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我做了一个梦。 

++++++++


冬来的时候蔺晨捧一杯雪,揉捏成梅长苏的模样,每日以血喂养,到第七日便能化人。 

雪人睁开眼,茫然无措地望着他,他说你是长苏,你是我的梅长苏。 

雪人自然是没有任何记忆的,眼神空洞洞的,话说不成,反应也慢上许多。 

蔺晨带他去了许多地方,抚仙湖,小灵峡,拿两坛顶针婆婆的醉花生。

这些他日想夜盼的痴梦啊,他步履不停,逐一践之。

可他还是走得慢了些,冬去,春又来了。

他的雪人张了张嘴,咿呀半晌唤了声,蔺晨。

尔后日光落下,再不能动了。

蔺晨捧着雪水,久久不能言语,忽的扬手一挥,纵情大笑起来。


我等着你吶,等下一个冬来。

到那时,教你喊我一声夫君罢。


++++++

教练我想做甜梦……

评论(12)
热度(61)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