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Y2]A Thousand Years 01(有名字了><)

这是二宫和也漫长的恶魔生涯中极为平凡的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叼着Pocky漫无目的地在人界游走,见过了多少人记不大清,去过了哪些地方印象不明。

又一盒Pocky见了底,不知从何时起四周已是一片死寂。

二宫微眯起眼望向密林的尽头,借着月色隐约瞥见一幢古老城堡的轮廓,与现代都市格格不入的氛围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却还是硬着头皮朝前走去。

吸血鬼这种恶心得要死的东西,早在几个世纪前就灭亡了吧。二宫缓缓推开眼前铺满尘土的门,尾巴一晃一晃地想着。


钟声敲响第十二下。

暗夜中谁睁开了猩红的眼。


自他有记忆起,便是作为吸血鬼居于此宅,转变的契机无处可寻。古堡远人烟,鲜有访客光临,千百年来陪伴他的只有偶尔栖息的鸟雀,与整点一到定会响彻密林的钟声。他在昼日里休眠,子夜时分外出觅食,动物之血虽说不甚鲜美,却也足以果腹,运气好的时候会遇见些个误闯密林迷了方向的人类,食用过后贴心地送其出林。

今夜有些不寻常,他活动了下稍微有些僵硬了的筋骨,古堡的空气里浮动着一些……不安分的因子。

偏过头想了想却又笑了起来。他转过身,对着镜子理了理银灰的发,抚平了衣服的褶皱,系带端正好。

堡内首位贵宾,切不可怠慢了啊,樱井翔。


和古堡破败的表象一致,堡内蛛网尘土比比皆是,二宫捏着鼻子嫌弃地逛了一圈,总算寻着一处勉强能住的房间,他一脸狐疑地盯着眼前整齐的床铺,这种鬼地方……床里该不会有老鼠之类的?这么想着便落实了行动,转眼间绒絮与细尘纷纷扬扬落了一屋。

于是循着气息到了门口的樱井,险些被呛死。

背对着自己的家伙脑袋上长着两个黑黑的尖角,褐发下隐约可见白皙的尖耳,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的东西是……尾巴吗?大发了,照这个情况来看,怕是出乎意料地捕获到了一只小恶魔呢。

动物的血寡淡无味略涩,人类鲜血称得上可口甘甜,那么……恶魔呢?嘛,也是时候改善伙食了。

什么东西霎时间靠近了,二宫瞳色一凛,獠牙呼之欲出,却又堪堪止住,眉眼间是道不明的难耐神色。来人冰凉的手似是漫不经心地抚触着他暴露在空气中的尾巴,若有若无的鼻息贴着他的脖颈,一秒,两秒,三秒,耳边响起低沉蛊惑的声音。

「不请自来的恶魔先生,作为收留的报酬,汝之鲜血吾便收下了……」

锋利的尖牙轻轻刺破了皮肤,舌尖卷过渗出的第一滴血,尔后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二宫痛哼出声,苦恼挣脱不得,「你这恶心的……吸血蚊子……」

被吸血鬼吸食后会有一段时间的晕厥,樱井托住恶魔瘫软的身躯,小心抱起塞进了被褥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的血渍。小恶魔的血入口香滑,甜腻又夹带着淡淡的咸意,就像是……就像是人类所食用的奶油面包。尝过一次就不太想再去喝动物的血了啊。

樱井看了看被褥间沉睡的小恶魔,模样瞧着像是十来岁的可爱少年,鼻头圆圆的,嘴唇似是下意识地抿成了ω形,脖颈上被咬过的地方已经自动愈合。

储备粮吗,樱井摸着下巴,认真思考起于他而言至关重要的——未来的饮食问题。


二宫醒来时屋子里还是黑的,他有些悻悻然地摸了摸脖子,视线在屋内不安地扫来扫去,结论是——此地有诈,不宜久留。于是他掀了被子就往门口蹿。

「恶魔先生如此急切是要去往何处?」

突然闪现的身影吓得他尾巴炸起。缓过神来瞳色就变了,獠牙尽现、凶神恶煞的样子,朝来者嘶吼着,想起什么又顿了顿,小心护好了自己的尾巴,转过头继续凶神恶煞地怒吼。

樱井失笑,目光意味深长地落在了对方身后,不出意料地激起了恶魔愈加激烈的反应。他也不恼,神色自若地信步朝前走去,小恶魔矮他半个头,他略微收了下巴,一字一句地说:「吾有一事相求。」

这算是哪门子的求……二宫愤愤地敛起獠牙,瞪着眼前那张靠得未免太近了的脸,那双猩红的眸子里,隐隐透着威慑的意味。

「说!」二宫咬了咬牙不太情愿的样子。

樱井见对方不再发怒,也就往后退了些许,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不知恶魔先生,可有意在此长住?」

「千百年来吾一直居于此地,却鲜少有人造访,如今得幸见着恶魔先生,忽觉过往年岁甚是寂寥,吾见恶魔先生亦是孑然一身,不知可愿与吾作陪,共度这漫漫时光?」

这话说得极尽诚恳,听者却是一副了然神色不为所动,「说话拐弯抹角的累不累?不就是看上了我的血吗。吸血这种疼得要死的事情最讨厌了!让开!」语毕便呲着獠牙冲了上去。

樱井不再笑,只一个瞬身,尖爪便抵上了小恶魔的喉管,另一只手拽着不安分的尾巴。

「既然恶魔先生看得通透,吾便直言不讳了,这古堡,汝留也好,不留也罢,都逃不掉了。」

二宫却像没听见他所言,目光稍微有些涣散,再次聚焦起来之时则是一脸快要哭了的相,「疼疼疼疼疼——!尾……尾巴!我的尾巴!」作势要咬上樱井的手。

樱井赶忙松了手,往后退了几步,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二宫跌坐在地吃痛地轻轻揉着自己的尾巴。

「吾并非有意伤汝……自始至终都是吾一人之妄念罢了。汝若是不情愿,大可现在就走,吾定不阻拦。这古堡,吾一人住了千百余载,也不怕再一轮回。」说着他有些落寞地低下了头。

二宫许久都未曾答话,樱井知趣地就要转身离去,那人却忽的开了口。

「要我留下……也不是不行……」樱井闻言眼睛一亮,二宫别过脸不去看他,「你咬的时候……下口轻点儿……屋子也得收拾干净了!这鬼地方怎么住人?!」回过头又是一惊,樱井不知何时凑近了,一张大脸堆满了谄笑。

「汝若怕疼,吾一周只咬你一回便是。」

「……你们血族都是笨蛋吗。」

「不是笨蛋,是樱井翔。」

「……」

笑笑笑就知道笑,到时候笑出一脸褶子有你哭的。

二宫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跪坐着的吸血鬼,左手叉腰,右手一指。

「听好了方脸蚊子!」

「我是魔君二宫和也,不是储备粮!」


樱井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嗯,不是储备粮。



——就这么完了?就这么完了——


评论(3)
热度(7)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