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咋咋

断片

RT就是断片集


9/24

樱井套着笨重的玩偶装心想幸好最近天凉,这么念叨着突然就记起了些年代略微久远的场景,说起来那个时候还真是……热得不行呢。眼前跳动着的二宫的身影渐渐与那年御村宅里掏蜂蜜的熊先生重合了。再回过神来看见二宫正望着这边笑,樱井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也是笑着的。夏天早就过去了,过去很多年。


9/29

「ニノ为什么觉得我是冬天?」

「那种随口说的东西你还真信啊。」

「总该有点根据的吧?」

「冬天的话、不是会很冷吗,太冷就会不想出门,成天窝在暖和的自宅里。我会觉得很安心呢,翔ちやん就是给人这样一种安心感呐。」

「听起来好像挺认真的样子啊……其实全是在跑火车吧?(笑)我不这样认为哦。如果把一生比作一年,冬天就是命途的最末端了。会这样想的ニノ,是想一直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直到终点那一天吧?」


9/30

时间作怪。

早年樱井曾因拍摄需要蓄过胡须,那时他还抱怨说这样就没办法和ニノ贴脸了呢。胡须早就剃干净了,樱井摸了摸平滑的下巴,时间作怪,他想。

相较于短短的胡须,横亘在他与二宫之间的,是年复一年日益扩张的,剃不掉抽不尽的岁月长河。

他妄图跨过,却被汹涌波涛打回孤岸。

年岁一长,很多事情到底是不能像从前。

乐屋的另一头二宫还在和大野闹着,樱井不动声色地瞥了眼视线又落回眼前久未翻动的报纸。

——也许只是他们而已。

刚读一会儿就被凭空劈下的汉堡手打断了。方才黏着大野的家伙此刻正抿着猫嘴瞪着自己。

「バカ。」

——欸?

不等樱井回答二宫便抽回了手,蹲坐一旁打起了游戏。

果然是……又被看穿了啊。

樱井暗自发笑,却是这样安下了心。

是该庆幸吧,始终没有离散、在巨浪中紧紧依附着,时光洗礼之下愈发膨胀了的——彼此之间名为喜欢的心情。


10/3

樱井醒来时发觉古堡中多了位不速之客,嚼着pocky一脸苦大仇深样,尖牙尖角尖尾巴,大概是个恶魔。看起来似乎……很好吃呢。二宫忽觉气氛不对,猛回过头瞳色一变刚要发作,尾巴却落入对方手中,动弹不得。「不请自来的恶魔先生,作为收留的报酬,汝之鲜血吾便收下了……」咦,奶油面包味的?


10/11

樱井对于世界的定义似乎有些狭隘。眉眼一弯便有光,抿唇轻笑风就起,日月星辰悉数纳入了浅色瞳孔里。只一个怀抱的大小。


10/15

她呆愣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心中久不能平静,眼眶一阵又一阵的发涩,当下就要渗出泪来,终是不枉此生,她想。日光下,樱井小狮子撒开丫子扑向了舔着蜂蜜的二宫熊崽子——“樱井翔你再改我稿子试试看!我他妈断你口粮!就跟着隔壁那口子餐餐吃鱼去吧你!”


11/1

*认知障碍

樱井翔对自己的拍照技术、不,准确来说是对某位出现频率过高的拍摄对象有着令人发指的信任度。「樱井翔……」「ニノ你怎么了诶你说这张啊我觉着挺好的啊?你看这肉呼呼汉堡手吹弹可破白瓷肌圆滚滚的小狗鼻呜呜呜我家ニノ翻白眼都那么可爱舔舔下巴上的小黑痣——」「挖鼻屎你拍个毛啊?!」


11/23

*未竟之梦

「ニ~ノ~ミ~来玩个游戏吧?我来提问,你只能回答“是”或“不是”。」

「否决。」

「喜欢游戏吗?」

「喂我都说了不——」

「只能回答“是”或“不是”!」

「……是。」

「喜欢汉堡肉吗?」

「是。」

「喜欢岚吗?」

「是。」

「喜欢我吗?」

……

“嘀嘀嘀——嘀嘀嘀——”

游戏结束,天亮请睁眼。


11/26

「那人的肩形与公子相仿,大眼睛,冷着脸怪吓人,笑起来又傻愣愣的,我寻了他多时,不知公子这一路上可曾见过?」

有黄衣少年提灯而立。

「倒是不曾。在下还需赶路,就此别过了。」

血黄河道,鬼众哀嚎。

「何人到访?」

「敝姓樱井。」

「愿是不愿?」

「今生已尽,再无恋眷。」

「那便喝下老身这碗汤吧。」


12/19

「这位小哥,我看你面露愁苦之色可是心有难解之结?卜一卦不?」「大师果真是高人,实不相瞒我正在找一个人。」「我从命石中窥得你与此人曾有三世情缘奈何天不遂人愿无一善终,今生有幸缘续切要好好珍惜。对了我这边明码标价求问姻缘一万yen……哎哟疼疼疼!」「(笑)胖子收摊回家。」


12/30

烟火燃起的那秒你恍惚间跌入某年某月某个夏夜,于是你下意识地想要丢弃手中的物什越过众人拥他入怀,可你后知后觉地发现此时正在拍摄中,而五人亦非当时那五人,你只能握紧了手里的烟花棒,火光闪烁间遥遥望去,缱绻目光拥住他。


01/08

后来又过了多少个春秋冬夏,你在某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得知他已过世的消息。

日光似是刹那间猛烈了许多,你仰着头,只觉眼眶一阵阵发涩。

迷迷糊糊的,你听见远方谁在唤你的名,奇怪的叫法,可他偏就喜欢这么喊。

「にのみぃ~にのみぃ~」

是久远又熟悉的,年轻的声音。

你忽然有些累,于是你阖上了眼,摇椅轻轻晃,你自顾自地说起来,「我听着呢……我都听着呢……」

那是你生命中至为灿烂至为美好的过往。

那是你一生中最为不舍最为怀念的故人。


02/27

二宫是被脸上一阵又一阵的湿滑感给活生生恶心醒的,眼皮一抬就见樱井哈拉着黏嗒嗒的大舌子作势又要贴过来,腿一个横扫人就砰咚落了地,「这要换做以前还能说是幼崽天性,可你现在人模人样的还这么干,只能叫变态。」悲从中来的樱井不禁怀念起了,当自己还是只牙都没长全的狮崽时,那段共浴同床的日子。


02/27

得知对门二宫家捡来的狮崽子变成了溜肩青年,松本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鱼缸里今天也在努力装死的satoshi,经他层层筛选脱颖而出的这尾鱼,人形样貌必然也是出类拔萃的,这么想着,松本满心期待地就寝了。翌日清晨,空鱼缸旁忽现一枚黑面包,于是松本终于明白,烈日下海边散步,是极其错误的养鱼方式。


03/06


“吾虽为神社狛犬,却屡次因私擅离职守,吾自知有悖神职,甘愿受罚。可二宫此人,樱井不可不护,为神也好,堕魔也罢,纵使贬为凡人一道,也势必要护他周全。今日立此誓,不论几生几世,二宫所在之处,必将是狛犬樱井,拼死庇护之地。”“行刑——!”再相见不知又是何年何月,不急,我总会找到你。


04/27


「荒野之水,有不可见之山护之,庇之,免其涸,即为吾名——影山。不知小少爷,可解其中意?」

「哪日若是这山倾了倒了,那无主之水,怕是没个几日也该散了去了。山与水,切不可相离。」

「眼镜仔他们又在说些让人听不懂的怪话……」小太阳瘪着嘴小声咕哝,一旁的竹本还没来得及附和,对方就追着路过门口的一平君咋咋呼呼地奔过去了,有明同学在旁边观望,时不时拿笔在小本本上写写画画,试图偷窥的竹本被狠敲了头,于是他可怜巴巴地望向太郎,一如往常接收到了渔村不高兴君的死亡目线。


05/03

「我说过,黑过于沉闷,依你的性子,当配那鹅黄才是。」「你总是不听。」「这衣裳,是我前几日差人连夜赶制的,想着哪日事事皆了了,亲自送去给你。」「哪曾想这么多年过去,亦不见你有一丝长进。」「地宫的日子确是乏味了些。」男人紧捏住那人冰冷的下巴,拇指拭去凝住的血痕。「你既来了,便莫想离。」 


05/09

「快走!」「影山岂是贪生负义之徒,此行必要护你周全!」「阁下以命相抵怕是不值。」「怎会不值!?小少爷不也曾说过——」「百年前的水与那百年后的山,本就不相干,你又何苦执着于此?我自有命数,得幸遇得阁下,也算不枉人世走一遭。今生把你赶了去,来世,也莫再寻来了。」


05/15

卖油郎——推着一板车油桶四处游浪的神秘美青年。脸上有鲜艳油彩绘成的疑似钱币的诡异符纹。传闻持有敛财之剑。集齐「马」、「狸」、「鳌」三物剑即出鞘,下巴痣现出,变为山风名物EGHY。「在下不过是个,卖油人而已。」


05/17

「喂,NO.413,签订契约当我使魔如何?」「……又来了……你这家伙难道也是恶魔吗?」「恶魔这等低阶魔物岂能与我并论……啧,一句话你到底当不当?」「这位先生我毕竟是个在职死神你这么明目张胆地挖墙脚是不是不太好我上司很可怕的……」「那就等到蜡烛燃尽。」「欸?」「我定不会任你,灰飞烟灭。」



评论(8)
热度(5)
© 反犬 | Powered by LOFTER