harry讽刺地说,“我从不知道你喜欢男人。”Harry喃喃着,突然感觉有些惊慌,“所以,呃,对……既然你不记得了我也会忘了的,就当它从未发生过。”他急欲抽身离开却发现自己被Voldemort紧紧抓住了手臂。

很明显Voldemort无法像他通常会做的那样随意将这记忆抹去,他立直了臂膀,恶作剧地假笑着,一刻也不松开Harry的手臂。

“你喜欢吗?”他问得Harry红了脸,支吾着不知如何反驳。

“啊……我……你吻了我!”他最终说道,很快便意识到这有多没意义。Voldemort略微扭曲地瞪了他一眼,似也在指出他有多废话。

“你有诱人之处。”Voldemort承认道,“而你是我的魂器这一点显然使其更甚。”

“那并不意味着我是你的玩物。”Harry莫名开始恐慌。他只想逃开,口中道出跃入脑海的第一件事,“看着,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你现在可以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时机一到一年半后我们会再见的。”突然施力Harry挣脱了那不怎么紧的束缚狂奔起来。

无暇顾及他是否被跟随,Harry冲上楼上的主卧房锁上了身后的门。他是这屋子的主人,若他不想谁也进不来。

Harry情绪动荡地坐在对于一个人来说过于大了的床上,膝盖屈至胸前,他把脸搁在膝上,盯着墙。他感觉自己像是个轻易退出的人,一个失败者……他逃走时的恐慌是出于何?为什么他会害怕?Harry决定什么也不再想。

Voldemort天亮就会离开的,Harry想。他没有理由留在这里。




Voldemort在客厅里坐了许久,注视着壁炉里劈啪作响的魔法火焰。

那男孩比他值得的远要麻烦许多。若他过去曾怀疑过,现今他不会再怀疑Harry是否真的想这么做,他会要他的命。

有什么东西在他心中生长了起来,从Potter拾起他以自身热度温暖了他冻僵了的蛇躯的那一刻开始,甚至远在Voldemort知晓年轻巫师体内的魂器之前。起初还能轻易忽视,可随着魂器的丧失他也失掉了麻木的情绪。现在他无法忽视那已经存在多时的他无法解释的牵引力。

他看见Harry Potter的眼中有一丝受伤,他如此轻易地放弃了,甚至不作任何抵抗就离开了。这让Voldemort觉得有些不适……甚至是不安。他想Harry或许是对的,最终一切都没有意义。是的,现在他明白了。关于未来他有自己的设想,而要是Potter不喜欢,一个黑魔王又为何要在意一个十六岁男孩的想法呢?

一个对于他这个年纪惊人地聪慧与深谋远虑的男孩……与他十六岁时一般引人注目,而又全然的不同,几乎无法比较。

该死,他的思绪从未这般混乱过。恼人地裂成碎片。很可能他是哪儿出了问题——魔药的副作用,大概。

Voldemort低头看着他纤长的手。Harry有句话说得对……这不是Lord Voldemort的手。活着,Harry说过的,这也说得没错。一呼一吸,感觉到的都是无以名状的愉悦,而不再是乏味的例行日常。

可最终都回到了一个岔路上:他是混血孤儿天才Tom Marvolo Riddle,还是黑魔王Voldemort?不管怎样,他都被过去几周的遭遇改变了——魔药的影响,或是别的什么。他无法对自己说谎说他从未习得谦逊……在Harry Potter的良好照顾下。他大可以沿原路走去——那要容易得多——但他觉得那几乎等于自欺欺人。

他想活着吗?或者他想死吗?活着,当然,但那真的取决于选择Tom Riddle或Voldemort吗?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然而他感觉一切都脱离了控制。这既让他恼火又引他恐惧。

Voldemort从椅子上坐起,感知着房子里的另一个巫师。这很简单,比以前更简单。Harry正在睡觉,却不安宁。

他该离开。他真的该离开。Harry告诉他这么做的。Harry已经放弃他了。究竟谁是败者?

但是他吻了Harry。为什么?他从未对任何人这么做过,即便是在,不得不承认,已经很久没有过了的做爱时。

没有人如Harry Potter这般在他生命中占据如此之多的分量。毫不谦虚地说在Harry的生命中他亦是如此。

Harry救了他的命……很多次。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为什么他会在意?

他只能不断地问自己,找不到答案。Voldemort觉得很累。纵然有火,依然寒冷。他站起身想着他的私人住所,那里Nagini和他的魔杖正等着他。他聚合魔力准备幻影移形。

转而却朝楼上走去,魔法未经使用就已消散不见。

评论(4)
热度(47)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