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译|无牙/小嗝嗝]血肉,沙土,你与我,构筑此星。(1)

原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6102



这篇的授权一直都没消息……。

至于我这边的进度……大概又成了有生之年系列ry

今年到底爬了多少墙头暂且不计翻译力越来越弱倒是肉眼可见(x

2 3 

——————————


这次不是Hiccup的主意,是Snotlout提议重返那个岛的,他还是不死心地想要得到Astrid的关注。在他看来这是危机密布而又令人兴奋的一次冒险,就算他们只能找到(除去那只嗝屁的巨龙)成千上万的动物尸骨也没关系。他以为这能证明一些事情。

Hiccup默默在心底吐槽他证明的已经够多了,Fishlegs轻推了推他,喃喃道,“我们支持你去探险。”而Hiccup无从辩驳。

他们跨上龙鞍,天刚蒙蒙亮就启程了,任何一个自尊自爱的维京人都还拖着宿醉的脑袋赖在床上。当Toothless斜身飞过火山,岛屿进入视野时,Hiccup几乎要临阵逃脱了,他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可紧接着Astrid便骑着她的Deadly Nadder从一旁冲了出来,不停地绕着他们转圈,像是在跳舞似的,这分散了Toothless的注意力,他并未察觉Hiccup有何异常。

“雷神的蛋蛋!” Snotlout惊声喊道,声音在山洞里不断地回响着。他们刚着陆,紧紧地站在一起,畏惧地看着四周。“我就说吧!”他转身对Hiccup说,高昂着下巴想要摆出胜利的傲慢模样,却只因惊惧而龇牙咧嘴。

Hiccup只是点了点头。对于动物尸骨下蕴藏的无穷宝藏,除了雷神的蛋蛋还有我就说吧,着实无话可说。

*

双胞胎又吵了起来,他们脑袋上都搁了一个黄金捻成的高脚杯,最终他们达成了妥协,决定不告诉村里的人们。宝藏对伯克村来说用处不大,附近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们用宝藏来换取更为激动人心的东西。龙鳞会是很好的礼物。

他们心照不宣地将这默默藏在了心底,也许会给家人带些小物件,也许会把它们埋在村落附近等待人们去找寻。

这是他们的小秘密。那些亮闪闪的,珍贵的,价值连城的东西现在是他们的了,那些曾经属于龙的东西现在是他们的了。

这感觉好极了,当他们与父母交谈时,这负罪的小秘密便会灼伤他们的喉管。烧得漂亮。大叛乱。

*

“Astrid,我给你拿了点东西。”Snotlout说着递给她一对金属制成的腕甲,那色泽比铁明亮比银暗沉。Astrid从他手中接过了它们,仔细检查着,用她斧子的尖端敲了敲其中的一个,那可爱的金属质感的叮当声让她满意地咧嘴笑起来。她看向Snotlout捶了下他的肩。

“多谢。”她说着戴上了它们,跑去跟她的龙炫耀去了。

Snotlout叹息着看着她走远,发现Hiccup在翻白眼。

“闭嘴,Haddock,否则我就——”

“我什么也没说!”Hiccup反驳道。他虚弱地笑了几声转身走向了Toothless。Toothless别过头没再看他的那堆宝藏,朝Snotlout厉声吼着。他呲着牙——虽然他是条龙——Snotlout盯着他们看了一两秒便走开了。

Toothless摇着他的尾巴在Hiccup周围环成了一个圈,摆出保护的姿态,Hiccup低头掩住嘴角止不住的笑意。他把硬币上的骨头挑去,按金属材质将它们分成了一小堆。Toothless挑出了最闪亮最像金子的那些,把它们凑成了一堆,然后躺在了那上面,眯着眼睛满足地叹息,看着一个又一个新的战利品收入囊中。Hiccup擦净了一枚金币扔给了他。Toothless嗅了嗅,转身朝他眨着眼,高兴地呼噜作响。

Hiccup埋头在硬币里忙活了半天,还差点被一柄锋利的密银匕首割断了手指,他金属假肢与胫骨的交合处已经有些疼了,他撑着Toothless慢慢坐在了地上。两腿摊开侧身靠着Toothless的背。Toothless脸蹭着Hiccup的头发哼唧着。

“嘿!”Hiccup突然说,俯身拾起一枚似乎是镶有宝石的金币,那近了些仔细端详。宝石是墨绿与纯黑杂糅的颜色,上面雕有一条龙。Hiccup咧着嘴伸出了手,“嘿,Toothless,快看!”他说。

Toothless看向Hiccup的眼神就像是在说,我可是有金子的,人类,他漫不经心地瞥了眼Hiccup的手,然后转了转身子认真察看起来。他推搡了下Hiccup不过对方似乎没有察觉,他兴奋地小声咕噜着凑近了金币,脑袋随着Hiccup的手而移动。Toothless嗅了嗅它,眼睛猛地瞪大了。那模样像极了他瞅见麦田的样子。

“很棒吧?”Hiccup问,不知Toothless的热情是为何。他握着金币贴近了Toothless的鼻子。Toothless凑得太近了,都成了斗鸡眼,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挪开鼻子,舔了舔它。

他恢复了蹲坐的姿势闭上了眼睛,像是在享受那滋味。Hiccup笑了笑,站起身想要把金币丢进Toothless的金堆里。可就在这时Toothless晃动起尾巴,扫过Hiccup的膝盖,将他送入了自己怀里。

Hiccup手中的宝石忽然间爆裂了,炽热的温度灼伤了他的手。Toothless张开翅膀环绕住他们抵御……不知道什么东西,Hiccup握住了鞍具,他的手太疼了无法紧握住它。

Toothless与他分离了,他们不停地下坠,像是一起翱翔时那般。

然后他们停下了。如此的突然,Hiccup的胃仍在下落,头重重磕在了Toothless身上。他将受伤的手搁在胸前,用另一只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半途中忽然发觉哪里不对。他撑在Toothless胸膛上的手收紧了。

Toothless的胸膛。

Hiccup闭上了眼,极为谨慎地背着身四处摸索着直到他碰到了……翅膀!噢,奥丁保佑!Hiccup想着,怀着从未有过的热情抚摸着翅膀的轮廓,释然微笑。他睁开了眼睛。

但是Toothless变成了人。他还是有翅膀可是不知怎么他就是变成了人,Hiccup无法无视他坐着的人腿,无法无视他为他的龙所制的鞍具下的人类胸膛,无法无视那与他的龙的鳞色如出一辙的人类皮肤。

Hiccup伸出手碰了碰,想确认一下,但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人皮。那枚金币嵌在Toothless胸膛中央的偏侧位置,周遭的一圈皮肤隆起且凹凸不平,像是疤痕。Hiccup小心地碰了碰边缘部分,发现金币和皮肤已经融为一体了。他挪开了手。

“这是——”

“那是……?”Fishlegs轻声说。Hiccup抬起头,看见Fishlegs和Astrid目瞪口呆地慢慢朝他走了过来。“那不是Toothless。那就是Toothless!”Fishlegs拽住了Astrid的胳膊。

“Hiccup……”她过分震惊甚至无暇把Fishlegs甩开。Hiccup转过头看着Toothless,又碰了碰那金币,试图……看着Toothless的……他的脸,看着他人类的脸。可那实在太古怪了,Hiccup的目光一直游离着,所以他只含糊地瞥了眼他光滑的肌肤,墨黑的发。Toothless鼻子小小的,薄唇轻抿,有着好看的睫毛。

睫毛。

“Hiccup?”Astrid轻轻碰了碰他的肩,怕吓着他似的,可他过分沉溺于震惊中已不知惊跳。“Hiccup,你得从他身上起来。”Hiccup回头看了看她,不明白为什么,有太多事情等着他去做,他想先从Toothless昏迷的人类身体上离开会是个不错的开始,可他不想离开Toothless了,要是他消失了怎么办,而且——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得离开Toothless。

“他现在昏迷不醒我们得找个法子叫醒他。”Astrid缓缓地说,“而且……”她的目光飞快地往下瞥了眼然后移开了视线,“他没有——他是裸着的,Hiccup。”

Hiccup眨了眨眼。“噢?”他问,Astrid点了点头。Hiccup点头默许了,她朝他伸出了手。

*

碍于Toothless的翅膀和尾巴,想要给他找件合适的衣服穿简直是天方夜谭。Astrid把她的龙鞍下垫着的毛毯取了下来,用那个裹住了Toothless供他取暖。他们把Toothless的脚绑在了Snotlout的龙鞍上,然后将Toothless和Snotlout用绳子捆在了一起。Hiccup坐在他身后,紧抓着绳子,头埋进Toothless的发间,假装自己是跟Astrid一起飞,可是Toothless的翅膀就在那儿,他怎么也欺骗不了自己。

当他们返回时,Hiccup的父亲和大半村民都在等,双方只有一龙之隔时他看见Stoick脸上典型的维京人式的狂乱的担忧。Hiccup帮着Snotlout把Toothless弄下来,然后他父亲走上前来,轻若无物地将Toothless拎了起来。

他把Toothless带进了里屋,让他躺在了Hiccup的床上,直到这一刻他才问起情况,脸上满是担忧、震惊与困惑。

 “我不知道。”Hiccup说,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他拉了把椅子在床边坐定,静静等待着。

*

Toothless砰地一声醒了过来,他的头撞上了床头板,翅膀忽的张开,正瞪大了眼睛笨手笨脚地摸着自己崭新的躯体。

“Toothless!”Hiccup喊道,他不过是想吸引他的注意力,却吓着了Toothless,他的翅膀撞倒了床头柜。Hiccup抬起手,缓缓地扇动着,Toothless看向了他。“Toothless,没事的。”他柔声说着,声音抖得厉害全无安慰的效用,可他尽力了。

Toothless盯着他突然僵住了,肩耸到了耳边,弓起了背,翅膀保护性地张着。

他的目光依然停留在Hiccup身上。

Hiccup用已许久不再需要的缓慢而小心的方式放下了手,伸向了Toothless,让他仔细看着,也给自己时间抽回。Hiccup慢慢地,慢慢地碰到了Toothless的胳膊。Toothless的目光一直跟随者Hiccup的手,直到对方碰到了自己。二人低声惊喘。Toothless猛地抬起了眼,锁住了Hiccup的眼睛,等待着。

“Toothless……”Hiccup开了口,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可他完全没有任何准备。这没关系,Toothless会等着他让这一切好转的,Hiccup从不愿让他的龙失望,他得好好想想。

虽然他现在不是那么的——龙了。

“Toothless,”Hiccup再次开了口,手轻轻在Toothless胸前打着转。Toothless没有从他身上移开目光,只极微极微地点了点头。“会……会好的。”Hiccup承诺道,试图使这听起来不那么虚无。“我就在这儿,我会和你一起找到解决办法的,好吗?我发誓,会好的。”

Toothless不满地哼哼着,依然紧盯着他,Hiccup看得出Toothless已燃起小小的希冀。他的眼睛很大是纯绿色,瞳孔是圆的,Hiccup不确定它们是一直都现在这样,能不能又变成细长的猫眼。虹膜周遭有了眼白,这是不曾有过的,可Toothless的眼睛还是很好懂,Hiccup已在许多比这更危险的生死时刻锻炼多次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Toothless,Toothless看他的方式与他们初见时截然不同,那时他们之间横亘着武器,以及维京部族三百年来的期冀。

没什么大问题。顶多就是个愚蠢的魔法硬币。

“会好的。”Hiccup再次许诺,Toothless点了点头,头一回眨了眨眼睛。Hiccup又注意到了那些睫毛,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触碰,却在Toothless睁眼的瞬间僵在了半途中。“呃。”他说。Toothless深深地呼着气,胸腔里发出阵阵闷响,他在取笑他。他突然愣住了,惊讶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

“没错,那是你发出来的。”Hiccup说,反笑道,Toothless责备地望向他,猛地倾向前,这动作通常的意思是,你小子。Hiccup皱起了眉,Toothless又逼着自己发出了那种声音,然后他又凑向了Hiccup。“你是想让我教你怎么笑吗?”Hiccup问。

Toothless斜了他一眼,Hiccup突然有些好奇,那双新的耳朵里所听到的熟悉声音是怎样的呢,他的思维断线了片刻,几乎要错过Toothless的点头。Toothless看着他的眼神过分期待而Hiccup慌乱无措。

“呃……”他说,“呃。就是……你知道当——唔,不,你不会那样。”他看着Toothless发觉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他也没可能去找什么村子里的人龙沟通专家。他就是仅存的那一个。

门突然开了,较之以往更加轻柔的声响,但他抬头时看见的仍是Stoick。

“嗨,老爸。”他竭力掩住内心的感激。他的父亲放松了那么一小会儿,看向Toothless的眼神复又锋利警惕起来。Toothless拍了拍Hiccup的胸,只想着学习的事,于是Hiccup张口便问,“老爸,我该怎么教他笑?”而他父亲脸上的表情——毫无疑问是无价的——他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

Toothless就是这时学会了像人类一样大笑的。

*

教Toothless走路比Hiccup预想的要轻松许多。他本以为Toothless的翅膀会使他失去平衡,掌握这项技能将会异常艰难,而事实是他的尾巴起到了抗衡翅膀的作用,这让Toothless得以保持平衡,稳稳地站立。Toothless第一次走完小屋这段路时他转过了头,朝Hiccup眨了眨眼,缓缓咧开了嘴露出了牙。Hiccup笑着朝他走去,说着“干得好”“就是这样”诸如此类的话,好像这只是他们在空中玩的小把戏。

他们第一次出门,早先那会儿挺好的。Toothless走进了草丛里,看着草从他脚趾间冒出来。他扭了扭草尔后像龙那般大笑起来,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又停住了,转而像人类那般笑起来,他看向Hiccup想要得到对方的夸赞,却看见了龙,它们在村落上空盘旋着,视其为巢,于是他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悲伤,掺杂着些许的畏惧。Spitelout发现了他们,他大声招呼着,人群环绕住了他们。Toothless用他那不太灵巧的手指拽着Hiccup的胳膊将他拉到了身后,死死护着。

“Toothless,Toothless,没事的!”Hiccup说,这让Toothless冷静了下来。Toothless回回见着龙都是那么一副怀念又惊惧的模样,Hiccup愿意付出一切将他变回来,只为不再看见他忧伤的模样。

*

事实是,村里的书还是过时了。Hiccup一旦有空闲便会埋首书堆,寻求解决方案。

可Toothless终于还是倦乏了,他想要玩玩火。他已经不能喷火了,这让他像个婴儿一般嚎啕大哭。Hiccup深感自责。

“我们一起找吧。”Astrid拍了拍他的背提议道。Fishlegs已经在帮他了,Hiccup很清楚村里只有这两人查阅书籍的速度可以快过他。他同意了,复又专注于Toothless的事情,过分专注了,连他自己都觉惊讶。

*

“他能……说话吗?”Tuffnut询问道,警惕地看着Toothless。Toothless回望了他一眼,脸上那不耐的恼怒神情像极了他嫌弃Hiccup走太慢时的模样。

“他不喜欢别人当面谈论他。”Hiccup说,“你会说话吗,Toothless?”Toothless摇了摇头,还是有那么些笨拙生涩,这是那么的有趣——Toothless必须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体,所有的一切。虽然他第一次尿尿那事一点也不有趣,非常之令人印象深刻。

“Toothless,你跟Hiccup沟通没问题?”Astrid问,她靠在了Hiccup的椅背上,想要看看他的笔记本,摊开的页面上是未完成的Toothless的速写,人形有翼。

Toothless眯着眼睛看了看她,缓缓将肩膀耸至耳边,然后,慢慢地松了下来。Hiccup想他大概是在尝试耸肩,他对Toothless笑了笑,告诉他他做得很好。Toothless看见了他的笑容,却只是呆呆地看着,没有回应。

“他应该可以学会。”Hiccup告诉Tuffnut。Hiccup一直都在观察Toothless,在他看来Toothless已经非常接近于人类了。他像人类一样行动,像人类一样呼吸,他还无法看穿Toothless的内在,这得继续努力。

Hiccup看见Toothless笨拙地挪了挪身子,腿搁在了身下。Toothless的动作有些窘迫的无畏,像是他还无法相信这副身躯是自己的。一定是这样,虽然他的尾巴仍是破损的。

这是Hiccup所能推想的极限了。

“你总是盯着他看……”Astrid轻声说,Hiccup回头正要说,当然,我得找出解决的办法!但她并没在对他说话。Toothless没看她,却默许地点了点头,动作比以往流畅许多了,目光一刻也不曾离开Hiccup。

他知道我会教他的,Hiccup想着,不禁笑了起来。他有些气闷,不知该如何开始的恐惧。

“他能飞吗?”Snotlout问,伸手想要碰碰Toothless的翅膀,却被他厉声吓缩回了手。

Hiccup摇了摇头指了指Toothless的尾巴。Snotlout还是不太明白,可Hiccup没有机会向他解释了,Toothless突然站了起来,三大步走到了门前,有些艰难地打开了门——他还是没学会怎么用把手,大踏步走了出去。

“Toothless?”Hiccup喊着尽可能迅速地站了起来,快步追着他出去了,他的腿不灵便。

他暗自咒骂着自己缺失的腿,要是自己能快点儿的话……可他不够快,当他出去时Toothless已经站在了小却陡急的坡上,张着翅膀,昂着头。

 “Toothless!”Hiccup大喊道,他想要跑上前去,然而他的金属假肢被裤子给困住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Toothless坠落。

Toothless回头看了看他,睁大了眼,片刻后又闪回了坚定的模样,Hiccup明白那是看着我的意思。

Toothless跃下了岩壁。

他没有死,当然这不是重点。他只是想飞一次,或许是想向Hiccup证明虽然他观察了一段时间但他并没有全然了解他。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他摔断了一根肋骨,胸部受了重伤。他又在Hiccup的床上躺了几天,时不时咆哮怒吼痛吟。

Hiccup一直陪在他身边。

“我很抱歉,Toothless,我知道这吓着你了,”他对Toothless说,“我很抱歉。”

Toothless只是看着他,直到Hiccup终于住了嘴,他抬起他完好的手搁在了Hiccup肩上,按压的力度有些大了。Hiccup笑了笑,颤抖着低下了头,没有看见Toothless的反应。

我会做好的,他对自己说,着手制定计划。


tbc

评论(14)
热度(178)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