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Y2]A Thousand Years 03

nino嫌咻酱烦于是咻酱从此开始说白话了


——————————————————


二宫今日回来得晚些,到古堡时早已过了子时,堡内灯火通明,看样子樱井已经觅食归来了。

经过二楼书房时他看见了里边的樱井,倚在沙发上拿着本书全神贯注地读着。二宫撇撇嘴,敢情他天天晚上就这么过?也不嫌闷得慌。

他没打招呼就径直走了进去,樱井也未搭理他,自顾自地看着。

要说这堡内除了二宫卧房之外还有什么干净整洁的地方,就非这书房莫属了。大概是樱井常来的关系,虽说藏书众多,却是少有蒙尘的。

二宫漫不经心地扫视着一排又一排的古书,目光忽的停在某一角,在诸多暗色的包围下,什么散发着暖橘的光。他好奇地走上前去,伸手抽了出来,书面的灰尘簌簌落下,露出古怪的缠满立体藤蔓的封皮,他皱了皱眉,随手翻至一页。

「别碰!」樱井突然出现,握住他翻页的左手猛地拽离了书页,一时间火光乍起,只一瞬,那页纸便化了灰了。

二宫呆愣地站着,未能理解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回过神瞥见樱井的手仍紧紧抓着自己,心下不悦作势要挣脱开,却怎么也不能让对方松手,「方脸蚊子你放开我!」

樱井像是没听见似的,若有所思地盯着那本古怪的书,「这是本咒术书。你刚才怕是不小心触发了什么咒语。」

「管它是什么书你先放开我!」二宫有些恼了,樱井不答只是沉默地望着他,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愈发难看起来,「你的意思是……」

「现在还不能妄下定论,让我先查查看。」樱井伸出空闲的左手,飞来一本通体发红的书,一落入他手中便自动翻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停在了某一页,他看了看,沉吟道,「书上说,这是个名为Magnet的古老咒语,被施咒的二人会像磁石一般紧紧吸附在一起。解咒方法……暂无,一日后会自行解除。」

樱井收了书抬起头,瞧见眼前突然多了一大片乌云,噼里啪啦电闪雷鸣,还呼啦呼啦落着冰雹。果然是用眼过度了,他想以后看书得注意点啊,注意点。

「……」二宫脸上表情丰富得很,脑子也没闲着,他想啊我错了我不该进来的我不进来就不会看见那本书不看见那本书我就不会手贱去碰它就不会触发咒语也就不会跟方脸蚊子粘在一起了不对这都怪方脸蚊子要是他不在这里看书我也不会进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对,他严肃地点了点头,千错万错都是樱井翔的错,大慈大悲的阿波罗神您晒死他可好?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么我也只有勉为其难接受了。虽说你犯下了此等不可饶恕之大错,但大度如我自然是不会记恨在心的。我看这样,为了弥补我的精神损失,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就乖乖啃耗子吧,樱井君?」二宫抿着猫嘴,狡黠地笑。

恶魔啊恶魔,樱井默默想着,一脸沉痛地点了点头。

眼下还有一件要事——

「我要睡觉。」

「我要看书。」

不妙啊不妙,有分歧。

「我累了!」

「我刚醒。」

看吧,作息时间不同是大问题。

「樱井翔你做错事还有理了不成?!我累了我要睡觉!……你拉着我往哪儿走……我他妈才不睡你那死人棺材!」


于是尽管二人都心不甘情不愿,还是迫不得已躺在了一张床上,二宫试图让樱井睡地板,最后果不其然以失败告终。

吸血鬼心脏不再运作,血液会停止流通,皮肤苍白不止,体温亦是恒久冰凉。二宫窝在被子里,身旁就像搁了块冰砖,忍不住哆嗦了起来。樱井察觉到恶魔的异样,犹豫片刻开了口,「你过来。」

「谁搭理你。」二宫蜷着身子没有动作。

樱井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身将二宫拉入了怀里,恶魔被突然袭来的寒意冻得猛一颤,「你——!」

「哪怕是石头捂久了也能热乎,你忍一忍,忍一忍就不冷了,总比冻一晚上强。」

二宫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周身渐渐暖了起来,困意一起,也就忘了。


多了个樱井翔在旁边,二宫是怎么都出不了门了,他托着下巴一个劲儿的长吁短叹,间或往嘴里送根Pocky。

樱井左手拿着Pocky盒子,伸直了搁在二宫跟前,正出神地看着眼前随他视线浮动的书。 

这场面说不出的怪异,却又平和过头了。 

「方脸蚊子,吸血鬼之前的事,你还记得吗?」二宫突然没头没尾地发问。 

樱井摇了摇头,眼前的书合上了,「我所拥有的,只是作为吸血鬼的记忆而已。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却始终一无所获。这很奇怪,我就像是……凭空出现在了这世上。」说到这里他却笑了,难掩的落寞之感。「说起这个,身为恶魔却一天到晚在人界闲逛的你,又是怎么回事?」

二宫微微眯起眼,一口咬断了手里的Pocky,「樱井君有听说过吗,三百年前那次魔界动乱。」 

樱井凝神沉思了会儿,「略有耳闻。」 

「通往魔界的门在那个时候,永久的关闭了。我被留在了现世。」二宫转过头,看见樱井正望着自己,神色中可见悲悯,「真是个呆子……我胡谄的东西你还真就信了?魔界的门岂是说关就关了的。」 

樱井抬手捏了捏眉心,「你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樱井君谬赞了——混蛋你怎么把Pocky给放下了?!」

于是继续你吃Pocky我看书。


二宫在某个时间点无聊得睡着了,头靠在沙发背上,稍向一侧倾斜。

旁边的樱井有些坐立不安,原因很简单,他饿了。虽说二宫有言在先,但眼下这境况着实不便外出狩猎。他看着二宫毫无防备暴露在外的白皙脖颈,咽了咽口水。

偷吃一口无碍,无碍。

樱井轻手轻脚地凑了过去,抿抿嘴,张口就要咬上——

被一掌扇开。

「偷食罪加一等。」二宫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转过头冷眼看他。

樱井咬住下唇死命睁大了双眼, 妄图挤出几滴吸血鬼的眼泪,「我饿……」 可怜巴巴。

「哪儿都有耗子您请便。」二宫心说自己难不成没睡醒?这货不是樱井翔这货不是樱井翔。随即又合上了眼。

……怎么觉着尾巴凉凉的?

二宫的尾巴被樱井攥在手里,那人俯身贴了上来,声音含糊不清,「我真饿了……」冰凉的唇瓣讨好一般轻轻摩挲着他的脖颈,尖牙戳开一个小孔,一滴一滴,不急不缓地舔着。 

二宫被他磨得心烦气躁,只觉脖上像是起了火,烧的慌,舔舐着自己的舌尖却又冰凉,「要喝快喝!别磨磨蹭蹭的!」

「那下个月的耗子……」

二宫咬咬牙,甚是不忿地开了口, 「……免了!」

樱井埋在二宫脖颈间低低笑出了声,「魔君大人盛情难却,我且谢过了。」 

昏睡过去之前的一秒二宫有些痛心疾首地想着,以前多可爱一孩子啊,万恶的血族,万恶的血族。


二宫睁眼时只剩自己一人,咒语时效已过,窗外夜色正浓。

他忽觉有些气闷,伸手褪去了大半被褥。

以前怎么就没觉得,这被子有些厚了呢?



—有了三不一定就有四—

评论(5)
热度(3)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