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一个逆年龄差的梗

飞流(31)x 梅长苏(17)

这么一改跟原著冲突颇多

通篇bug

just段子不必深究


++++++++

       梅长苏捧了卷宗倚在炭火旁细细看着,裹着寒气的梅花香忽的闯了进来,他合上卷宗,噙着笑意的眸子望向来人。

       “飞流,又上哪折花了?”

       被唤作飞流的是个身形高挑的俊美青年,浑身渗着丝丝寒气,仿若地狱修罗一般,那幽深的黑眸在梅长苏抬眼的一瞬乍漾起波纹,他弯了眉眼粲然一笑,竟凭空生出些孩童稚气了。

       “阿苏,花。”他俯下身子,将手里握着的一枝寒梅讨好似的递上前去。

       梅长苏伸手去接,二人的手指轻轻擦过,虽说梅长苏一刻都不离炭火,手却没活人气,飞流方从屋外进来,手心倒还比他热上许多。

       梅长苏握了花枝,飞流却是不松手了,“怎么?”他不解地望向飞流,却见那人敛了英挺的眉,一瞬不眨地盯着他拿花的手。

       飞流放下梅花枝,靠近了些面对着梅长苏盘坐下来,转而握起对方的手,小心翼翼地捂在掌心摩挲着,“阿苏,凉。”他的手本就比梅长苏大上许多,稍使了力,梅长苏便怎的也挣不开了,只好由得他去。

       飞流捂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眼梅长苏又松了开,起身愣愣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飞流,又怎么了?”

       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他几步走到梅长苏身后,双臂一伸揽住他,竟是将人拦腰抱了起来。

       “哎!”

       尔后盘腿坐下,稳稳当当地将梅长苏搁在自己腿上,动作轻柔地拥入怀里,握了那人手暖着,脸也贴上去,一下一下亲昵地蹭着。

       梅长苏还惊着,一时没了言语,不过身子倒是比先前暖了许多,他摇摇头舒了口气,便将身体的重量全权依托给了身后的火炉了。

       “你啊……”

       “抱着……暖。”

       梅长苏笑了笑,莫名的有些乏了,索性闭了眼就这么倚着飞流睡了过去,过了约莫半个时辰,飞流见他不动,有些着急地转过脸去看他,熟睡的人脑袋自然而然地垂落下来,靠在他肩窝里,只那么一瞬,脸颊轻轻擦过他的唇。

       飞流直愣愣地眨了眨眼,又垂头看他,好似明白了什么,忽的笑起来,这一笑与先前不同,糅进了春光,催生了绿芽。


       满室梅花香。



+就似则样+



评论(8)
热度(73)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